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408.生死血战

太平裂 - 408.生死血战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08。生死血战

    “我带人去救他们!”冷皓宇焦急的道。

    叶璃侧过首来,淡淡的看着他道:“去救?为了五百人,再填进去五万人?”

    冷皓宇哑然无语,心中蓦地感觉到一股凉意,但是更多的确实羞愧和内疚。麒麟是叶璃亲手建立亲手训练出来的,虽然定王妃可以统领整个墨家军,但是事实上一直以来叶璃都十分有分寸的很少插手墨家军和黑云骑的事情。麒麟可以说是定王妃亲手缔造也是最忠于她的亲兵,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以王妃的性格有怎么会明知道必死还将这些人派出去?

    战争中,身为将领的人注定背负着寻常人所不能承受之重。她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决定了成千上万的士兵的生死,而在这个时候,抉择就变得十分重要了。取舍之间,很可能关系这一场战事的结果甚至一个国家的兴亡。所以才有了那句话——慈不掌兵,义不理财。而叶璃,俨然早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指挥者。这样的选择或许冷酷,却是别无选择。

    “王妃大义。”元裴老将军望着远处见见被西陵大军淹没的黑影,低声道。

    叶璃唇边勾起一丝极浅的微笑,低声叹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一滴透明的液体悄然的从清丽的眼角轻轻花落,片刻间便不见踪影。

    “一将功成万骨枯……。”冷浩宇低声轻喃着,突然长啸一声从城头上一跃而下,冲向乱军之中,“杀!死守飞鸿关!”城楼上,很快又有数道人影落下,加入了乱军之中。城楼上,只剩下了元裴和叶璃和卓靖。

    五百麒麟在几十万的西陵大军中不过片刻见便被淹没再也不见踪影。原本正在与金衣卫短兵相接的黑衣麒麟中发出一阵尖锐的啸声。当最后一个金衣卫被斩落在刀下之后,所有的麒麟齐齐的朝着城楼上的叶璃右手齐胸行了一个独属于麒麟的军礼,然后不约而同的朝着后方那五百麒麟消失的方向冲了过去。战友没能完成的任务,将由他们继续。

    战场上,比刚刚更加庞大的一支黑色的利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西陵大军的后方。看到他们的动作,城下的墨家军和黑云骑中突然有人高声叫道:“黑云骑!为麒麟的兄弟们开路!”

    “墨家军!上!”

    无数身着白衣的骑兵和步兵开始有志一同的冲向西陵大军之中。黑云骑的铁骑如白色的龙卷风冲入大军之重,为跟在后面的麒麟冲开了一天道路。跟在后面的墨家军步兵立刻跟着扑了上来跟被冲的七零八落的西陵士兵厮杀在一起。这一刻,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守城了。原本,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但是墨家军和西陵兵马人数相差太大所以只能死守。但是当所有人都杀红了眼的时候,不会有人再在意防守还是进攻。他们的眼中只有一个词——与敌偕亡!如果我不能活,你也要一起死!

    此时站在远处的人就会看到一个奇异的景象。全军缟素的墨家军和黑云骑护着一小群黑色的麒麟在西陵大军中冲刺向前,直逼着向西陵大军后方帅旗和王旗所在的地方而去,所向披靡。没有人在意身后越来越多的西陵大军,也没有人在意越来越难以前进的道路。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在,他们就要一直往前。

    “这些家伙疯了!”西陵大军后方,雷腾风惊怒的等着眼前已经乱成一团的战场。谁能够想象得出,这样面对面的交锋,数十万人的西陵大军在气势上竟然会被不到二十万人的墨家军所压制。无论如何,今天这一战西陵已经输了。士气这东西,我强彼弱,我弱彼强。一旦在气势上被压制了下去,这一站西陵大军无论如何只怕也是攻不破飞鸿关了。

    雷震霆微微吐了一口气,沉声道:“墨家军…黑云骑…麒麟,不愧是名震天下的百战精兵……”

    “父王,您先撤吧。”雷腾风担忧的道。

    雷震霆摇头,“不,这一次一定要将麒麟和黑云骑全部铲除!击鼓!”

