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411.决战飞鸿关

太平裂 - 411.决战飞鸿关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11。决战飞鸿关

    城楼上的一场旷世大战,原本应当吸引无数的习武之人前往围观的。但是在此时的飞鸿关,却没有人有功夫在意这些。无论是急于想要冲入关内的西陵兵马,还是拼死拒敌的墨家军将士,谁也没有心思却观看这场大战。所有人的心中眼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敌人。

    城门终于被沉重的巨木撞破,墨家军的将士就以血肉之躯挡在城门口上,与敌人厮杀。城楼上,街道上,到处可都见到厮杀中的两军将士。无论是镇南王的即将身殒还是定王妃宁于守城的将士共存亡,都极大的激发了两军将士的士气。谁也不肯有半步退让的浴血奋战着。

    这场血战到底持续了多久没有人知道,包括叶璃在内的所有人几乎都已经浑身浴血,筋疲力尽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关外远处传来的马蹄声。凤之遥精神一震,突然一跃而起,高声叫道:“黑云骑来了!王爷回来了!”顿时,所有还幸存的士兵都为之一振。特别是在听到渐行渐近的马蹄声后,所有人心中都涌起一股无可抑制的喜悦。王爷终于回来了,援兵终于来了。他们…终于守住了飞鸿关!

    随着黑云骑的到来,城门口的守军压力顿时减少了许多。还在城外的西陵大军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阵势不由得一乱,被黑云骑抓住空隙直接冲了过去,顺利的冲入城中。黑云骑最前方一骑,白衣白发,气宇森然,“关闭前后城门!”

    飞鸿关虽然名为关口,但是关内却还是有一个小小的城池的。不过这城池并不大,而且其中住着的多为驻守此地的将士,只有极少数的普通百姓。因为大战在即,百姓都已经撤到了后方,此时城中几乎全都是墨家军的将士了。一关上城门,还没进城的西陵士兵自然要重新费力攻打,而已经进城的西陵士兵却要被困死在城中了。

    “阿璃……”

    “阿璃……”墨修尧策马在街道上疾驰而过,几个不长眼想要涌上前来偷袭的西陵士兵被一鞭子抽出十几丈远。终于在一处转角的街道看到了那个纤细的身影。原本一身白衣上已经被染成了血衣,即使还隔得远远的,依然能够看见,那清丽的容颜上同样沾染了几点血痕。刹那间,墨修尧只觉得心里仿佛被人狠狠的抽了一鞭子一样的疼痛欲裂。

    “修尧?”突然听到墨修尧的身影,叶璃有瞬间的慌神。这一天她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整个人仿佛都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此时乍然听到墨修尧的声音,一时间只觉得似真似幻。

    “小心!”韩明月沉声叫道,手中长剑脱手掷向叶璃身后悄然准备扑上来偷袭的西陵士兵。同时,墨修尧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如惊鸿过水跃到叶璃跟前,一抬手将她揽入怀中。

    “修尧?”叶璃怔了怔,方才看清楚搂着自己的人。

    “阿璃。”墨修尧紧紧的搂住怀中的人儿,平生第一次他感到无比的后怕。他墨修尧算无遗策,全天下人都可以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但是这一次他却真真切切的算漏了,他无法想象如果叶璃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要怎么办。

    墨修尧一手揽住叶璃,另一只手中的马鞭挥动着,道道劲气犹如毒箭一般射向四面八方,一时之间他们周围十丈以内的西陵士兵无一幸免,远处的西陵士兵碍于定王威名也不敢再上前。

    韩明月从倒在地上的西陵士兵身上抽回自己的剑,走上前来道:“你总算回来了。”墨修尧点了点头,这十来年里第一次如此郑重其事的看着韩明月,沉声道:“多谢。”跟叶璃一样,韩明月同样是浑身浴血,曾经风雅公子的形象再也不复存在。而且韩明月身上还有不少的伤痕,很显然,韩明月是一直跟在叶璃身边保护他的。

    韩明月淡淡一笑,虽然脸上还染着敌人的血迹。眼中的笑容却已经多了几分霁月光风的暖意和当年那名震天下的明月公子的风采。

    韩明月知道,他们这么多年的隔阂经过这一战之后或许可以彻底的接触了。韩明月足够了解墨修尧的性格,墨修尧不会恨他,他只会永远无视他。当做从来没有过他这个朋友和兄弟。等到从当年迷恋的迷障中走出来,韩明月终于发现自己为了这一段无望的感情而失去了什么。

    墨修尧回来的动静自然不小,不一会儿功夫凤之遥等人也冲了过来。凤之遥也顾不得寒暄,冲着墨修尧急匆匆的问道:“你带了多少人回来?!”墨修尧道:“三万。”

    凤之遥脸色顿时万分难看,几十万的西陵士兵,三万人有个屁用!

