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14.棘手的皇位

盛世曲 - 414.棘手的皇位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14。棘手的皇位

    飞鸿关战事一定,墨修尧和叶璃便启程回了璃城。打天下靠的是武力,治理天下却不能靠武力。即使有清尘公子坐镇,璃城还是有不少事情需要墨修尧亲自回去处理。从去年离开璃城前往北境算起,两人离开璃城竟然已经有整整十个月了。十个月看似很长,但是平定北境,驱逐北戎,打败南楚和西陵,这么多的事情算下来时间却是短的惊人。这么多的军功战绩,无论放在谁身上都足够三辈子也受用不尽了。而墨修尧和叶璃只用了区区十个月,当所有的人回过神来,回顾这些彪悍无比的战绩的时候,除了惊叹也再也无话可说。

    十个月看似很短,却又很长。足够两个才刚刚满月连翻身都还不会的孩子坐在大人怀中好奇的望着四周丫丫学语。当叶璃看到抱在两位徐夫人怀中的两个宝宝时,终于忍不住再一次落下了眼泪。两个宝宝才刚刚满月就被寄养在徐家,将近一年的时间连父母的面都没有见过,怎么能让叶璃不心生愧疚。

    幸好,虽然可以说几乎没见过父母的面,但是两个孩子却并不认生。徐大夫人含笑将穿着想着白狐毛边月白色小锦袄的小娃娃放在叶璃手中,笑着逗道:“麟儿,叫娘亲…叫娘……”

    小娃娃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叶璃。只觉得抱着自己的怀抱香香软软的带着一股很舒服的香气,跟平时爱抱着自己的舅奶奶和舅母不一样。不过他很喜欢。小娃娃吵着叶璃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跟着徐大夫人叫道:“娘…娘亲……”

    “麟儿都会叫人了?”叶璃惊喜的道,抬眼望着旁边徐二夫人手中抱着的另一个穿着粉色锦衣的小宝宝。徐二夫人笑道:“这两个孩子跟小宝一样,都聪明的很呢。心儿,叫娘亲。”

    小心儿对着叶璃咯咯的笑了起来,甜美的小脸上满是亲近之意。显然也是一点儿也不认生,还生出小手朝着叶璃叫道:“娘娘,抱抱……”

    叶璃只觉得心中软绵绵的,仿佛有什么在微微的发热。小心的将小心儿也接到自己的怀中坐着,幸好两个孩子都快要满走周岁了,一左一右坐在叶璃怀里倒也坐得住。两个小宝宝从小在一起长大,感情也很好。不但不会争怀抱,还在叶璃的怀里互相拉着小手咿咿呀呀的兀自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儿。

    墨修尧站在叶璃身后,不时的伸手帮她扶着怀里的小娃娃,唇边也染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将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煞气冲洗的干干净净。

    墨小宝站在叶璃身边,有些遗憾的望了望叶璃怀中的两个小宝宝。他已经长大了,不能再让娘亲抱抱了。至少…不能跟弟弟妹妹娘亲的抱抱了。

    “娘亲,小宝也好想你。”墨小宝眼巴巴的望着叶璃道。

    叶璃含笑道:“娘亲也想你,这些日子有没有听大舅舅的话?”想起前些日子要送墨小宝回璃城的时候,墨小宝临走时那委屈的小模样,叶璃心中也是一阵愧疚。虽然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但是墨小宝本就是一个极聪明的孩子,那个时候即使没有人跟他说他肯定也明白情况很糟糕,所以才半点啰嗦都没有的跟着侍卫走了。这些日子只怕也是担心的很。

    墨小宝连连点头,“小宝最听话了,不信娘亲你问大舅舅。”墨小宝越大越顽皮,偏偏他脑子又聪明。没有一点本事的人即使被他恶整了也抓不到证据。整个璃城里也就只有徐清尘能够制得住他了。

    “你听话?昨天是谁闹着死活要去飞鸿关的?”门外,徐清尘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传了进来。很快,一身白衣如雪的神仙公子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有一种人是,是天生便被上天眷顾着的。就连时光在他的身上仿佛都凝固了一般。如果说墨修尧这么多年来俊美不改是因为高深的功力的话,那么徐清尘就是天生的被上天眷顾的宠儿了。徐清尘的年轻并不会让人觉得稚嫩,那俊美出尘的容颜气质让他仿佛拥有青年的俊美和中年人的沉稳,却又不同于常年案牍劳形的朝臣的持重。另有一股闲云野鹤般的悠然。

    徐清尘踏进厅中,含笑道:“不到一年时间,连败四国。如此战绩前所未有,恭喜王爷了。”