    雷腾风无奈,只得吩咐击鼓。震天的战鼓声在战场上响起。西陵将士们皆是一振,刚刚墨家军突如其来的疯狂扑杀让他们有片刻的慌乱以至于乱了阵脚。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立刻再一次冲上去与墨家军厮杀起来。

    飞鸿关城楼上,叶璃站在比她人还要高不少的巨大的战鼓跟前。拿起放在旁边的两个鼓槌,重重的敲了下去。

    “咚!咚!咚!”战鼓声越来越密集,很快的便盖过了西陵大军的战鼓声。许多人匆忙间回眸望去,便看远处那高高的城楼上,一个身形纤细的白衣女子正挥动着鼓槌,敲打着巨大的战鼓。一下一下仿佛打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上,战鼓声中隐隐有金戈铁马之声。

    “多谢各位兄弟!麒麟,动手!”乱军中,冲在最前方的秦风高呼一声,旁边的林寒和卫蔺同时跃起,原本被黑云骑和墨家军夹在中央的麒麟一分为三,以比刚刚更快的速度超越了身边的占有朝着西陵大军的后方而去。黑云骑和墨家军将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再往后就真的是有去无回了。

    领军的黑云骑将领随手砍翻一个偷袭的西陵士兵,朝着麒麟远去的方向无声的道了声保重。举起手中长剑高呼一声道:“回防飞鸿关!”

    依然是黑云骑开路,剩余的兵马再一次反身往西陵大军的外围冲去。

    秦风和林寒卫蔺各领一路麒麟朝着雷震霆的方向杀去,一路上不停地有人战死,但是谁也没有功夫管这些。所有人黑色的衣衫几乎都被鲜血浸湿。恍如一群来自地狱的恶鬼,让许多西陵将士还未罩面就更不住本能的想要后退,但是很快便成为了刀下的亡魂。

    原本一千多人的麒麟,冲到快要接近西陵大军后方的时候已经不足三百人。但是这剩下的三百人却已经让所有的西陵将士感到胆寒。秦风朝着林寒和卫蔺打了个手势,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就在西陵众人以为这三百人要拼死向前刺杀镇南王而开始收缩防御的时候,秦风带着人依旧向前,冲向镇南王和雷腾风所在,而林寒和卫蔺却一左一右冲向了另外两边压阵的左右两路将领所在的地方。

    “不好!”雷腾风惊呼一声,“快放箭!杀无赦!”

    可惜他醒悟已晚,羽箭还未射出,这些黑衣的麒麟已经冲入了军中。远远的,雷腾风看到林寒对他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于此同时,林寒手中的剑已经斩落了左路将军的脑袋。

    雷震霆脸色铁青,几十万人拦不住一千多人……“鸣金收兵!”即使雷震霆再不愿意承认,这一战还是西陵输了。输的不仅是战机,战绩,还有西陵士兵的战意。从此以后,除非西陵也能有同样甚至更出色的战绩战胜墨家军。否则墨家军将成为所有西陵士兵心中的噩梦。

    这一战,谁都没有赢。

    雷震霆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攻下飞鸿关的计划破灭,西陵将士士气大落,金衣卫全军覆灭,西陵将军以上将领两人阵亡,副将五人被杀。墨家军再一次守住了飞鸿关,然后原本不过二十万的大军,折损了半数。号称墨家军战力最强的麒麟最后或者回来的不到一百人,六个小队统领五个战死一个重伤。秦风卫蔺轻伤,林寒重伤。

    但是,这一战却真正的成就了麒麟的名声。据事后西陵统计,这一战中直接死在麒麟手中的西陵兵马人马就超过了两万七千人。其中包括五千金衣卫精锐,和校尉以上的将领共计七十多名。西陵的将领可说是死伤大半。从前麒麟的名声更多的是偷袭,暗杀,情报等等隐秘的地方,这一战真正让人世人明白了以一当十的军队并非传说。在面对面的战场上,一千人的麒麟就足以剿灭西陵的两万精兵。至此,世人皆称之为“血麒麟”。

    这一仗,双方同样损失惨重只得暂时休兵。飞鸿关外的战场上恢复了往日的寂静,但是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确是久久不散。

    飞鸿关内的一处小院外,叶璃站在大门前驻足不前。秦风跟在她身边,有些担忧的低声叫道:“王妃,是不是先回去歇息?”今天这一战所有人都身心疲惫,王妃这些日子更是一直没有好好歇息过。叶璃摇摇头,问道:“小宝送走了么?”

    秦风点头道:“今早就送走了,属下估计,最晚明天上午小世子就该到璃城了。”

    叶璃点点头道:“那就好,你留在这里,我进去看看。”这只是一间极不起眼的小院,原本就是给驻守飞鸿关的将士住的。现在住在这里的却是刚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幸存的麒麟们。

    进了小院,便见院子里屋檐下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人。许多人连衣服都来不及换,随意的包扎了一下伤口便坐在地上睡着了。沈扬正指挥着手下的人替众人包扎伤口。墨家军同样伤亡严重,所有的军医都过去照料去了,沈扬便亲自来了这里。

