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帝都赋 > 5.强买强卖

帝都赋 - 5.强买强卖

所属目录:帝都赋      发布时间 : 2016-10-14

5。强买强卖

    还没进门,店里的喧闹就让叶璃皱眉。古玩店并不是人来人往的地方,一般幽静清雅,这店里的声音人来没进去就能听得清清楚楚了。

    一进门,店里倒是摆的琳琅满目,穿着一身锦衣富贵逼人的掌柜正一脸轻蔑的看着一个衣衫陈旧的青年男子。那男子脸色憔悴,一脸病容。还算清俊的容貌显得蜡黄干涩,身上的衣服虽然陈旧,却洗的十分干净看上去也并不让人觉得厌恶,反而有一些淡淡的文人气质。此时那男子却是一脸尴尬和焦急,还有些喘喘不安的模样,掌柜的,你再看清楚一些。这幅画真的是前朝吴之恺先生的真迹啊。

    掌柜的一脸嫌弃的睨着男子道:看你一脸穷酸怎么会有吴…吴之恺的真迹?这副画分明就是赝品!不过本店也收仿品,看你这画仿的还不错,给你二百两就是了。

    男子气的涨红了脸,你…你…吴之恺是前朝大家,一副真迹就算不是其中极品至少也要两千两,如果再抬一抬还能更高。这掌柜居然想以十分之一的价格买了他家祖传的珍宝。如果不是真的继续要钱,他又怎么舍得就这么卖了这幅画?岂有此理!我不卖了!男子愤怒的卷起画卷要走人。

    等等!掌柜的一看男子要走,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恶狠狠地盯着男子道:爷给你两百两是给你面子!这话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说的也是,看你这幅穷酸样怎么会有这样的名画,咱们官府走一趟吧。

    见官就见官,我怕你不成?你这掌柜的开店居然如此不讲道理!男子怒极道。

    那掌柜轻蔑的一笑,道理?你可知道我们这店是谁家的?告诉你,这是宫里昭仪娘娘娘家的生意,咱们府里四姑娘马上就要成黎王妃了。你说官府是信我还是信你这个穷酸?

    你…。

    这位公子,你这话我要了。两千两。叶璃走进店里,轻声道。

    还在争执的两个人顿时一愣,那男子反应过来看到跟前清丽幽雅的女子不由道:你…你相信我么?

    其实叶璃也未必能看出来这画是真是假,只是从这掌柜和男子的反应,还有柜台里鉴画的师傅脸上一闪而过的愧疚得出的结论。何况,这画就算是假的,今天她也买了!

    掌柜的一看到手的生意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搅局,不由大怒。再看叶璃衣着面料并不名贵,想必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出身,阴测测的道:姑娘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叶璃扫了他一眼,淡笑道:这位公子不肯卖给你,现在我卖了。怎么算是多管闲事?掌柜的冷哼一声道:今天是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咱们家四小姐大婚,正要寻些古董字画压箱呢。

    叶璃冷笑,好一个不卖也得卖。正好,本姑娘今天非买不可了。清霜,给钱。

    清霜机灵的取出两千两的银票塞进那男子手里,顺手取过了画笑道:公子,给你钱,你快走吧。

    男子犹豫道:不成,两位姑娘……他若是走了,这两位姑娘拿着画只怕走不出这店门了。虽然自己急需用钱,却也不能害了两位好心的女子。看着几个已经过去堵住门的伙计,男子坚定的摇了摇头道:这画我不卖了,姑娘把画还我吧。

    叶璃从清霜手里接过画,打开看了看满意的点头笑道:正好,这幅《清江望月图》本姑娘要拿来送人。公子拿着钱走就是了。我倒要看看这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既然如此,你们就都别走了!掌柜的威胁道。

    叶璃好笑的看着他,难不成,你还敢杀了我们不成?