    墨修尧笑道:“哪里,若不是有清尘兄坐镇璃城,本王又岂能如此放心?更不用说征战天下了。”这话并非虚言,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需对一场战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近一年的时间正是因为有徐家几位坐镇西北,墨家军几乎从来没有因为军需粮草之类的问题烦恼过。有这样的后勤支持,要打胜仗自然也就容易得多了。

    徐清尘淡淡一笑,并不谦虚。彼此都是聪明人,自然看得出对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何况以叶璃和徐家的关系,再和外人一样推脱谦虚就显得虚伪疏离了。

    徐清尘坐了下来,两位徐夫人知道他们要谈正事便起身出去了。叶璃刚刚回来自然舍不得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便也留了下来。两个宝宝坐在叶璃怀中,看到一直带着自己的两个舅奶奶走了也不着急,惹得徐二夫人不禁笑骂两个小没良心的。

    墨修尧从叶璃怀中接过穿着粉色锦衣,带着银色的脚环手环,长得玲珑可爱的小心儿在叶璃身边坐下。离了娘亲的怀抱,小心儿也不哭闹,因为这个白白的人她也很喜欢。好奇的抓着墨修尧白色的长发轻轻拽着。墨修尧无奈的看了女儿一眼,抬手取出一颗雕刻精美中间镂空了有鸽子蛋大小的玉珠塞到她手里玩儿。心儿也不嫌弃,低头好奇的玩着手里的玉珠。

    墨小宝看看娘亲怀里的弟弟和父王怀中的妹妹,可怜巴巴的蹭到徐清尘身边去了。徐清尘含笑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墨小宝这才到徐清尘下首的位置坐了下来。

    大厅里安静了片刻,徐清尘才道:“原本你们刚刚回来,不该来打扰你们。不过,有个事情还是要王爷亲自看看。”徐清尘从袖中取出一封折子。叶璃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什么了,明黄色的外壳上勾描着一头张牙舞爪的巨狼,这是北戎的国书。

    “北戎又有什么事情?”叶璃皱眉问道。对于北戎人,叶璃一直没有什么太好的映像,即使他们曾经与北戎太子有过某些形式上的合作。

    墨修尧一只手抱着女儿,腾出一只手来接过国书看了看皱眉道:“用容华公主换回耶律野和北戎将士的遗体?”墨修尧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有些烦恼的看向叶璃,“耶律野的遗体在哪儿?”

    叶璃哑然,她还真不记得耶律野的遗体在哪儿了。当时忙得不行,打扫战场的事情也不归她管,哪儿记得这种事情。

    墨修尧有些不满的道:“他们既然想要换回耶律野的遗体,怎么现在才来?”这么长时间了,谁知道把耶律野的遗体塞到哪儿去了?

    徐清尘忍不住抽了抽唇角,道:“北戎冬天千里冰封,现在才刚刚开春不久,他们的使者已经到了璃城,算是快了。”而且北戎肯定也要观察一下局势,如果墨家军败给了西陵和大楚联军,谁还跟你换啊。直接挥军再打过来就是了。、

    墨修尧有些不耐烦的点点头道:“行,本王知道了。告诉他们,要换回耶律野和北戎的将士可以。不过只有一个容华公主不够。”

    “你还想要什么?”徐清尘挑眉道。

    墨修尧笑道:“那就要看清尘公子能够让他们再拿出来一些什么了。”好处自然是多多益善,定王府是富可敌国,但是也顶不住人太多啊,什么地方不用钱?

    徐清尘点头道:“我知道了,不过…你能找到耶律野的遗体?”以墨修尧的性格,不用想也知道耶律野最后的下场肯定不是入土为安了。

    墨修尧一脸你傻了的模样看着徐清尘,“耶律野的骨灰是金子做的还是上面刻字了?”

    平生第一次被人质疑自己的脑子,但是清尘公子甘拜下风:所以你打算随便用点什么灰糊弄人家么?

    “你真的打算将容华公主换回来?”徐清尘有些怀疑的看着墨修尧,印象中墨修尧可不时什么良善的人,除非是有利可图。但是清尘公子是真想不到北戎还有什么利可以让墨修尧图的。土地是别想了,就算北戎人肯给,出了边关就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也没有几个百姓肯去住,一年至少有八个月都得时不时的忍受北戎人的肆掠。现在中原人自己都还没搞定呢,墨修尧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把手往外伸。其余的,北戎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墨修尧看上眼了。

    墨修尧点头道:“这个自然。北戎人不都说了么,容华公主是阿璃的义妹。若是定王妃的义妹被北戎人怎么着了,丢脸的还不是我定王府?”