    看到叶璃进来,沈扬连忙起身行礼。叶璃摇摇头,示意他不必多礼。沈扬这才转身继续为跟前的一个伤兵上药包扎。

    不愿打扰这些伤兵歇息,叶璃和沈扬走到里间的屋里说话。叶璃问道:“沈先生,他们的伤没有大碍吧?”沈扬摇摇头道:“只有几个伤的很重,以后只怕无法完全恢复,其他人都没什么,养一些日子就能养好。”叶璃松了口气,点头道:“那就劳烦沈先生了,有需要什么的沈先生直接派人告诉卓靖一声就是了。”

    沈扬郑重的点头道:“王妃尽管放心,老夫保证他们的伤势绝对不会有事。这些人…都是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虽然沈扬没有亲临战场,但是战场上的事情却还是知道的。对于这些舍生忘死的将士,即使身为医者,沈扬也不得不佩服。

    “林寒几个怎么样?”叶璃又问道,刚刚收兵的时候她看到林寒是被人抬着回来的,伤的绝对不清。沈扬叹了口气道:“卫蔺和秦风都是轻伤,只是林寒伤的很重。属下建议等他醒过来之后转移到清静的地方静养,以后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他的武功…只怕是……”

    叶璃沉默了半晌,方才点头道:“我明白了,沈先生尽管安排吧。沈先生好好照顾他们,本妃还有事,便先行告辞了。”沈扬看着叶璃叹了口气道:“属下看王妃的气色也不太好,还请王妃保重。这些事情…并不是王妃的错。”

    叶璃淡淡一笑,笑容却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微微点头道:“多谢沈先生。”

    看着叶璃远去的背影,沈扬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忙碌去了。这么沉重的压力别说是一个女子,就是一个大男人也未必能够承担的起。其实,王妃也不过是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女子而已啊。如果不是嫁入了定王府,说不定也只是一个温婉优雅,养尊处优的闺中少妇而已。如今却要负担这飞鸿关数十万将士甚至是整个墨家军整个定王府的兴亡。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这样的人生真的好么?

    叶璃回到将军府中,挥退了跟在身边的人独自一人在书房中坐了下来。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书卷微微闭眼,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下来,滴落在写满了字迹的书卷上飞快的晕开了。叶璃连忙伸手抹去上面的水迹,在已经不甚清楚的自己旁边重新添上了一个字。这是麒麟所有士兵的名册,但是现在,这其中有大多数人都已经不在了。而叶璃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并不是真正为了执行任务而死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那是一个无法成功的任务,从一开始…那些人就是被她舍下的炮灰。身为一个指挥者,她知道自己所做所为是对的。但是身为一个军人,她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那些被她抛弃的人甚至连他们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炮灰都不知道。

    沉默了许久,叶璃才从旁边取过空白的宣纸,提起笔一个字一个字的重新开始誊写名册上的名字。只有那些被划上了黑色印记的名字,那黑色的印记代表着死亡。

    西陵军营的大帐中气氛一片沉重,将领们看着身边空出来的位置只觉得心头一阵阵冰凉。原本今早还在一起兴奋的讨论着战事的同袍,不管是交情好的还是有过节的,但是一个个都还是活生生的人。但是现在,大帐中的人却已经少了一半了。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只是因为一千余人的麒麟。

    “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魔鬼!”一个年轻的小将脸色惨白的低声呢喃道。

    其他人的心情也不见得比他平静,所有人都仿佛失了魂一般怔怔的坐着发呆。

    “够了!”雷振霆冷眼看着跟前的一众将领,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千多的麒麟…不到西陵大军三分之一的兵马,就将几十万的西陵大军打得魂不守舍。短时间之内,西陵兵马面对墨家军的时候只怕都会束手束脚了。

    “王爷……”一个将领站起身来,犹豫了一下道:“王爷,咱们一直半刻只怕也攻不破飞鸿关了。那墨修尧又带了几十万大军正要赶过来。咱们是不是先撤?”

    雷振霆冷笑一声问道:“撤?现在还撤得了么?”

    他们一路前进,太过的深入北方了。现在想要再撤退根本已经来不及了,到时候只会在半道上被墨修尧打个措手不及。说话的将领脸色也是一白,墨修尧的兵马就在他们背后。他们除了攻破飞鸿关取道西北返回西陵境内,根本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但是眼前的飞鸿关,又岂是那么好打的。

    雷振霆叹了口,道:“今天墨家军也折损了大半人马,现在飞鸿关上的墨家军最多也不会超过十万。”

    “但是如果他们还有麒麟……”有人低声道。墨家军的麒麟到底有多少人马谁也不知道。这些年来似乎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影子,但是却是谁也没有真正抓到过他们的踪迹。有许多人对这支兵马都十分好奇,这一次他们终于真正的见识到了,然而带给他们的确是无尽的噩梦。

