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太平裂 > 412.镇南王之死

太平裂 - 412.镇南王之死

所属目录:太平裂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12。镇南王之死

    城墙上,掠起几道炫目的光芒。只见三个人影飞快的拔地而起,然后战成了一团。寻常的习武之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打斗,只看见无数的虚影在空中掠过,还有那四面八方激射而来的剑气劲力。众人纷纷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抬头仰望着这场旷世大战。

    唯一能够看出一些名目的也只有韩明月一人了,但是此时韩明月也是定定的望着空中那大战中的三人,目光专注自然也没有心思回到旁边的人的问题了。

    只听一声巨响,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天上掉落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城楼上的地面上。韩明月和秦风二人一左一右挡在了叶璃的前面。等到众人望过去的时候,便看到雷振霆摔倒在地上,右手的手腕和双腿上都有鲜血潺潺流淌着。雷振霆神色萎顿的躺在地上,目光黯然脸色惨白,韩明月一眼望过去便放下了心来。雷振霆显然已经被人废了武功,又伤了手脚已经没有任何杀伤力了。

    很快,墨修尧和凌铁寒也同时落到了地上。两人的情形也不太好。墨修尧雪白的衣衫上染上了好几道血痕,左臂上一道伤痕更是触目惊心。凌铁寒蓝色的布衣上裂了一条常常的口子,一道细细的伤痕从脖子上划过,只要再重伤一分只怕就是两败俱伤了。

    “修尧……”叶璃看着墨修尧一身的伤势,微微蹙眉。墨修尧的心情却是极好,处理了雷振霆之后,这些年来墨修尧处心积虑的想要收拾的人就差不多都收拾过了。就连眉宇间原本的那一丝阴郁煞气都消散了不少。

    “阿璃,我赢了。”墨修尧微笑道。

    叶璃微微点头,轻声道:“我知道。”

    “咳咳…”跌坐在地上的雷振霆轻咳了两声,咳出一口血来。回头盯着墨修尧问道:“为什么不杀了我?”墨修尧冷声道:“本王说过…必定要你生不如死!本王说话一向算数!”

    雷振霆不屑的笑道:“本王倒是没想到,定王也爱好凌虐俘虏这一招。”

    “既然你承认自己是俘虏就行了,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墨修尧笑道,“想不想知道本王打算怎么招待你?”墨修尧眼中骤然迸射出凌厉的狠意,仿佛很不的将雷振霆撕裂了却又偏要容忍着让他活着一般。

    雷振霆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突然一道剑光闪过。墨修尧勃然大怒,“凌铁寒,你找死!”只见凌铁寒手中长剑一剑刺入了雷振霆的胸口,虽然一道血光飞出。再看雷振霆胸口已经被开出了一个血洞,顿时出气多入气少,显见就要活不成了。

    凌铁寒站的位置本来就比墨修尧近,墨修尧又一手扶着叶璃。凌铁寒这一剑又快又狠墨修尧哪里来得及阻拦?雷振霆被凌铁寒刺了一剑之后,不但没有感到痛苦,反而带着嘲讽的笑意看向墨修尧。仿佛在说,你不是想要我生不如死么?本王现在就要死了。

    “呵呵…凌铁寒…十三弟…多谢了。”雷振霆淡淡笑道,黯然失色的目光在墨修尧和叶璃身上流过,眼中划过一丝遗憾和担忧。却什么也无法在说出口,慢慢的,眼眸中最后一丝光彩也渐渐地淡去。

    “修尧!”叶璃拉住墨修尧想要拍向凌铁寒的手,轻声道:“我有些累了,咱们回去休息吧。”

    墨修尧眼神一暖,低头看着叶璃清丽的容颜上尚未拭去的血迹,眼中更多了几分歉疚,“好,我们先回去休息吧。冷将军,凤三,这里交给你们了。”

    凤之遥苦着脸点点头,他也一天一夜没有歇息了好不好?

    叶璃回头对凌铁寒道:“凌阁主可以在城里养好了伤再走,沈先生那里有不少伤药。”

    凌铁寒拱手道:“多谢王妃。”

    看着墨修尧和叶璃相携而去,凤之遥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雷振霆的尸体,皱眉道:“这个要怎么处理?”虽然是敌人,但是雷振霆到底是一代枭雄,凤之遥也不愿意太过折辱他了。俗话说,人死债消,再多的仇恨人死了还能算什么?不过雷振霆如果落到墨修尧手里,只怕真的要死无全尸了。

    冷淮挑了挑眉,也是和凤之遥一个意思。冷淮是正统出身的武将,对名将总是怀着几分敬意的。除非必要,一般也不愿再战场以外的地方折辱敌人的尸体,那时弱者的行为。

    凌铁寒扫了一眼地上的雷振霆,道:“本座将他带回西陵,未知可否?”

