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398.定王重伤“真相”

太平裂 - 398.定王重伤“真相”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398。定王重伤“真相”

    叶璃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飞鸿关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凤之遥早早的在飞鸿关外迎接了。看到叶璃回来,凤之遥明显的松了口气,“王妃,你终于回来了。”看到凤之遥的神色,叶璃心里微沉,问道:“怎么回事?”凤之遥叹息道:“王爷被苍茫山的人暗算了。”

    “他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人暗算?”叶璃挑眉问道。墨修尧武功有多高先不谈,明明很早以前墨修尧就一直拿到了苍茫山潜伏在定王府的名单,为什么还会被人暗算?凤之遥无奈的苦笑道:“是我们大意了,那人突然出手…险些伤了小世子。王爷也是为了……”

    看到叶璃变色,凤之遥连忙道:“王妃放心,小世子并没有受伤。”看着凤之遥俊美的眉眼间几乎难以掩饰的疲惫,叶璃点点头道:“你这些日子也辛苦了。修尧怎么样了?”

    凤之遥皱眉道:“王爷…王妃,我们回去再说吧。”

    回到飞鸿关上,因为大多数人的将士都还不知道定王出了事,自然也就不知道王妃突然回来了。恰来迎接叶璃的也只有元裴、南侯和慕容慎几人。墨修尧暂住在飞鸿关内的将军府里,一行人回到府中直奔墨修尧的院子而去。进了房间,叶璃看到眼前的一切不由的一愣,回头扫向凤之遥道:“怎么回事?”

    床上确实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遮住了大半边脸。只有一头雪色的长发散露在外面,叶璃虽然没有走进,但是只看了一眼便看出来了,床上的人根本就不是墨修尧。

    凤之遥苦笑,床上的人听到叶璃的声音突然坐起身来翻身下床。一张俊美的脸紧紧的皱着,对叶璃道:“你总算回来了,每天躺在这里装死,累死我了。”

    “韩明晰?”叶璃挑眉,清冷的目光扫向凤之遥等人。凤之遥沉声道:“王爷失踪了。”

    “失踪了?”叶璃凝眉盯着凤之遥,虽然并没有动怒,但是凤之遥却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王妃真正发起火来的威力可丝毫不亚于王爷,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凤之遥连忙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那一日一向爱玩爱调皮的墨小宝突然被人劫持。对方留下了信函要墨修尧单独一人前去,否则不保证墨小宝的安全。墨修尧自然不能让墨小宝受到伤害,于是便依约一个人去了约定的地点。等到他们凤之遥等人找到那地方的时候,只看到了被点了穴道昏睡着的墨小宝和满地的尸体血迹,却再也不见了墨修尧的踪迹。事后,凤之遥等人暗中几乎命人将方圆百里的地方翻了个遍,却连墨修尧的影子也没有看到。无奈之下,只得做出墨修尧受伤了的模样。至少必须让人认为,定王人还在军中。

    叶璃秀眉紧蹙,凤之遥的叙述听起来似乎很寻常。但是却总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太过顺理成章了,“我派人送回来的名单,修尧是怎么处理的?”

    “名单?”凤之遥皱了皱眉,才想起来道:“上次王妃去了江南派人送回来的名单,王爷看了之后就收起来了。之后一直忙着北戎的战事,王爷似乎……。”似乎没有看到墨修尧处理过这件事情。如果说叶璃最信任的人便是秦风和卓靖几个,那么墨修尧最信任的心腹便是凤之遥了。如果凤之遥都不知道的话,那就便是墨修尧确实没有处理这件事的。但是这却明显的不合理,苍茫山在墨家军安插的细作,置之不理绝对不是墨修尧的行事风格,除非…他留着他们另有用处。

    韩明晰嘲弄的一笑道:“某些人喜欢自作聪明,弄巧成拙了呗?”

    “明晰……”刚刚他进来的韩明月刚好听到韩明晰的话,有些无奈的道。韩明月瞥了一眼叶璃秀眉紧锁的模样,也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有些歉疚的道:“君…王妃,我不是……。”

    叶璃轻轻扯了下唇角,淡笑道:“我明白。明月公子,可有什么消息?”韩明月摇了摇头,皱眉道:“根据各方面的消息,目前除了我们自己,无论是墨景黎还是雷振霆都不知道修尧失踪了的消息。也就是说…墨景黎的那个细作并没有回去。有可能…已经死了,或者逃走了。”

    相比之下,死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还活着的话,他不可能不回去找墨景黎,然后禀告墨修尧的消息。如果他成功了的话,就更没有必要逃走了。杀了定王墨修尧,墨景黎的赏赐足够他从此锦衣玉食的过几辈子。何况,独自一人逃走要面对的就是定王府的追杀,他又能逃到哪儿去?现在无论是墨修尧,还是这个细作,他们都没有任何消息。

    叶璃沉思了片刻,才问道:“那个人是谁?”