    墨修尧平静的道:“不用担心,冷淮很快就会带人赶到。只要尽量拖延住西陵人的脚步,将他们挡在飞鸿关和小城里就可以了。”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凤之遥也干脆的直接转身,“知道了,不过我也不知道能拖延多少时间。万一有人闯了出去……”

    墨修尧蹙眉道:“个州县都有驻兵,虽然不多,但是阻挡一些残兵还是够得。”

    叶璃淡淡道:“我已经下令让飞鸿关百里内所有的百姓战死撤退了。”

    众人闻言,皆是一喜。除了叶璃他们竟然真没有人想到这个办法。虽然让所有百姓撤退不易,但是以定王府的威望,只要定王妃亲自下令,至少有**成的百姓是会撤走的。解决了最担心的问题,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凤之遥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全力阻拦西陵大军,一定能够撑到冷将军到来的时候。王爷王妃,属下告退!”只要百姓没有大的伤亡,就算损毁一些房屋庄稼,对于墨家军来说都不算是特别大的损失。虽然这几年连年征战,但是又这些年的筹划和发展,整个西北并没有伤到根本。

    “属下告退!”众人齐声道,纷纷转身奔赴各自的战场。

    “对了,雷振霆和凌阁主还在城楼上。”叶璃这才想起来,不过这一场恶战,她自己也拿不准到底过了多少时间了。但是雷振霆一直都没有再出现,如果不是两人依然还在对决中,或者雷振霆已经战死那就是两人同归于尽了。

    对于被自己忽悠过来帮忙的凌铁寒,墨修尧并没有丝毫的担心。横竖凌铁寒就是要找雷振霆报仇,他只是提供一个机会给他顺便救救自己的属下罢了。虽然阴错阳差的让凌铁寒救了叶璃,但是凌铁寒若是因此而丧命,他也不会有愧疚的。

    抬手脱下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在叶璃身上,墨修尧轻声道:“阿璃,先回去换身衣裳吧。”叶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转身往城楼的方向而去的。

    城楼上的大战仍然在持续,雷振霆的逆转功法果然惊人。原本已凌铁寒的武功修为,现在的雷振霆即使没有受伤也很难是他的对手。但是当叶璃等人赶到的时候,身上伤痕累累的人却是凌铁寒。不过凌铁寒一生精研武道,性格坚韧,即使满身是伤却也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听到墨修尧等人走上城楼,雷振霆率先飞身退开了。

    “墨修尧,又是你。”雷振霆眯眼盯着墨修尧,原本深沉苍凉的眼眸或许是因为这场大战,或许是因为墨修尧的提前回来只是他的计划破灭而有些充血。

    墨修尧淡然挑眉,只有被他抓着一只手的叶璃能够明白他此时的心情并非外表看起来那么平和。墨修尧笑道:“自然是本王。倒是本王才有些奇怪,你…怎么都还还没死啊。”

    雷振霆冷笑一声道:“你都还没死,本王怎么会死。”说罢,雷振霆也不再理会一边的凌铁寒,飞身朝着墨修尧的方向扑了过来。但是手中的长剑却直直的指向墨修尧身边的叶璃。墨修尧神色一变,一掌将叶璃送到了韩明月的身后,手中焚灭剑噌的一声出鞘,毫不留情的朝着雷振霆挥了过去。

    “雷振霆,本王一定要你死的很难看!”墨修尧冷笑道。转瞬间两人便交起手来,雷振霆同样毫不示弱,笑道:“谁死得难看还是未知之数。”

    不得不说,连韩明月和凌铁寒这样的人都讳莫如深的逆转功法的逆天效果。雷振霆跟凌铁寒一场大战之后竟然像是并没有消耗太多的精力一般。跟墨修尧打起来依然是出手快如闪电,这感觉让墨修尧几乎想起了十几年前他刚出江湖第一次跟雷振霆对决的时候的感觉。那时候他的武功比起雷振霆来说却是还要略逊一筹。但是现在的墨修尧正当壮年,而雷振霆却已经渐渐的开始衰老。墨修尧有绝对的自信自己现在的武功修为绝对强过雷振霆,但是即使如此,此时与雷振霆动起手来,墨修尧依然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见此情形,凌铁寒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战团。这种情况下也没有所谓的以多欺少了。雷振霆使用逆转功法,早就必死无疑,在场的人也没有必要跟着他一起陪葬。更重要的是,现在让墨修尧退出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如此,凌铁寒也不介意两个大一个。