    “当然可以。”冷淮和凤三对视一眼,凤之遥道:“不过…必须由定王府火化,凌阁主只能带骨灰回去。”不是凤之遥太过谨慎,而是有过墨修尧死而复生的事情之后,凤之遥实在是不想再冒丝毫的风险了。

    凌铁寒也不在意,他能为雷振霆收尸,就算得上是很够义气了,点头道:“无所谓。本座可以等几天。”凤之遥道:“不用等几天,很快就好。”他可不想让凌铁寒在这里等几天,看王爷的意思分明对雷振霆余怒未消,说不定回过神来又要找凌铁寒麻烦呢。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凌铁寒现在身受重伤,不用王爷出面定王府也有的是办法弄死他。但是看王妃的意思却明显不想让凌铁寒死了,万一王妃跟王爷赌气,对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可没有什么好处。

    冷淮自然没有凤之遥想得多,有些奇怪的看了凤之遥一眼,想想也没什么不对,点头称是。凌铁寒点头道:“如此多谢了。”

    “凌阁主不用客气,说起来我们还要谢谢凌阁主呢。”凤之遥真诚的道。不管是为什么,凌铁寒救了他们包括王妃在内的许多人的命都是事实。若不是凌铁寒来得及时,今天的结局还真是不好说。

    叶璃和墨修尧回到将军府中,梳洗了一番之后,墨修尧出来便看到叶璃坐在桌边望着跟前的餐点出神。虽然刚刚经过一场险些全军覆没的大战,但是将军府的下人们还是十分尽职的准备好了可口的早膳,在两人回来之后不久就送了上来,供两人梳洗之后正好可以食用。

    刚刚梳洗过后的叶璃,换下了一身的血衣,洗去了脸上的疲惫和血腥,显得更加清丽动人。看着她望着眼前的餐点怔然出神的模样,墨修尧不悦的皱了皱眉,直觉的有些不喜。轻轻走上前去,从背后将她圈在怀里,墨修尧轻声问道:“阿璃,在想什么?”

    叶璃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没什么…。这些日子一直都崩得紧紧的,突然松懈下来倒是有些无所适从了。”

    墨修尧歉疚的蹭了蹭她的发丝,柔声道:“都是我不好,阿璃…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你心烦了。以后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做什么,好不好?”是的,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人心烦,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威胁到他的阿璃了。北戎败了,三五十年内也别想缓过气来。雷振霆死了,西陵大多数的精兵都留在了飞鸿关。南方还要面对大楚由慕容慎和南侯带领的三十万大军,国内还有镇南王府和西陵皇室的恩怨,以雷腾风的能力能够自保就算是不错了。至于南方的大楚,墨景黎被流放了,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娃娃登基,大权不过是掌握在权臣和太皇太后手中罢了,也兴不起什么风浪。以后…这天下还有谁敢动他的阿璃?

    叶璃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墨修尧眨了眨眼睛,笑道:“阿璃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叶璃问道:“你打算收兵了?”

    “该打的都打完了,不收兵还能干什么?”墨修尧笑道。

    叶璃默然不语。她却是没想到墨修尧这么快就打算收手了,这些日子墨修尧的计划和决策一直让她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并不是说有野心有什么错,墨修尧有那个实力,也有那个资格去问鼎天下,甚至一统天下。但是或许是这些日子以来,一场比一场更残酷的战事,让她对战争产生了一种无可抑制的厌恶。这几年看到的死人实在是太多了。

    将叶璃搂入怀中,墨修尧俊美的容颜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轻轻拍拍叶璃的后背柔声道:“阿璃是不是累了,不如先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叶璃无意识的点点头,靠在墨修尧身上渐渐的闭上了眼睛,她确实是有些累了。等到叶璃睡熟了,墨修尧才轻手轻脚的将她抱起放到里面的床上。俯身看着熟睡中依然微微蹙着秀眉的娇颜,墨修尧怜惜的抬手轻轻勾画着她的容颜,低声笑道:“傻阿璃,本王怎么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呢?何况…本王若是都打完了,墨小宝岂不是要变成败家子了?”