    凤之遥脸色有些难看,道:“是王爷身边的侍卫,暗卫的人。”定王本身武功绝高,需要随身暗卫的时间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墨修尧身边高手如云人才辈出,也没有像叶璃一样需要亲手训练亲信的必要。所以比起卓靖等人如今的身份地位来说,墨修尧身边的暗卫几乎可以说是不起眼之极。在暗卫的一部分作用逐渐被麒麟取代了之后,这些暗卫就更加没有人注意了。但是即使如此,暗卫也是定王府极重要的一支力量。比起墨家军和黑云骑更加的重要,因为比起军队,身在暗处的他们更加靠近定王本身。却没想到苍茫山竟然能将人安插到暗卫里面。幸好现在苍茫山已经覆灭了,不然的话只怕对定王府更加不利。

    “叫墨华来见我。”叶璃低声道,“你们都下去休息吧。这几天也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众人有些担忧的看着叶璃,他们这几天确实不轻松。但是连续赶了两天两夜的路的王妃脸色更加不好看。韩明月和凤之遥对视了一眼,凤之遥点头道:“是,属下等告退。王妃也好好休息吧。”

    叶璃点点头不再说话,众人悄然的退了出去,留下她独自一人坐在灯下默然出神。

    “娘亲……”已经是深夜,书房里依然静悄悄的,只有偶尔传来烛花炸开的轻响。叶璃独自坐在书案后面低眉沉思着。房门口传来一个有些窃窃的声音。叶璃抬头望去,墨小宝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里衣,连外衣都没有穿站在房门口眼巴巴的望着自己。

    虽然已经是初春,但是在西北无论白天晚上都还没有丝毫的暖意。叶璃眼眸微沉,连忙起身取过放在一边的斗篷走上前去将他包了起来。大人的披风披在墨小宝身上,立刻便将他整个人都裹起来了,叶璃有些吃力的抱起他走到一边坐下,“怎么不穿好依旧就跑出来了?”

    “娘亲……。”墨小宝望着叶璃,圆圆的大眼睛里有泪光在闪动,有些抽噎着道:“娘亲…小宝不是故意的。呜呜…小宝不是故意害父王不见了的。小宝知道错了,娘亲……”

    “哭什么?”叶璃抬手轻轻拭去他脸蛋上挂着的泪珠,抬手揉了揉他粉嫩的小脸道:“娘亲知道,这不怪你。别怕…你父王不会有事的,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墨小宝吸了吸鼻子,认真的道:“父王回来了,小宝再也不惹父王生气了。娘亲,以后小宝会乖。”叶璃心疼的低头亲亲儿子的眉心道:“娘亲知道小宝是好孩子,别怕,不会有事的……”墨小宝比大多数孩子都要聪明,这也就注定了许多事情他都要比与他同龄的孩子懂得多。虽然凤之遥等人并没有在他面前说什么,甚至都没有跟他说过墨修尧失踪的事情,但是他自己却早已经明白了。只是这些天定王府上下知情的众人都忧心忡忡忙个不停,也没有人关注他的动静,他也并没有告诉过别人什么。

    只是再聪明到底还是个孩子,现在见到母亲回来了便再也忍不住了。连外衣都没有穿就悄悄的避开了暗卫跑来书房找叶璃来了。

    墨小宝坐在叶璃怀中,湿漉漉的大眼睛里依然写满了担忧,“娘亲,父王真的…不会有事么?”叶璃淡淡微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已经很晚了,小宝回去睡好不好?”

    墨小宝抬手揉了揉眼睛,“小宝陪娘亲。”

    “好吧,娘亲还有点事情,你困了就睡一会儿?”叶璃仔细的替他拉好身上的披风,柔声道。墨小宝点头答应了之后,便坐在叶璃怀中长大了眼睛看着叶璃手中的折子。这几天墨修尧突然失踪,墨家军上下也堆积了不少必须要墨修尧或者叶璃亲自处理的事情。

    叶璃看了两本折子,再低头看时墨小宝已经闭上了眼睛,沉睡了过去。这几天受惊受累的不仅是大人们,小孩子的心里更加敏感,墨小宝也累得不轻。这会儿坐在娘亲的怀里,很快便睡了过去。

    “属下墨华,求见王妃。”门口,墨华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叶璃手中的笔顿了一下,搁下笔轻声道:“进来吧。”墨华走进来,看到叶璃手中的墨小宝也是一愣,“王妃,小世子……”

    叶璃摆摆手道:“等等。”抱起墨小宝转身去了书房里间隔出来做休息之用的房间,将人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叶璃才转身出来看着墨华问道:“沐擎苍是你带去的?”

