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15.闺蜜再见,隐忧

盛世曲 - 415.闺蜜再见,隐忧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15。闺蜜再见,隐忧

    回到璃城,叶璃便放下了原本手中的事情专心照顾几个孩子。虽然刚刚满月不久就离开了父母,但是或许是母子天性没两天时间,两个小宝宝就跟娘亲混熟了,那粘人的小模样仿佛从生下来就一直呆在叶璃身边一天也没有离开过一般。

    说起来,叶璃前后两世都算是征战沙场的军人。特别是上过战场的军人无形中总是难免会多处一股杀气。但是叶璃却不会这样,无论在战场上怎么惨烈的厮杀,下了战场换一身衣裳,却依然是宛如书香门第走出来的温婉佳人。连眉宇间都带着淡淡的暖意和温柔,也难怪两个孩子一见到娘亲就格外的高兴了。小孩子总是天然的亲近一些更柔美温暖的事物。

    定王府的主院里,宽大的房间里铺着厚厚的从西域来的地毯。房间里的陈设所有的边角都被打磨光滑用棉布遮了起来。地上还放着各种玩具,两个宝宝就被放在地上,任由他们到处玩耍。才十一个月的宝宝已经开始学走路了,先出生的麟儿摇摇晃晃的已经能够自己走得稳了。心儿出生的晚一些,身体瘦弱了一下,更喜欢坐在地上玩儿。看到哥哥在一边走来走去,便伸出小手去拉。地上铺着厚厚的毛地毯,麟儿被拉坐到地上也不疼不哭,对着妹妹裂开小嘴笑的十分开心。

    叶璃也坐在地上,看着两个宝宝咯咯笑的模样,唇边勾起一丝浅浅的笑容。

    “王妃,徐二夫人和冷夫人来了。”门外,侍女轻声禀告道。

    人还未进来,慕容婷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璃儿,你倒是清闲的很呢。”叶璃抬起头来,就看到慕容婷秦筝还有华天香墨无忧顾云歌都站在门口了。不由笑道:“你们怎么来了?快进来吧。”

    秦筝看了看里面,掩唇笑道:“外面都热闹的很,你倒是清闲。你还是出来吧。咱们人多可不好进来。”里面弄得干干净净的显然是专门为了孩子铺好的,这么多人进去还不将那雪白的地毯给踩脏了。虽然现在都是女眷,但是从小便受着名门闺秀教育的一众女子除了慕容婷和顾云歌只怕也没有人好意思在外人面前脱了鞋子。

    叶璃莞尔一笑,一手抱起一个小宝宝分别放到秦筝和慕容婷手里,自己也跟着走了出来。慕容婷和秦筝都是自己生过孩子的,这大半年跟两个宝宝也很熟悉了。两个小家伙在她们怀里一点也不认生。慕容婷抱着粉粉嫩嫩的心儿直呼也想要一个女儿。

    “璃姐姐,啊不对,是王妃!”云歌走到叶璃跟前,轻轻福身行了个礼,倒是比之前在江南的时候更加乖巧沉静了一些。叶璃拉着她,含笑道:“叫璃姐姐就行了,你看看她们谁跟我客气了?云歌在璃城住的习惯么?”

    顾云歌点点头道:“两位徐伯母都对我很好,天香姐姐筝儿姐姐还有婷姐姐和无忧也对我很好。还有…还有云歌有义父了。”

    “义父?”叶璃挑眉。墨无忧抿唇笑道:“就是我师傅,师傅去飞鸿关没跟王妃讲么?师傅说云歌对医术可比我有天赋多了,喜欢得不得了。就收云歌做义女了。”叶璃挑了挑眉,她记得沈扬跟云歌的父亲好像是有些亲戚关系,不过这个辈分…。随即转念一想,大概这世上沈扬和云歌也只剩下彼此这个亲人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关系比父女更亲近呢?既然沈扬做了这个决定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也就不再多想了。

    顾云歌连连点头道:“对呀,义父医术好厉害,比我爹爹还厉害。义父说只要我努力学习,以后也会跟他一样厉害的。”或许是家学渊源,云歌天生便对医术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和兴趣,说起来眉眼间也不由得更添了几分光彩。

    “开心就好。”叶璃微笑道。再看了一眼跟前的几个姑娘,道:“昨晚用膳的时候,大舅母和二舅母还跟我说如今好不容易太平下来了,急着要将三哥和四哥的婚事给办了呢。”

    秦筝点头道:“璃儿说的不错,娘和大伯母可真是等急了。偏偏三弟跟着出征四弟又远在西陵那边老是不会来。娘还说,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让三弟成了亲再说。”