    “咱们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徐清尘扬眉道。叶璃和容华公主关系是还不算差,但是也没有好到要结拜的地步。

    墨修尧挥挥手道:“这个无所谓,对了,最好是告诉北戎人,本王对他们的战马很有兴趣。”

    “如果他们不同意呢?”中原的战马品种一直不如北戎甚至不如西域。即使有引种外邦的宝马回来,时间久了也会变得大不如前。而北戎和中原世代为敌,战马更是严禁从任何渠道进入中原。虽然这些年,定王府暗地里从各种渠道也得到了一些,但是那数量实在是少得可怜。也难怪墨修尧这一次会这么大方了。

    “不同意?”墨修尧冷笑道:“那本王就自己去拿了。”

    “我知道了。”徐清尘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墨修尧的决心。有了徐清尘的表态,墨修尧神色立刻便缓和起来,将这件事情抛到了一边。清尘公子肯表态的事情,就说明十之**是没有问题的了。

    说完了北戎的事情,徐清尘看了看墨修尧挑眉笑道:“另外,这段日子一直有人在跟我打听一件事情。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答复,正好问问王爷的意见。”

    “什么事情能够难住清尘公子?”墨修尧不以为然的道。显然是认为徐清尘太过无聊了打算来找自己的茬儿。徐清尘把玩着手中的青花茶盏,清俊的眼眸盯着墨修尧道:“很早以前就有人在跟我打听,王爷打算…何时登基。”

    “登基?”墨修尧握着心儿的小手把玩着的手顿了一下,皱眉道:“谁说本王打算登基为帝的?”

    徐清尘挑眉道:“没有谁说,但是显然说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包括清尘公子么?”墨修尧问道。

    徐清尘含笑不语,答案显而易见。

    “本王没打算登基。”墨修尧正色道,想要当皇帝他早当了,何必拖拖拉拉这么多年?徐清尘轻声叹息,微微皱眉道:“你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利弊。”清尘公子是单纯的从治理天下的角度来看的,所谓名正言顺,墨修尧什么都不差,君临天下本就是必然之事。但是只要一日不登基,就差了那个名。这不妨碍墨修尧掌控定王府甚至定王府目前所占据的所有领土,但是总会让人感到有些不安。

    而且,因为不是正式的一个朝廷,定王府麾下的官员等级同样也是乱得不堪入目。这么多年过来,居然没有乱中出错,清尘公子自己都觉得十分惊奇了。

    “就算定王你对皇位没想法,也该考虑一下跟随的那些人的心情。”那么多的人效忠定王府自然是为了忠义,但是绝对不会仅仅是为了忠义。清尘公子虽然对名利权势并不在意,但是却并不轻视看重权势为了功名利禄而努力的人。修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是千百年来早就在世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在世人眼中,只有皇家才是正统。只有投效与皇家,才是真正的出身。如今的定王府早就不是当年的定王府了,如今定王府麾下不仅仅有那些世代效忠定王府的将领,还有更多前来投靠的人和家族。

    “怎么?清尘公子也有这个意思?本王封你做大丞相如何?”墨修尧笑容满满的看着徐清尘。徐清风云淡风轻的掀了一下眼帘,“多谢,消受不起。”

    墨修尧扬眉,投给他一个略带得意的眼神。所以啊,本王要是登基做皇帝,再封了所有的官员一切都上了轨道,徐家的人岂不是马上就要辞官归隐了?当本王是傻子么?一个清尘公子就能抵半个朝堂的人了,更何况还有整个徐家……

    更重要的是,登基干什么?当了皇帝天天早朝,听着那些大臣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翻天。一天不上朝就要被御史吵得耳朵发麻。现在这样多好,有事情就处理,没事情的时候想干嘛干嘛。总不至于当个王爷还要天天上朝吧?

    徐清尘若是不明白墨修尧在想些什么,这么多年就算是白活了。也不再理会他,看向叶璃笑道:“阿璃怎么看?”叶璃一边逗弄着宝宝,一边笑道:“这种事情,大哥问修尧就可以了。”

    墨修尧得意的看着徐清尘道:“我跟阿璃是夫妻,自然是夫唱妇随的。不过…如果阿璃想当皇后的话,本王倒是不介意登基一下。”

    叶璃微微蹙眉,她当然知道徐清尘肯话时间说这些都是为了他们好。毕竟就算徐清尘不说,很快肯定也会有人提出来的。但是…当皇后这种事情叶璃不是没想过,而是真的没有那么热心。以她现在的情形,当皇后对她来说并不会更好,反而会多出来许多的约束。这种约束并不是墨修尧或者是任何人给她的,而是这个世代特定的约束。

    “不用考虑了,本王已经决定了。”看到叶璃皱眉,墨修尧直接拍案决定了下来,“阿璃,咱们不当皇后成么?以后让墨小宝封你做皇太后好了。”