    有了两个决定高手的压制,雷振霆终于渐渐落了下方。但是即使如此,凌铁寒和墨修尧也同样新添了不少的伤痕。这一战,一直从白天打到晚上。叶璃和韩明月两个根本插不上手,却是谁也不敢离开半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打斗中的三人。

    看到最惊险处,韩明月终于忍不住长啸一声,朗声大笑起来。叶璃站在一边看着,唇边也多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韩明月看着天下三大高手的决战,竟然也突破了心境,从此多年来一直未有寸进的武功更上一层楼。想必再过几年,天下四大高手之列必然会有明月公子的大名了。

    夜色下,整个飞鸿关依然是灯火通明,小小的城池里,每一条大街小巷都有无数的士兵在厮杀着,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城池。后方的城墙上,元裴老将军带着不多的将士驻守在城楼上。城楼下是一道只有前面的飞鸿关大门三分之一宽度的城门,但是这座城门后就是一马平川的大半个西北地区。所有的将士都是满脸的疲惫,但是却都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兵器,一次一次的砍杀着冲上前来的敌人。后方就是他们将要保护的百姓和土地,他们已经无处可退。除了将敌人杀死在城门里,他们别无选择。

    又一波西陵士兵越过挑挑街巷和墨家军士兵的截杀冲了上来。元裴神色肃然,朗声道:“弓箭手,射!”羽箭如骤雨一般射出。一群敌人倒下了,很快又有人继续冲上来。守在城门下的将士冲上去,与从羽箭中冲出来的敌人近身肉搏。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日子仿佛永无止境的时候,远处终于再一次响起了沉重的马蹄声。即使远远地也能让人感觉到大地震动的声音,那时千军万马疾奔而来的声音。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来的人会是谁。墨家军将士疲惫的脸上再一次绽放出光彩,“援兵来了!”

    “援兵来了!兄弟们,给我杀!拦住西陵人!”

    “援兵来了!”整个小城里随处可见墨家军将士的欢呼声,然后双方的战斗也更加激烈起来。

    冷淮带着的百万大军冲入飞鸿关,西陵的几十万兵马顿时就一溃千里了。原本几十万人马被墨家军不过十几万人挡在城里一整天还死伤极重,本身就有些军用涣散了。此时再突然多出来百万大军,西陵士兵就算意志力再顽强也忍不住要崩溃了。等到天还未亮的时候,小城里的战事便已经到了尾声。城中的西陵兵马死的死,降得降。冷淮带着人赶到后方城门时,刚好来得及扶住了有些摇摇欲坠的元裴。

    元老将军已经年过七十,这一天一夜打下来对于年轻人来说就已经累得不轻了更何况是元裴这样高龄的老人家。看到冷淮,元裴同样也松了口气,如果冷淮再来晚一些,他们就真的撑不住了,“冷…冷将军……”

    冷淮歉然道:“元老将军,是我…我们来迟了,辛苦你们了。”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元裴连声道。接着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冷淮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他,“元老将军…元老将军…大夫!”

    正好凤三也往这边来了,听到冷淮的声音连忙飞快的掠了过来。拉起元裴的手把了把脉才松了口气道:“没什么大碍,大概是太累了。先让人送元老将军回去。回头再让沈先生诊治一下吧。”

    见元裴没事,冷淮才松了口气。元裴可说是墨家军现存的年纪最大的老将了。如果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对于墨家军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派人护送了元裴回将军府,冷淮和凤之遥有命令刚刚赶到的将士大街小巷的各处搜寻有没有漏网的西陵兵马。等到安排完这一切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大亮了,两人这才松了口气。各自对视了一眼,凤之遥突然开口叫道:“王爷和王妃还在城楼上!”如果墨修尧已经解决完了雷振霆的话,定然会和叶璃一起出现主持大局。之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两人,必然是城楼上的决战还没有结束。

    两人匆匆感到前面飞鸿关的城楼上时,秦风等人早已经到了。虽然都是一身伤痕累累,毫无信心的或靠或坐在城楼上,但是所有人的神色都显得无比的轻松。凤之遥不由得也是一笑,耸了耸肩走到一边的阶梯帮靠着秦风在城墙下坐了下来。这一仗打完,大约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不用打仗了,可不是应该轻松了么?作为一个军人,一辈子都没有上战场的机会或许是一种悲哀。但是作为一个国家,如果一辈子都现在战争中,那还不如早些亡国算了。

