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404.定王踪迹

太平裂 - 404.定王踪迹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04。定王踪迹

    侍卫奉命去请人了,营帐中的众人也不由得猜测起来。云霆摸了摸脑袋问道:“会不会是王妃娘家的人?”他们认识的人就只有王妃是姓叶的了。

    何肃挑眉道:“王妃娘家,能够称得上公子这个年纪的,就只有叶家那个叫叶容的小子。你觉得,他有可能千里迢迢跑到军营里来么?”云霆反应过来,顿时也觉得自己的猜测十分荒唐。叶容那个胖子他见过,明明是读书人却胖的都快要看不见眼睛了,一点儿也没有那些寒窗苦读的书生的清贵之气,有时候看起来比他们这些练武之人还要粗俗。说起来,当年的叶尚书也算是闻名楚京的美男子,叶家的几个女儿不管人品怎么样,至少个顶个的都是美人。但是却生出了叶容这样的残次品。偏偏,叶家那两个老女人又护的紧,好像深怕出个门都要被风给刮走似得。

    其实,叶容的容貌绝对不丑。小时候也算得上是个长相俊秀的孩子。只可惜王氏不会教孩子,俗话说相由心生。叶容甚至连叶尚书的才华的半成都没学到,整日里被王氏教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气质上就更加粗鄙了。再加上这些年他暴吃暴饮,身形不断的膨胀,才给了只见过他一次的云霆一个十分丑陋的映象。

    冷淮也摇了摇头,他虽然在楚京住了几十年,却也不记得叶家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笑道:“人都来了,见到了自然就知道是谁了。”

    不一会儿,一个陌生的白衣男子走了进来,看着众人淡淡笑道:“各位好啊。”

    冷淮和吕近贤齐齐皱眉,眼前这男子容貌一般,属于见过几次也记不住的那一种。但是鉴于那一身翩翩白衣,两人还是肯定他们应该没有见过眼前的男子。

    “这位公子……”冷淮沉声问道。

    “你是谁?!”冷淮还没问完,坐在一边的何肃便已经站起身来,神色冰冷的盯着眼前的白衣男子。众人看向何肃,何肃性情沉稳,如果不是有特殊情况,是绝对不会抢冷淮的话的。

    何肃眯眼道:“他易容了。”这世上确实有一些精妙的易容术,但是却很少有易容术能够瞒得住叶璃。毕竟,再精妙也不是真正的脸,总是会有一些破绽的,又不是整容了。既然瞒不过叶璃,自然也就瞒不住叶璃教出来的何肃了。

    听了何肃的话,众人立刻也都戒备起来。

    白衣男子无奈的一笑,叹了口气道:“早知道你也在,我就不弄这玩意儿了。”抬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一张俊美非凡的容颜了,却让众人不由得失声惊叫起来,“王、王…爷?!”

    云霆惊得连座下的椅子都翻到在地上了,丝毫不顾身份指着眼前的男子道:“你…你到底是何方鬼妖?!居然敢冒充王爷!”

    不能怪众人震惊。前些日子墨修尧的死讯传到军中的时候,吕近贤的几个险些吓晕过去。原本一直来不相信,知道听说王妃已经在飞鸿关为定王收敛入关,就连雷震霆和墨景黎都亲自前去拜祭过了。这才让众人见见的接受了这个噩耗。这会儿墨修尧突然又活生生的站在了众人跟前,怎能不让人吓一大跳。

    墨修尧淡淡的扫了云霆一眼,抬手一挥。一道指风掠过,上方吕近贤的桌案上的一方砚台顿时粉碎。众人面面相觑,看向眼前的墨修尧。这世上能有这么精妙高深的内力的人可不多。云霆皱眉,道:“你是凌铁寒还是沐擎仓?”至少肯定绝对不是雷震霆,雷震霆只有一只手,想要变成两只手的墨修尧还是有点难度的。

    何肃此时已经平静下来了,沉默了良久道:“真的是王爷。”

    墨修尧叹了口气,取出一方墨色的玉佩晃了晃,道:“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看到定王府代表定王身份的墨色玉佩,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吕近贤等人更是激动莫名,“王爷…王爷你怎么会……”一时间,吕近贤也有些混乱的词不达意。他们想问的太多了,一时间反而不知道到底该问什么了。

    还是冷淮冷静一下,问道:“王爷怎么会在此?”