    墨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沉声道:“属下晚了一步,让王妃受惊,请王妃降罪。”

    叶璃摇头,看着他问道:“王爷去哪儿了?”

    “属下…不知。”墨华垂眸道。

    “不知?”叶璃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墨华道:“你若是不知,是怎么知道要带着沐擎苍来救我的?据我所知,知道沐擎苍的下落还能提前去请的人可不多。其中…应该不包括墨统领。另外,沐擎苍闭关的地方距离凌铁寒截杀我的地方有三天的路程。从飞鸿关过去快马加鞭也要两天多。也就是说…王爷还没有受伤之前,你就已经出发了。墨统领事先便知道王爷会失踪,本妃回来会被凌铁寒截杀?”这世上能对付叶璃和麒麟的人不多,如果不是凌铁寒或者雷振霆亲自出手,根本不需要劳动沐擎苍。甚至,现在的雷振霆可能都做不到。所以,如果没有极为精确的情报或者说…预谋的话,墨华根本就来不及找沐擎苍来救人。

    墨华沉默不语,叶璃平静的看着他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只需要告诉我,修尧是不是还活着?摇头,或者点头。”墨华为人虽然有些高傲,但是却是个极守规矩的人。如果不是确实不能说,他是不会以这种沉默的态度拒绝叶璃的。

    半晌,墨华终于微微的点了下头。

    叶璃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明显的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墨修尧还活着就是最好的消息。没有人知道,即使叶璃心中早已经有了一些推测,但是在等待墨华点头的那煞那间,她的心依然仿佛被人狠狠地揪住了一般。她甚至不敢想象万一墨华的答案不是自己所以为的,她到底会怎么样。

    叶璃轻轻点头,墨华不肯多说自然是因为墨修尧的命令不让他说。虽然对于墨修尧连自己都隐瞒的事情有些不悦,但是叶璃也知道许多事情上保密是非常重要的。毕竟即使她早已经拿到了东方幽给墨景黎的名单,但是…谁又能保证,东方幽给出的真的就是全部?

    “沐擎苍去哪儿了?”确定了墨修尧没事,叶璃才有了心情关注起别的事情。当年留下了沐擎苍一命的时候,确实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他所救。

    墨华恭敬地道:“沐先生带着沐阳侯走了。”墨华没有说的是,沐擎苍伤的相当的中。只怕十年之内也无法再恢复如今的水准了。不过能够让王妃安然阎王阁主手中脱身,在墨华看来,沐擎苍的伤是很有价值的。

    “凌铁寒……”叶璃皱眉,现在墨修尧不在,如果凌铁寒还要继续跟他们作对的话,将会是一个很大的麻烦。那么叶璃就不得不设法先将他除去了。即使经历了一场生死之险,但是叶璃对凌铁寒依然没有太大的恶感,也并不想与他交恶。不仅仅是因为大哥和他之间的交情,其实叶璃也心知肚明,凌铁寒并没有想要杀她的打算。那天就算沐擎苍没有感到,最后她最大的可能也只是重伤被凌铁寒带走而已。以凌铁寒的实力,如果真的想痛下杀手的话,机会多的是。

    墨华道:“凌铁寒只答应雷振霆在王妃回飞鸿关的路上截杀王妃。既然王妃已经回来了,凌铁寒不会再出手了。而且,据下面传来的消息,凌铁寒已经带着人回阎王阁了。”而且这一次阎王阁并非是没有损失的,想要拦住墨家军战斗力最强大的麒麟,即使只是一时半刻阎王阁也付出了几位惨重的代价。只怕未来数年内阎王阁都没办法再皆杀手的买卖了,除非是凌铁寒和冷琉月病书生自己亲自出手。

    叶璃满意的点头道:“很好,你回去歇息吧。”

    墨华恭敬地点头,“属下告退。”

    看着墨华掩上门离去,叶璃望着眼前微微摇曳的烛火,清丽的容颜上露出一丝极冷的笑意,“墨修尧…你玩游戏上瘾了么?”

    定王府某处神秘的据点,一身白衣白发的定王懒洋洋的靠在床上把玩着手中一支素雅的青玉发簪。随意披着外衣的胸膛上还裹着一层厚厚的白纱,俊美的容颜也略有些苍白,不过精神却是十分不错。看着手中的青玉发簪,墨修尧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阿璃都回来了,他却不能回去见她什么的,实在是太讨厌了。

    “阿嚏!”定王殿下有些不华丽的打了个喷嚏,疑惑的拉了拉身上的披着的外衣。以他的功力就算不穿衣服应该也不至于就会觉得冷,还风寒了啊?