    “筝儿!”华天香羞得俏脸通红,狠狠地瞪了秦筝一眼,“平素看你最是温文尔雅,怎么也这么……”

    慕容婷白了她一眼道:“高兴就高兴,我们又不会笑话你。昨天徐家三公子一回来就巴巴的跑去给你送东西,当咱们没看到呢?”说完,还瞄了一眼华天香头上的一只精致素雅的珍珠发簪,脸上充满了善意的戏谑。同样也快要成为新嫁娘的墨无忧小心的躲到一边,免得也跟着华天香遭了池鱼之殃。不是她没有姐妹情,而是慕容姐姐的那张利嘴她可是招架不住的。

    反倒是心思空明的顾云歌一脸的欢喜,“天香姐姐要成亲了么?云歌一定送你一份好礼物。”慕容婷扑哧一笑,看着顾云歌道:“云歌,你不是又打算送要药丸吧?”

    顾云歌眨了眨眼睛,“有什么不对么?”

    叶璃也很是不解,“怎么了?”顾云歌制药的手艺可说是青出于蓝,她出手的药丸自然也不是凡品。秦筝掩唇笑道:“去年过年么,云歌送了咱们家一人一瓶药丸,去年十月伯父生日也是一瓶药丸,结果今年初大哥的生日,还是一瓶药丸。另外…咱们家的人,大哥收到的药丸最多了。现在大哥看到药丸脸色就僵硬。”

    旁边的众人也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样,叶璃听得有趣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她倒是真有些好奇清尘公子被一瓶小小的药丸吓得脸色发青是个什么模样。

    顾云歌撅着小嘴儿,有些茫然的望着众人。她送药丸怎么了?她送给两位徐伯母的是保养调理的药丸,给筝儿姐姐们的是养颜的,给两位伯父还有徐清尘的都是养生的药丸啊。原来,徐家的人见这小姑娘一片天真,而且人家一片真心亲手制作的药丸,也不好意思跟她说起送礼的讲究。不过徐家也不在意这些虚礼,真心诚意送的礼总是比虚情假意的敷衍珍贵喜多不是么?不过就苦了清尘公子,云歌姑娘认定了当初还得徐清尘重伤留下了病根,徐清尘一有个头疼脑热,小姑娘就往他手里塞一堆各种药丸。现在徐家的人病了都不去看大夫抓药了,直接问徐清尘拿就可以了。反正云歌小姑娘的药总是比一般大夫开的药效果好许多。

    叶璃含笑揉揉她的脑袋笑道:“没什么,云歌的药很好,这些日子医术一定又进步了不少。”

    云歌眼睛一亮,“咦?璃姐姐你也用过我的药?”

    叶璃点头,“沈先生去飞鸿关带了一些,效果很好。”云歌骄傲的道:“那就好,云歌以后一定会成为天下最有名的神医。然后跟义父年轻时候一样,悬壶济世,救很多很多的人。”

    悬壶济世?很伟大的理想,叶璃挑眉笑道:“大哥怎么说?”

    顾云歌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道:“徐清尘?他要说什么?哦…他说我一定会成为很厉害的神医的。”

    看着眼前一脸坦然欢喜的小姑娘,叶璃忍不住掩面叹息。果然还是自己想太多了,没想到翩翩出尘的神仙公子的婚事竟然已经成为所有人心中的老大难问题。就连她都不由自主的想要把他跟别的姑娘拉到一起。既然徐清尘没什么想法,叶璃也坦然点头笑道:“大哥说的不错,云歌一定会成为一代女神医的。”

    慕容婷白了叶璃一眼道:“对什么对?云歌的年纪比无忧还要大一岁吧?这个年纪的姑娘该考虑的是嫁给好人家,而不是要不要成为女神医。”

    叶璃侧目去看秦筝,秦筝抱着麟儿低头闷笑。叶璃心中莞尔,眼眸一转对无忧使了个眼色,无忧立刻会意的拉着云歌出去玩儿去了。

    看着两个小姑娘拉着小手出去,叶璃笑道:“无忧和云歌的感情倒是不错。”华天香笑道:“可不是么,她们两个脾气都不错,平日里又一起跟着沈先生学医,这才没多少日子,外人看起来倒不像是我跟无忧是表姐妹,她们两个才像是亲姐妹了。”

    “云歌的事……”叶璃皱了皱眉,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慕容婷笑道:“徐家大夫人倒是很满意云歌做徐家的大儿媳妇,不过两个当事人却是一个真傻,一个装疯卖傻,徐大夫人又不敢去直接跟小姑娘说,怕吓着人家呢。偏偏那清尘公子又什么表示都没有,听说把徐大夫人气得不清。”