    “没有了,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敌我双方谁也不会再保留底盘。今天这一战,叶璃必然是尽了全力了。”雷振霆沉声道。

    雷腾风问道:“父王,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要再大一战就可以拿下飞鸿关?但是,我们的兵马……”西陵大军没有被墨家军打垮,但是西陵士兵的士气和心魂却被墨家军给击溃了。短时间内,上了战场能发挥的能力只怕还不到一半。雷振霆摆摆手道:“这个本王自有主意。”

    “报!前方急报!”帐外有人匆匆而来,高声禀告道。

    “进来!”一个穿着戎装行色怱怱的男子快不进来,呈上一封密函。雷振霆打开一看,脸色微变。很快便镇定了下来,道:“都下去歇息,整顿兵马。”

    “末将告退!”

    “父王,出了什么事了?”大帐里只剩下父子俩,雷腾风这才毫无顾忌的问道。刚刚父王看到密函的时候雷腾风分明看到他的手抖了一下,必定是出了大事了。雷振霆跌坐回椅子里,脸色惨白,一丝血迹透过衣服沁了出来。将雷振霆黄色的战袍染上了一片嫣红,“父王?!”

    好半天,雷振霆才抬眼,看着雷腾风道:“腾风,你带着冯礼和张仪还有上官清离开离开北方,回西陵去。”

    “什么?”雷腾风一愣,对于雷振霆这神来一笔的命令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拿起雷振霆放在桌上的信一看,雷腾风的脸色比雷振霆更难看起来,“南楚废了墨景黎和定王府结盟了?这怎么可能?”雷振霆苦笑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何况对于南楚人来说,比起定王府…我们才是他们真正的敌人。”这世上,跟墨景祈和墨景黎那对奇葩兄弟一样想法的人毕竟不多。雷腾风看着密函上的内容,“八十万楚军归顺定王府,三十万楚军越过云澜江…”

    “本王一直想不明白慕容慎和南侯突然脱离战场到底去了哪儿。现在才明白…他们去了南楚。”雷振霆长叹一声,有些颓然的道。慕容慎和南侯本身就是大楚的名将,有他们统领南楚派出的三十万大军自然是没有问题了。只是不知道墨修尧到底给了南楚朝廷什么样的好处,才会让他们下定决心这么出其不意的废了墨景黎还出兵支持定王府。

    “父王,我们一起走!”雷腾风道。目前的局势雷腾风已经看明白了,一旦让墨修尧的百万大军赶到,父王就算是有通天之力只怕也无法逃脱了。

    雷振霆淡淡的摇头道:“本王不走,也走不了了。腾风,你今晚就带着三个将军离开。除了随身侍卫不要带任何兵马。冯张上官三位将军无论从年纪还是能力上都是西陵最有潜力的人了,只要你能够压制住他们,西陵就还不会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回去之后…你知道该怎么做?”他重伤在身根本不能长途跋涉,更何况事已至此…他又有何面目再见西陵臣民百姓?与其苟且偷生,不如死得其所。

    “不,父王…”雷腾风焦急的道:“父王,儿子求你…儿子能力不足,根本无法负担起西陵的兴衰。腾风愿意留下断后,求父王带着几位将军先行离开吧。”

    “腾风!”雷振霆厉声道:“你给本王记住,从今以后西陵就交给你了!叶璃一介女流都能够负担起整个墨家军,你是想跟本王说,你连个女人都不如么?”

    “父王……”

    雷振霆闭了下眼,抬手派了派雷腾风的肩膀道:“都怪父王以前限制你太多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记住…不要和墨家军硬碰硬,先保住西陵,总有一日还会东山再起。”这样的话,听总该雷腾风耳中更像是在交代遗言。而事实上雷腾风也明白,如果他今天走了…只怕这也确实是父王最后一次对他训话了。不由得泪流满面,“父王…孩儿…孩儿知道了!”

    雷振霆重重的拍了他一下,转过身去不再看他,“走吧,带上我的令牌去叫那几个人跟你立刻离开。一刻也不要停留。”

    “孩儿遵命!父王…保重!”雷腾风红着眼睛,跪倒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最后看了一眼雷振霆有些苍老萧索的背影,决然而去。

    “腾风,路上如果遇到凌铁寒,就告诉他…我在飞鸿关等他!”

    雷腾风无声的点了点头,掀起帘子走了出去。

    ------题外话------

    泪奔~自己把自己写哭了有木有~感觉自己有点矫情。我为啥就不能痛痛快快的写个主角大杀四方的过程捏。虽然有些地方有逻辑硬伤,但是这一段…偶真滴是这么想滴。乃们可以砸我…顶钢盔中…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07.战场抉择
下一章:409.兵戎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