    墨修尧道:“听闻你们被挡在了溧阳,过来看看。”

    “属下无能,请王爷责罚。”吕近贤和冷淮齐声请罪。墨修尧摆摆手道:“这怎么能怪得了你们?原本是本王突然出事才打断了你们的部署。”

    吕近贤担忧的问道:“王爷真的受伤了?”

    墨修尧点点头道:“确实收了些小伤。”墨修尧越是说的轻描淡写,吕近贤等人就越是担心。如果不是受了重伤,定王怎么会突然失踪了。要知道,现在的情形对墨家军可一点也没有益处。墨修尧摇摇头笑道:“本王当真没事,只不过…刚好觉得这事一个机会。所以才……。”他可不想将来回去了让阿璃以为他受了重伤。现在有墨华在阿璃身边,阿璃只会以为他是为了谋算才故意炸死的,根本没有受伤。当然原本他其实也没有受什么太重的伤。

    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墨修尧确实没什么事,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吕近贤问道:“不知王爷有什么计划?”定王突然到此自然不可能是如他所说的来看看他们。必然是因为他们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墨修尧挑眉道:“计划先不用着急。先解决了墨景黎再说。”墨修尧眼眸微微一挑,毫不掩饰其中一闪而过的杀气。

    “王爷说的是。”吕近贤道,“现在雷震霆兵临飞鸿关,我们确实要尽快解决了墨景黎好反悔西北解飞鸿关之为围。”当下将计划让徐清锋带人进城烧墨景黎粮草的事情说了一边。墨修尧挑了挑眉,笑道:“很好,本王也一起去。”

    吕近贤皱眉道:“此事虽然事关重大,却还用不着王爷亲身犯险,请王爷三思。”

    墨修尧摇头道:“本王是要办一些别的事情。”

    见墨修尧去意坚决,众人也不再劝。旁边,何肃问道:“王爷,不知王妃是否知道王爷的行踪?是否要派人告知王妃,王爷的行踪?”墨修尧顿了一下,随意挥挥手走了出去。

    云霆和何肃对视一眼,云霆问道:“王爷这事什么意思?不告诉王妃么?”

    何肃皱了下眉道:“我觉得应该是随便。”没有说不行,就是可以了。何肃觉得以王爷的个性,这一次很有可能没有告诉王妃行踪。因为…他受伤了。观察细微的何肃自然不会漏过墨修尧依然还有些白的脸色和稍歇气血不足的模样。云霆想了想,觉得何肃说的也没错。点头道:“无所谓吧。”反正等到灭了墨景黎王妃就会知道王爷在哪儿了,云霆不觉得早两天晚两天有什么区别。

    虽然墨修尧刚刚出现在军中不过一刻钟就再一次消失了,并且离开前还严命不许泄漏他的消息给除了叶璃以外的任何人。但是墨修尧的昙花一现还是很好的安抚了吕近贤等人焦虑无比的心,以王爷对王妃的重视,都不着急飞鸿关的事情,那绝对证明王妃和飞鸿关是没有危险的。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也就不着急了。

    墨修尧离开军营之后,并没有去找徐清锋等人跟他们一起进溧阳。而是等到天色暗下来之后自己独自依然悠闲的越过城墙进入了溧阳城中。城里果然是戒备森严,虽然才刚刚天黑,整个街道上却已经没有了任何走动的行人。家家户户都是大门紧闭早早的歇息了的模样。但是即使如此,大街上却依然有不少士兵巡逻。几乎可称得上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了。显然墨景黎吃过了麒麟的不少亏,是在提防他们偷偷潜入城中了。

    这些森严的岗哨对墨修尧自然不会形成什么障碍。墨修尧悠闲的穿梭在溧阳的大街小巷,根据记在脑海里的溧阳城的地图,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目的地。原本溧阳太守的府邸,也是墨景黎暂时入住的地方。墨修尧身形一闪,飞身进入了太守府,朝着府中最热闹的地方而去。

    太守府的大厅里今晚却是歌舞升杯盏交错。墨景黎心情愉悦的坐在椅子里,坐拥这一名妖娆的绝色美女饮酒赏乐。虽然这些日子有不少让他感到十分不快的事情,但是总的来说却还是很不错的。当然,对于墨景黎来说,只要墨修尧死了任何事情都能让他感到愉快。所以,即使云州的这些世家大族毫不顾忌他皇帝的身份,让他很是吃了好几个软钉子,墨景黎却依然能够容忍他们。瞥了一眼殿下的宾客,墨景黎更是满意的笑了。世家大族又怎么样?没有权利什么都不是?!所以,他才是高高在上的那个,而底下那些人即使不愿意,却也不得不坐在下面陪着强颜欢笑。