    掌柜的神色僵硬,森冷的道:我虽然不敢杀了你们,却能拉你们去官府坐牢!来人,请了夫人的名帖,抓这三个贼子去官府!

    放肆!小心本姑娘剁了你们的爪子!清霜挡在叶璃前面,抢先撂倒了想要抓叶璃的一个伙计,怒瞪着掌柜道:你这狗奴才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慎德轩是我家小姐的!

    众人又是一愣,那掌柜的脸色有些发白,有些怀疑的看着叶璃,你…你是…

    叶璃定定的看着他,淡淡道:我姓叶,行三。

    三小姐?掌柜的失声叫道,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叶璃将手中的画卷递给清霜,扫了一眼围着的伙计寒声道:还不退开,不想做了?几个伙计恹恹的看了看掌柜,再看看叶璃退到了一边。

    掌柜的反应不慢,只迟疑了一下便上前赔笑道:三小姐,你怎么来了?

    悠闲的在店里走了一圈,叶璃才回头当作没看到一个伙计悄悄的溜出了门。问道:慎德轩之名乃我大舅亲自提的。何为慎德?掌柜的想必不知道,何师傅,你来说说看。

    躲在柜台里的鉴画师傅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低声道:回…回三小姐,舅老爷希望咱们做古玩的注重德行,慎言,慎行,慎德。

    说得好,那么…你们在做什么?将真品作赝品强买?

    掌柜的强辩道:三小姐不懂做生意的,我们也是为了这慎德轩的生意。这年头生意可不好做。

    叶璃冷笑道:我确实不会做生意,却也知道经商重在一个信字。更知道人无信不立,没有信誉谁会跟你做生意?更何况…你这生意做得…如今这慎德轩账面上可是一片惨淡啊。

    我…

    叶璃打算他冷冷道:你不用解释。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做了。至于之前的账目是怎么回事,你们其他人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清楚了,若是跟你们没关系愿意留下的可以留下,我另外每人赏五十俩银子。若是还是不清不楚的,你们就去大牢里呆着吧。我看看你们的主子到底会不会来捞你们出去!几个伙计都犹豫起来,三小姐要嫁给定王他们都听说了。如今这铺子回到三小姐手里自然是要陪嫁去定王府的。如果说了他们还可以去定王府,不说就要去牢里了。何况,五十俩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几乎能抵得上他们两年的工钱了。

    掌柜的一见众人动摇,连忙上前叫道:三小姐,我是夫人的人,你无权赶我走。

    叶璃浅笑,抱歉,这慎德轩是我的。交代清楚了店里的账目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交代不清楚…你就是夫人的亲弟弟也没用。该不会你王家的人都喜欢拿别人的东西用惯了就当是自己的吧?

    你…你…掌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叶璃不再看她转身看向那呆立的年轻公子。她早就知道这慎德轩的掌柜在几年前就被换成了王氏最小的弟弟,这位公子,让公子受此羞辱,是我约束无方,还请见谅。

    不…没,没关系。青年有些拘束的摆摆手,他也没想到这位娴静幽雅的姑娘居然会是这家铺子的主人。想了想,虽然觉得有些多事,青年还是忍不住道:既然姑娘是这慎德轩的主人,还请…多多费心才是。万一…如果今天不是遇到这姑娘,只怕自己就这么被冤进大牢里了。看那掌柜的行事只怕这也不是第一次。

    叶璃也不生气,点头笑道:多谢公子提醒。小女也是刚刚接手这铺子以后必定严加管教。我看公子对这幅画颇为不舍,这画公子就先带回去,银两算我借公子的,以后方便再还就是了。

    那男子连连摇头,心里却也实在有些舍不得这幅传家的画,道:无功不受禄。只求姑娘将这《清江望月图》暂留两个月,两个月内在下一定设法还上姑娘的银两。

    叶璃见他执意如此,也不在意笑道:这画我便放在店里,公子可随时来赎回。清霜,另外在加一百两算是给这位公子赔罪。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王氏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