    叶璃思索了一下,道:“或许是…大哥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慕容婷翻了个白眼,“没这个意思就别耽误人家小姑娘,沈先生的义女,未来的女神医,多少人家眼巴巴的等着求亲呢。”慕容婷这话却不是说笑,云歌人长得漂亮,武功又高,性格也开朗纯善。这样的性格,在高门大户王孙权贵之家或许不太好,但是却最得那些纵横沙场的将军们的心意。不知道有多少墨家军的将军想要给自家的儿子娶一个这样的媳妇,更有多少墨家军的年轻小将们对这样美丽开朗的姑娘倾慕不已。

    更不用说,云歌那一手深得沈扬称赞的医术,就这一项即使她没有容貌没有家世照样有无数人捧着聘礼等着求娶她进门。可惜,这样美丽又可爱的小姑娘身边,总是三不五时的出现一名白衣如雪,俊美出尘的神仙公子。让无数的追求者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已经折戟沉沙黯然而退。

    这也是慕容婷最看不惯徐清尘的地方,如果对人家姑娘有意思就直接一点。要是没意思就离得远一点别妨碍旁人的最求啊。不能因为人家小姑娘从小住在山里面没见过多少人情世故什么都不懂就欺负人家啊。毕竟云歌的年纪真得已经不算小了。除了华天香这样的是因为形式所逼,这世上的姑娘家虽不是十五六岁就已经嫁人了?

    “筝儿,大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秦筝掩唇笑道:“璃儿你可别问我,我也很少见到大哥呢。不过…我总觉得大哥…应该对云歌是不一样的吧。”毕竟清尘公子这大半年来忙得连徐大夫人很多时候都找不到他了,但是他却还有空三不五时的陪着云歌出门逛逛什么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完全没那个意思的样子。不过…清尘公子的心思也不是她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猜得透的就是了。

    见三人讨论起清尘公子的八卦,华天香也顾不得害羞了,笑眯眯的道:“要我说,如果清尘公子真的对云歌有意思,只怕清尘公子要有大麻烦了。”

    “怎么说?”三人奇道,这世上,能让清尘公子觉得是个大麻烦的还真的不太多,不怪三人都如此好奇。

    华天香笑道:“云歌从小在山里长大,那性子单纯的像个孩子似得。若是一般姑娘家有清尘公子经常陪着,不说欢喜若狂,至少也该受宠若惊吧。但是你们瞧瞧云歌每次那小脸儿苦的。”

    慕容婷和秦筝对视一眼,不由得也乐出声来。不知道为什么,清尘公子看起来明明再和善不过了,但是云歌却似乎真的挺怕徐清尘的。跟在清尘公子面前不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倒像是做错了事情的笨学生站在先生面前。如果徐清尘真的对云歌有什么,那清尘公子的情路还真的不太好走。

    叶璃从秦筝怀里接过朝自己伸出小手的麟儿,一边笑道:“罢了,这事儿回头我会问问大哥的。倒是三哥和四哥的婚事,大伯母和二伯母是什么看法?”

    秦筝笑道:“娘和大伯母的意思是今年八月的时候三弟和四弟的婚事一起办。也跟杨夫人商量过了,杨夫人也没有意见。”

    叶璃笑道:“那就好,看来今年咱们家喜事确实不少。到时候…天香和无忧就直接从定王府出嫁好了。”

    “璃儿!”华天香娇颜绯红,瞪了叶璃一眼道:“我们是听说麟儿和心儿要办周岁宴,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你们怎么净拿我打趣?”叶璃轻叹一声,浅笑道:“这些事情自有人打理,天香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做个新嫁娘就是了。这些年…委屈你了。”说起来,她们这几个自己早早的嫁入了定王府,秦筝和慕容婷也先后出嫁。现在连墨小宝都快要十岁了,华天香的婚事却一直耽搁到现在。而是二十六七的年纪,在前世并不算大,但是在这个世代二十岁没出嫁的姑娘就已经被人叫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华天香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华天香美眸微红,低声道:“胡说什么,我好好的呢。”

    叶璃抬手拍拍她的手笑道:“是啊,以后还会更好的。”

    “璃儿…你是不是要做皇后了?”见气氛有些凝重,慕容婷连忙换了个话题戏谑的笑问道。

    叶璃挑眉,笑道:“谁说我要做皇后了?”慕容婷笑眯眯的看着他道:“现在定王打败了北戎,又打败了墨景黎和西陵镇南王。不就该登基称帝了么?到时候璃儿你不是皇后还有谁是?我们又不会笑话你,有个做皇后的闺中好友,多风光啊。”