    轻轻为叶璃盖好了被子。墨修尧转身出去,外间放置着的算上最上方的宣纸上有些凌乱的写着几行自己,显然是字迹的主人在匆忙中忘记了收起来的:兵罢淮边客路通,乱鸦来去噪寒空。可怜白骨攒孤冢,尽为将军觅战功。

    用这首诗来形容墨家军或许略有些偏颇,但是却也很明显的看出了写字的人对目前的局势的看法和心情。

    叶璃确实是累的不轻,这一觉睡醒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再次暗了下来。若不是墨修尧担心她太久没有进食对身体不好,说不定还会继续睡下去。

    叶璃坐起身来,看着悠然的坐在自己的床边跟自己睡过去之前没有丝毫变化的墨修尧,就知道他一直都没有休息。其实这一天多累的并不只是叶璃和飞鸿关的守将们。墨修尧在半道上听说叶璃还留在飞鸿关,就带着人快马加鞭的赶回来,接着又是和雷振霆的一场大战,说不累是不可能的。

    “怎么没有休息?”叶璃秀眉轻蹙,轻声问道。

    墨修尧含笑摇摇头,轻声道:“看着阿璃,不累……阿璃已经睡了很久了,该起来用一些晚膳了。”叶璃无言的望着眼前笑容温柔的男人,仿佛之前面对雷振霆和凌铁寒的阴沉暴戾从未存在过一般。看着她不做声的模样,墨修尧笑容微敛,抬手将叶璃搂入怀中,轻声问道:“阿璃在生我的气么?”

    叶璃沉默了片刻,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不,我知道…你是对的。”

    墨修尧也沉默了下来,半晌才含笑看着叶璃道:“只是不能接受对不对?不错,这次的事情…我是故意的。墨景黎的那几个废物怎么可能伤得了我。其实…从最初阿璃让人将苍茫山的细作名单交给我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个打算。我了解墨景黎,我知道他在被逼急了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阿璃你看,现在…一切都向我想象的一样发展的。只是…我没想到,阿璃你竟然没有听我的话离开飞鸿关。若不是凌铁寒即使赶到…幸好,当初留凌铁寒一命果然是对的…。”墨修尧搂着叶璃的腰间的手有些微的颤抖,但是他低头看着叶璃的眼中和低声的声音中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这样固执的笑意却让叶璃心中更加的酸涩。

    她不能怪这个男人。叶璃轻轻靠在墨修尧的怀中默默地想着。无论他有再多的事情,再多的想法让她无法认同无法接受,她却都永远也无法责怪他。这并不是他的错,他想要报仇,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和爱人,想要定王府在这个世上延续下去,想要以最小的付出得到最多的回报。无论从哪儿来看他都没有错。

    墨修尧轻轻地搂着叶璃,吻了吻她的发丝,轻声笑道:“我多想将阿璃藏在这世上最安全最美丽的宫殿里,让所有人都不能看见,也永远没有人伤害得了阿璃。可是我不能那样做…我知道阿璃不喜欢那样。所以…我要阿璃跟我站在一起,一起面对所有的一切,即使是阿璃不喜欢的。阿璃,你别讨厌我好不好?”

    即使知道你讨厌这些,但是我却宁愿将这些最残酷的东西撕裂在你面前给你看。因为这就是墨修尧…墨修尧不是霁月风光的世家公子,也不是清气出尘的世外仙人,墨修尧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地狱修罗。虽然阿璃从来就不是养在温室里弱不禁风的娇贵小花,但是阿璃的心底深处却永远都是那样的善良和柔软。怎么会喜欢这样血雨腥风的残酷算计和血流成河的战场呢?可是…怎么办呢?墨修尧只想要你陪着。

    “修尧……”叶璃轻声叹息,抬起头望进他温柔却又充满了固执坚持的眼眸。抬手轻触他雪白的发丝,低声道:“不是你错,我为什么要怪你。我只是…有点难过而已。我很想说服自己,他们的牺牲都是有价值的。即使飞鸿关二十万守军全部战死了,至少也可缩短数年的战乱时间。这期间…少牺牲的将士和百姓何止二十万?何况…我这点难过算什么?甚至大多数人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又能为他们难过到哪儿去?这么多人,就算我难过到死,一个人能给他们的感情连半刻钟都不到,而我的这点难过,对他们来说有算得了什么?只是…他们每个人都是有家人,有亲人孩子的,他们的伤痛却是一辈子的。所以…修尧,我没事。我真的只是有一点难过而已。很快,就会好的。”

    墨修尧低头,轻柔的拍着叶璃的背心无声的安慰着她。将一切看得这么透彻的叶璃更给人一种从未有过的脆弱感。墨修尧将搂在怀里,有些单薄的唇边带着固执的坚持和痛惜。

    “抱歉,阿璃。”墨修尧沉声道。他对她感到抱歉,但是他不会认错。与叶璃一样,身为墨家军的最高统帅,他并没有做错任何一个决定。即使今天墨家军来不及救援,整个飞鸿关的将士全数战死,甚至西陵士兵闯入飞鸿关内肆虐,也没有人能说定王的这个决定是错的。他率领人数低于敌人数倍的墨家军连续面对三个国家的围攻,这一次更是毕其功于一役,将战乱的时间大大的缩短了。身为一个上位者,他是正确的。