    徐清尘挑眉,墨修尧说出这样的话,别的先不说至少清楚的表明了定王府的下一任继承人,甚至是这个天下未来的主人,确信无疑的就是墨小宝了。

    看了看两个当事人,徐清尘轻声叹了口气道:“罢了,你们心里有数就好。不管如何…璃儿,徐家都会支持你的。”叶璃轻轻点头,微笑道:“大哥,我知道。”她知道,徐家一直都站在她的身后支持着她的。如果没有徐家,即使她再有能力也很难让定王府中这么多的人臣服。出身徐家的清贵家世和徐家这一干在世人看来都厉害无比的外公舅舅表哥,一直都是她最强大的后盾。

    徐清尘站起身来,对两人道:“就算不考虑登基的事情。麟儿和心儿马上要满周岁了。今年只怕要大办一场才行。”不管是为了犒赏三军,还有各方想要来打探情况的人。就算不办,到时候该来的还是会来,不过是不请自来。

    墨修尧点点头道:“本王知道了,就照你说的办吧。”

    徐清尘出去,墨小宝知道父王和娘亲有话要说,一溜烟也跟着溜了出去。

    大厅里,叶璃含笑看着墨修尧道:“修尧,你真的不打算……”墨修尧笑道:“我从来就没打算当皇帝。”起身抱着小宝宝走到叶璃身边跟叶璃挤到一个椅子里坐下。墨修尧一边逗弄着女儿一边对叶璃笑道:“咱们现在过的多好,何必那么多事来添堵?这些年都这么过了,本王不信晚上几年就能过不下去了。到时候,都交给墨小宝去烦恼好了。”反正这两年,徐家教育墨小宝也开始偏向帝王之道了。可不就正好教完了来当皇帝么?他墨修尧可没学过这么当皇帝。

    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就不怕小宝将来恨你?”

    墨修尧义正词严的道:“本王实在培养他的能力,若是什么都让本王替他做完了,还要他干嘛?”现成的东西哪儿是那么好捡的?最重要的是,他大半辈子累死累活,凭什么让墨小宝安安稳稳的当个太平天子?

    叶璃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不管你,你自己去跟那些人说吧。”

    墨修尧笑看着叶璃道:“我知道,我不做皇帝,阿璃也是高兴的。对不对?”

    叶璃也不隐瞒,大方的点头承认,“你不做皇帝,我的确很高兴。”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那些为了定王府拼死拼活的将领和属下。但是叶璃必须承认墨修尧说的没错。皇帝是什么?天子,上天之子,天下之君。但是总归不会再是独属于任何一个人的。更不用说到时候,定然会有不少人替什么三宫六院之类的东西。叶璃不想跟任何女人争墨修尧,她终究不是这个时代土生土长的女子。墨修尧只能全部是她的,或者全部都不是她的。没有多一点或者少一点是她的这个可能。叶璃心中淡淡的微笑,她爱他…所以,不愿意与人分享。

    “那不就好了么?墨小宝都九岁了。最多再过几年,就可以把定王府交给他。到时候他们是想要皇帝还是想要什么都不关咱们的事了。这么多年…本王也很累了。阿璃,你不会那么狠心让我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上早朝吧?说起来,其实当年我就觉得,皇帝这个位置…简直就不是人做的。气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这样不能吃那样不能做。喜欢的女人不一定能娶,娶了得不一定喜欢。稍微行差踏错就被御史骂,还得忍着表示开明大度。不然史官就在史书上狠狠地记你一笔…”

    “好了,越说越不像样。”叶璃哭笑不得,却不得不承认墨修尧说的有点道理,更重要的是,被墨修尧这么一说她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你自己不后悔就好。”

    “那…阿璃要跟本王一起坚持。咱们不当皇帝皇后,等墨小宝登基了,咱们当太上皇和皇太后…呃。?!”墨修尧说得正高兴,突然脸色一僵。叶璃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墨修尧僵硬着连捧着小心儿,小姑娘黑黝黝的眼睛无辜的望着娘亲。

    定王殿下雪白的衣衫上染上了一大片水迹,还有不少从衣摆上悄悄的划落。

    ------题外话------

    考虑了下,还是决定再开一卷。虽然这一卷可能只有短短的几章。俗了点,不过应该有个好名字做结尾。

    推荐月君兮的新文《极品煞星:克夫王妃》

    http://。xxsy。/info/550186。html

    小山贼纪琥珀貌美无双,娶了九十八个夫君,个个死于非命。碍于天生克夫命,她一咬牙:第九十九个,要是还死了,我决定终生不娶,守着野狼谷过一辈子。

    哪料,被她看上的那第九十九个夫君竟也是个克妻的。

    “克妻?绝配!老娘我娶定你了!”

    高材生纪琥珀意外穿越,一觉醒来成了猪头脸,这还不止,好不容易伤好了七七八八,却成准新娘。

    她低头思虑良久,素手一挥接受现实,“罢了,有个现成的老公也不错!”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