    第二天一早,众人早早的就来到了书房求见叶璃。虽然王妃回来了,但是王爷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消息。而战场上的局势也开始朝着不利于他们的方面发展,这让众将领都有些彻夜难免,一大早便不约而同的往叶璃的院子来了。

    不一会儿,叶璃便牵着墨小宝从里面走了出来。墨小宝一身墨色蟠龙锦衣,虽然还显得十分稚嫩却俊美不凡的小脸绷得紧紧的,俨然一个小大人的模样。

    “大家坐吧。”叶璃淡淡道,牵着墨小宝在主位上坐了下来。看了看坐在叶璃身边的墨小宝,凤之遥突然有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犹豫了一下才问道:“王妃…这个小世子……”凤之遥想说,他们现在要商议大事,小世子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合适。万一提到王爷的事情,吓到了小世子怎么办?

    叶璃道:“不用了,我都跟御宸说了,他知道该怎么做。”

    众人相视几眼,纷纷交换了一个眼神。众所周知,王爷从来不叫小世子大名,原本还坚持的王妃最后被王爷同化了,也跟着叫小世子小名。而当王妃叫出墨御宸这几个字的时候,就表示却是是很认真的决定了。

    墨小宝端着俊美的小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凤之遥抽了抽嘴角,问道:“王妃的意思是?”

    叶璃淡然道:“把消息放出去,定王伤情恶化,传信会璃城请沈先生尽快过来。半个月后…替王爷办丧事吧。”

    啊?!

    众人惊愕的望着眼前一身青衣神色淡然的定王妃。凤之遥难得的有些结巴的道:“王妃,属下觉得…王爷……”墨修尧那人就是那打不死的那什么,就算现在没有消息了凤之遥最多猜测他倒霉又把腿弄断了爬不回来。可从来没有认为他会就这么死了。而且,一向跟墨修尧鹣鲽情深的王妃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一些。

    “他现在重伤昏迷不醒,跟死了有什么差别?就这么办吧。”叶璃道。

    旁边的韩明月看了看叶璃,剑眉微挑了一下,按住了想要说话的韩明晰道:“办一场丧事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将沈先生急招过来就显得更加让人容易相信了。想必无论是墨景黎还是镇南王都不会怀疑的。”

    被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听漏了什么。王妃这样的安排并非说王妃相信王爷死了,而是要别人相信王爷已经死了。凤之遥心中一动,望着叶璃道:“王妃有了王爷的下落?”

    叶璃遗憾的摇了摇头,道:“现在先不管王爷,派出去找人的全部撤回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稳定住目前的局势。南侯?”

    南侯起身,恭敬的道:“之前我军与西陵大军数次交手,有赖王爷兵法如神,我军一直都是胜多负少。只是,自从王爷…雷振霆的攻势突然强了许多,反倒是我军有些难以应付。”墨家军虽然悍勇,但是西陵大军也不差。更不用说西陵兵马的人数远在墨家军之上。原本有墨修尧在还没什么感觉,一旦墨修尧不在了,墨家军的劣势立刻便暴露无遗。

    叶璃点头,道:“诸位不必自责,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们了。如今西陵大军势强,我们也不必非要跟他们硬碰硬,尽量避免正面为敌吧。”

    “王妃的意思是?”慕容慎问道。

    叶璃道:“避其锋芒,攻其必救。诸位将领兵分几路,各自为战吧。飞鸿关,依然有本妃和元裴将军驻守。”飞鸿关经过墨家军这十多年的不断加固,易守难攻的程度绝对不亚于有中原雄关之称的寒谷关。墨家军现在确实没有跟西陵大军硬碰硬的筹码。

    “但是王妃,如果雷振霆倾尽全力对付飞鸿关的话,只怕您和元老将军……”

    叶璃笑道:“所以,你们要让他没办法倾尽全力。我相信,这是墨家军和黑云骑擅长的。另外,飞鸿关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还有一批有趣的玩意儿,很快便会到达飞鸿关。雷振霆若是还想要攻破飞鸿关的话,就只能拿人命来填。本妃也想知道,他肯付出多少西陵兵马来攻打飞鸿关。”

    虽然有些好奇王妃口中有趣的玩意儿是什么。但是看叶璃从容自若的模样,众人心中不由得也轻松了许多,拱手齐声道:“属下遵命。”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397.亲情难绝
下一章:399.各方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