    看到凤之遥冷淮等人接二连三的出现,雷振霆终于明白他再一次败给了墨家军。出手的攻势也越发凌厉了起来。但是经过这一天一夜的激烈打斗,雷振霆的耗损却远比凌铁寒和墨修尧要厉害的多。逆转功法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保证雷振霆在这二十四个时辰内就是无敌的状态,就算他在厉害在凌铁寒和墨修尧这两个可算是当世最高的高手联手之下同样也伤的厉害。作为一个人,即使提前消耗了所有的生命力也是有极限的,所以在连续几次猛烈攻击之后,墨修尧和凌铁寒都清楚的感觉到了雷振霆的变化。

    两人对视一眼,凌铁寒手中长剑划过一道长虹直奔雷振霆的胸口而去。而身后的墨修尧却是凌空而去,一剑从上到下的插向雷振霆的头顶。

    雷振霆冷笑一声,飞身让开了墨修尧从上方刺来的剑,一只手伸手硬生生的抓住了凌铁寒的长剑。然后顺着凌铁寒的剑势冲了上去一掌拍向凌铁寒的胸口。

    墨修尧等到正是这个时候,原本往头上刺得那一剑就是个幌子。头顶死穴这么重要的位置,除非雷振霆不能动弹了否则又怎么会轻易让人给刺刀。墨修尧剑势一转,焚灭剑划过一道寒芒,瞬间没入雷振霆的右肩。雷振霆拍向凌铁寒的掌势一顿,凌铁寒手中剑一拧,从雷振霆手中抽了出来,矮身一挥与墨修尧一左一右斩向雷振霆的双腿。

    突然受了墨修尧一剑,雷振霆吃痛之下飞快的跃开。躲过了墨修尧和凌铁寒后面的两剑,不过左腿还是被凌铁寒的剑划出了一道血痕。

    雷振霆一直退到城墙边上才守住付的脚步。低头看了一眼右肩上的伤皱了皱眉。这一剑伤的并不重要,但是他右肩上前些日子才刚刚受了叶璃的枪伤,伤势并未痊愈。如今在加上墨修尧的这一剑自然是雪上加霜。何况逆转功法并不能让他全然的无视痛楚,无数的伤痕和痛楚加诸在身上,让他的实力再一次大打折扣。

    墨修尧和凌铁寒也不着急,各自紧握着手中长剑神色漠然的看着雷振霆。事到如今,以雷振霆的性格绝对不会再逃跑了,怕只怕他临死了还想要拉一个人来陪葬。

    雷振霆淡然一笑道:“能够与定王和阎王阁主一战,本王也不枉此生了。”

    凌铁寒神色淡然并不言语,墨修尧却是冷然一笑道:“本王从来没打算要和你一战。本王要的只有一件。你死、我生。”

    雷振霆愣了一愣,忍不住仰天长笑,“哈哈…定王果然不愧是定王,墨流芳生的好儿子!墨修尧…今天若不是凌铁寒在这里,死在本王手中的绝对是你!”这世间最不可捉摸的便是人,但是墨修尧却偏偏能够算准人心。所以连凌铁寒这样的高手都可以任由他调动。或许叶璃说的没有错,当年的定王府正是因为人心险恶几近毁灭,墨修尧痛定思痛,竟然可以参透人心所有的欲念和企图。所以,他才会败在他的手中。

    墨修尧并不在意雷振霆的嘲讽,淡然道:“如果凌阁主不在这里,你就不会死在这里了。本王自然还有别的法子让你死。”

    雷振霆哈哈大笑,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明白他在笑些什么。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等到他终于笑够了,雷振霆才重新站起身来,手中长剑一指墨修尧道:“好!好…本王就来看看。定王能让本王怎么死!”

    墨修尧唇边勾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城楼上的气氛再次一边,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定定的望着对峙中的三个人。这世上武功成就最高的三个人的生死决战,马上就要分出胜负了。同时也代表着,这场持续了数年之久的逐鹿之战,最后的赢家即将出现,即使…许多人早已经知道最后天下谁属,却依旧忍不住心驰神荡,不能侧目。

    ------题外话------

    写到最后,偶都要以为雷振霆是不是爱上墨流芳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10.深谋远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