    “楚先生,是朕招呼不周么?为何不喝?”墨景黎盯着下面右起第一位的一个中年男子淡淡的笑道,阴鸷的眼睛里却写满了恶毒和得意。这中年男子正是如今楚家的家主,也就是徐家大夫人的堂兄。

    楚家家主淡然道:“多谢楚皇,在下身体不适不能饮酒。”

    墨景黎眼中掠过一丝戾气,冷笑道:“楚皇?这么说…楚先生是不承认自己是大楚子民了?”楚家家主并不退缩,从容的道:“楚家自然是大楚子民,只是要看,此大楚是否彼大楚了。楚家只尊皇家正统血脉。”

    “放肆!”墨景黎勃然大怒。如今墨修尧去世,墨景黎心中最大的心结便是他得位不正了。虽然以他在江南的势力强行压下了朝堂上的各种议论。但是墨夙云死在摄政王府里这是谁也回避不了的事实。就算别人表面上不说,私底下骂墨景黎弑君夺位的人绝对不在少数。之前墨景黎就已经在心中下定了决心,回去之后就将墨景祈的所有儿子全部杀了,看谁还能再多说什么。

    同样楚家家主提到皇家血脉,却也戳到了墨景黎的另一个痛处。墨景黎今生都不可能再有属于自己的儿子了。如此一来,别说是皇室正统血脉了,大楚皇家嫡系到他这里就要绝后了。以后也只能在宗室里过继一个孩子继承皇位。只要想到此处,墨景黎就忍不住心中汹涌的怒意。

    楚家家主却丝毫不惧墨景黎的暴露,平静的看着眼前一脸阴狠的君王。其实不是楚家胆大包天非要跟墨景黎作对。而是楚家实在是不看好墨景黎这个皇帝。一个延续了数代的大家族,能够一直屹立不倒最重要的就是要会占位。即使墨景黎现在看起来占了上方,楚家也丝毫不觉得墨景黎会笑到最后。但是墨景黎却要求云州所有的名门大家效忠于他。云州人文荟萃,云州的这些名门世家大多也都是书香门第,历来对天下文人雅士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墨景黎要求这些家族全部公开效忠自己,并且发出声明讨伐定王府。这绝对是任何一个有眼光的家主都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即使现在定王突然薨逝,墨家军仿佛陷入了困局。但是别忘了墨家军还掌握着楚京和西陵皇城两座都城,璃城一座准都城。还有寒谷关以东,灵鹫山以北,飞鸿关以西的所有地方。这些地方加起来面积是江南的两倍还有余。另外,定王府名将如云,还有清尘公子和徐氏一门的扶持。楚家家主实在是看不出来墨景黎的胜算在哪里。

    如果现在公开跟定王府作对,等到将来定王府赢了,只怕就是楚家的灭顶之灾。就算侥幸逃过一劫,楚家再投向定王府的话,势必会被人看做是墙头草,毁了楚家的名声。

    “楚绍英,你放肆!你以为朕不敢杀了你?”墨景黎手中酒杯一挥,呯的一声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楚家家主垂眸,“在下实话实说。楚皇杀了在下在下也还是只有这句话。”

    墨景黎忍住心中怒气,扫了一眼底下的众人,问道:“你们呢?你们也跟他一个意思?”过了片刻,终于还是有人顶不住压力站起身来,战战兢兢的道:“我等愿意效忠皇上。”

    墨景黎轻哼一声,对此并不满意。这些人不过是一些中小型的家族,真正称得上一流的一个都没有站出来。墨景黎很想将这些人直接拉出去全部杀了算了。但是此时却不得不忍了下来。

    “楚先生,朕记得你楚家有一位叫楚君唯的公子?”墨景黎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开口问道。楚家家主愣了一下,有些意外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是楚家分家的一位侄子。”

    “哦?这位楚公子可算得上是一时俊杰,朕在江南时也曾经和他相谈甚欢。今日为何不见楚公子前来?”墨景黎问道。楚家家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皱眉道:“楚皇何时见过君唯侄儿的?”

    “几个月前。”

    “这不可能。”楚家家主道。

    墨景黎眯眼,“楚先生是说朕说谎?”

    楚家家主摇头,淡然道:“不,只是…在下这位侄儿确实惊采绝艳。但是早在数年前就已经过世了。当时尚且年不满十二。可算得上是夭折,又岂会与楚皇相谈甚欢?”