    叶璃微笑道:“那大概要让你失望了,我暂时还当不成皇后。”

    “为什么?”慕容婷茫然。定王当了皇帝如果璃儿不是皇后,全天下人也不能同意啊。

    华天香翻了个白眼,道:“那肯定是因为定王还没打算称帝啊。不过璃儿…定王真的……”叶璃有些无奈的一笑,看来墨修尧登基的事情确实是众望所归了。就连华天香和慕容婷这样的闺中女子也不相信。

    得到叶璃肯定的答案,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慕容婷叹了口气,看看叶璃道:“其实定王不登基也有好处。我这些天可是听了不少人在打算着要怎么送自己的女儿进宫做妃子呢。筝儿,走徐家的门路的人也不少吧?”

    秦筝沉默的点了点头,这些天确实有不少人上门来徐家攀关系。毕竟定王妃虽然姓叶,但是定王府却摆明了只认徐家是定王妃的娘家亲戚。只是叶璃才刚刚回来,徐家众人也不想让叶璃心烦,便没有告诉她罢了。

    其实这样的事情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从前定王府还未稳定,打天下的时候形势瞬息万变,可以说一切皆有可能。自然没有人在意定王到底是娶了一个妻子还是纳了一院子的娇妻美妾。就算定王不肯为了拉拢势力联姻,也只能说定王铮铮傲骨不屑于裙带关系。但是等到天下底定,无论是为了礼仪宗法,权贵间的利益还是为了平衡势力,广纳六宫都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墨修尧再强势也不可能杀光所有反对的臣子,这偌大的江山也不可能靠徐家一门就能撑的起来。这些人,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才如此理所当然的认为一旦墨修尧登基,必然会如历代定王一般的纳妃娶妾。历史上,打天下的时候帝后情深的例子并不是没有,但是一旦真正登基为帝,哪一个帝王不是坐拥三宫六院?

    “璃儿……”秦筝有些担忧的看着叶璃。

    叶璃淡淡一笑道:“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修尧会处理好的。”

    慕容婷有些不放心道:“定王……”不是她不相信定王的为人,这么多年璃儿和定王是怎么走过来的慕容婷看在眼里也十分羡慕。但是帝王之位很多时候就意味着无数的不得已和无法选择。

    叶璃轻声道:“我相信他。无论什么事我们都会站在一起面对的。”

    见叶璃如此镇定,慕容婷也跟着放下心来,重重的点头道:“不管怎么说,璃儿,我们都支持你。”

    “谢谢。”叶璃笑道。

    “娘娘……”慕容婷怀里的小公主扭动着小身子朝叶璃伸出小手,叶璃无奈只得将麟儿交给秦筝,接过心儿抱进怀里含笑道:“心儿,怎么了?”

    慕容婷看着心儿坐在叶璃怀中嫩嫩的小脸蛋上挂着大大的笑容,不由的番薯泛酸的道:“徐伯母说的没错,真是个小没良心的。你娘没回来的时候,慕容姨姨天天抱着你玩儿,现在你娘回来了,就不要我了。”

    “姨姨…娘娘…”小公主在叶璃怀中笑的更欢了,完全没有明白慕容婷的抱怨。

    华天香一边抱着麟儿逗弄,一边若有所思的道:“麟儿,定王不肯登基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不得不说,出身功勋世家的华天香在许多事情放看得倒是比秦筝和慕容婷要明白清楚。

    叶璃一怔,微笑道:“他说他不想上朝。”

    众人无语,这算是什么理由?

    “启禀王妃,清尘公子请王妃去书房一趟。”门外,侍卫匆匆禀告道。

    闻言,叶璃挑了挑眉,立刻听出了其中的不同。墨修尧这个时候也在书房里,为什么不是王爷请而是清尘公子请?“出什么事了?”

    侍卫为难的看了看叶璃道:“王爷…王爷在书房里大发雷霆。清尘公子请王妃过去看看。”

    “我知道了,你去吧。”叶璃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将心儿叫道秦筝怀里笑道:“我去去就回来。”小公主咿咿呀呀的抓着叶璃的头发不肯放,叶璃无奈的蹙眉,摇摇头笑道:“算了,带你一起去。心儿也想父王了是不是?”

    “璃儿,心儿还是交给我吧。”秦筝道。定王发火她虽然没见过,却也听说过。可别吓到了小孩子才好。而且定王为了什么事发火,秦筝心里也大概有个数了。轻声道:“别人说什么都不要在意。”

    叶璃点点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好说歹说一阵,总算是劝着小公主放了手。叶璃进去换了身衣服才朝着外书房的方向走去。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416.人心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