    他对不起的只有他的妻子,他的爱人。让她承受了这么多原本就不应该由她来承受的痛苦和抉择,让她亲自葬送了由她自己一手训练一手组建的麒麟。从头到尾,他墨修尧对不起的,只有叶璃一人——他最挚爱的,曾经决定要永远呵护让她快乐无忧的妻子。

    “没关系。”叶璃轻声道,心中柔肠百结。无论他做了什么她都会原谅他的,叶璃在心中淡淡的微笑。原来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已经如此的爱他。

    “阿璃,以后再也不会了。”

    “好,我知道了。”心中那些隐隐的痛楚或许永远不会消失,但是却会渐渐地淡去。人生从来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而现在,已经很好。一个能够睥睨天下翻云覆雨却为了你的心情好坏忐忑不安的男人,几个聪明可爱乖巧机灵的孩子,一群真心诚意永远为你着想的亲人,还有一群忠肝义胆的朋友和下属。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么?或许她和墨修尧的有些想法永远都不会一样,比如她不喜欢阴谋诡计而他却最擅长阴死人不偿命。又比如她一直认同的生命的可贵,而他并不介意拿不相干的人的生命当筹码玩弄。但是,他会为她退让,她会包容他。这就够了。

    “王爷,王妃。属下求见。”门外响起凤之遥的声音。

    不一会儿,墨修尧和叶璃便相携出现在外面的花厅里。来求见的并不是只有凤之遥一人,冷淮,韩明月,何肃,就连早上昏死过去的元裴将军也都在场。看到两人相携而来,凤之遥暗暗松了一口气。

    凤之遥不仅是墨修尧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好友,这些年来也算得上是叶璃的好友了。凤三公子对这两个人自然比一般人都更了解一些。原本以为这一次回来两人之间必定会有一些矛盾,却没有想到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凤之遥不由得多看了叶璃几眼,心中对叶璃的评价更高了几分。

    接收到墨修尧警告的眼神,凤之遥才轻咳了一声收回了打量的眼神,笑道:“王爷,王妃,打扰了。”

    墨修尧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还知道啊,这么晚了来干什么?”

    叶璃无奈的抬手拉了拉,含笑对元裴道:“老将军,身体可好一些了。”

    元裴连忙道:“多谢王妃关心,末将还好。只是年纪大了,有些不中用,倒是让王妃见笑了。”叶璃微笑道:“老将军哪里话。这一次多亏了老将军坐镇。”

    “阿璃说的是,元老将军,请坐吧。”看到叶璃扫向自己的目光,墨修尧也从善如流的含笑道,“大家都还没有用晚膳吧,不如一起用?”

    凤之遥默默翻了个白眼:是你和王妃还没有用晚膳吧?

    定王亲自相邀众人自然也不好拒绝,片刻间,丫头便送上了准备好的晚上。都是一些极为清淡的食物,这些天大家都累的不轻,谁也没有认真用过一餐。一时间倒也胃口大开,十分愉悦的用了一顿丰盛可口的晚膳。

    等到丫头们将残羹都撤了出去,墨修尧才问道:“这么晚来,是有什么急事?”

    冷淮起身道:“启禀王爷,我们是想问…西陵那些俘虏应该怎么处置。”其实这原本并不是什么急事,不过他们被凤之遥扯过来,凤之遥这会儿却一副吃饱喝足装死的模样,冷淮无奈只得拿出这件事来说说了。

    虽然不急,但是这却并不是一件小事。被俘虏的西陵士兵足足有近十万之众。这么多人,无论放在哪儿都是一个大问题,无论怎么处置都很麻烦。

    闻言,墨修尧眼眸一闪。正要说话却在看到身边的叶璃的时候顿了一下,沉吟了片刻道:“派人送回去交给西陵。咱们也不要多了。一个士兵五十两白银。”

    冷淮犹豫了一下,“西陵人会同意么?”五十两并不多,但是十几万人加起来就很多了。更何况,这念头想要征集十万兵马并不是难事。至少绝对用不了五六百万两白银,对于西林来说这并不是一桩很划算的买卖。

    墨修尧冷笑一声道:“你将此事公告天下,他们不同意也得同意。是在不同意…就将人全部送到北方去种地。”北方被北戎人糟蹋的不成样子,正好缺人开荒种地。

    冷淮一想,不由得也是一乐。果然还是定王足智多谋,“末将遵命。”

    ------题外话------

    期待虐人滴亲们失望了木有,雷振霆木有被虐,被凌铁寒一剑了解了。这也算是…对一代高手一代枭雄最后的尊重吧~汗哒哒~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