    楚家家主的话音还未落,墨景黎的脸色就已经变得铁青了。底下被迫来参加宴会的各个家族的家主们看着上面穿着帝王衣冠的男子脸色时而铁青时而赤红,时而发黑,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是溧阳本地土生土长的人,若是楚家真的有一个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这些本地的士族们又岂会不知道?这分明就是墨景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以楚家的名义给耍了。

    在这些名门世家的家主面前如此丢脸,墨景黎顿时便有些恼羞成怒了。盯着楚家家主道:“楚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觉得是朕在说谎?”其实事已至此,墨景黎也已经猜到了必定是自己当初在南京的时候被那个叫楚君唯的给耍了。在联系一下楚君唯出现的时间,墨景黎几乎敢断定那个楚君唯绝对跟定王府有关系。但是当着这些人的面,他又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被定王府的人给耍了?何况…楚家和徐家是姻亲,他拿楚家开刀也不顺冤枉不是么?

    楚家家主冷静的道:“在下不敢,不过楚氏君唯确实已经去世多年。若是楚皇不姓的话,在下可以拿出楚氏的家谱给楚皇过目。”

    墨景黎自然不可能再做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也不管其他人的神色,冷笑一声道:“楚氏私通定王府,意图叛国。给朕将他拿下,楚氏满门抄家收押。”幸好墨景黎还是稍微保留了一些理智,只是打算将楚家收监而不是直接问斩。虽然他确实是很想那么做。

    两个侍卫很快的上前来,抓住楚家家主就往门外拖去。在做的众人见此情形都不由得震惊莫名。他们大多都是极有名望名门世家,其中更有不少曾是官宦世家。无论是谁当政却也总是要给他们留几分颜面的,却没想到墨景黎到此还不到半个月,整个云州仅此于徐家如今更是云州第一世家的楚家家主就这么被人粗鲁的拖了出去。

    一方面,这些名门世家的家主对墨景黎的观感越发的恶劣了,但是同时心底却也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要知道,这些读书人的地位其实是有上位者的态度决定的。当上位者尊重读书人的时候,他们的地位就很高。但是在这个乱世,当上位者视读书人为蝼蚁草芥的时候,他们也无可奈何。

    看着这些神色微变的世家家主墨景黎某种闪过一丝冷笑,举杯笑道:“诸位不必为了这点小事坏了雅兴,来,朕敬各位一杯。”不管愿不愿意,这一次至少所有的人都举起了酒杯。墨景黎心中快意,想必有了楚家这个前车之鉴,这些人就该知道什么叫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了吧?

    大厅外,墨修尧悠闲的依靠在屋外的大树上,闭眼聆听着里面发生的一切。直到楚家家主被人拖了出来方才睁开了眼睛,唇边掠过一丝笑意。

    楚家家主被两个侍卫好不顾及的拖着往太守府的地牢而去,心中正在盘算着后面的事情的时候,突然一个极低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不用担心,楚家人不会有危险的。”

    楚家家主一愣,却见身边的两个侍卫并没有任何反应。刚刚的话仿佛只是他的幻觉一般。但是他很确定,自己并没有产生幻觉,他确实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仿佛离自己很远,但是又仿佛就在自己脑海里响起的。到底是谁?

    似乎明白了他的疑惑,那声音淡淡的传来三个字,“墨修尧。”

    楚家家主低头,掩去了眼底的震惊。他终于响起了这个声音到底是谁了。当年清云先生寿辰的时候,他也是去了璃城的。原本按照楚家和徐家的关系,楚家归附定王府也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楚家和徐家不一样,徐家虽然也是个大家族但是历来都人丁稀少。而楚家,不说各个旁系分支,光是主家近几代的人口就足以让人惊讶,而且遍布各地。一旦楚家主家迁入璃城,这些旁支的族人只怕就要倒大霉了。而且,当时定王府的形势也不如后来明朗,所以楚家前往也只是表示了楚家与徐家的姻亲关系和交好之意并没有就此效忠定王府。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两年,楚家家主却依然记住了定王低沉却轻易能让心生臣服的独特嗓音。

    楚家家主没有功夫去震惊于定王为何没有死去,反而出现在了溧阳的墨景黎的驻扎之处。身为一个大家族的族长,他能够飞快的冷静下来,并且意识到这将会是楚家一个极大的机遇。

    想到此处,楚家家主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突然开口道:“去回禀楚皇陛下,楚家愿意向楚皇效忠!”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03.百兵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