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18.谈判与和平

盛世曲 - 418.谈判与和平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18。谈判与和平

    最后墨修尧还是没有去将北戎的使者,一转手将这件事扔给了叶璃。不得不说,墨修尧有的时候当真是任性的让人头疼。这头,那些名门耆老们正在非议定王妃女子干政的事情,那边他就光明正大的将与北戎谈判的事情直接交给王妃去处理了。等于是毫不犹豫的往这些自以为可以干涉定王行事的老头们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不过刚刚被定王毫不留情的打了耳光的众人在还没商议出对策来之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装着没看见躲在家里生闷气。

    “见过定王妃。”北戎驿馆里,耶律泓心平气和的跟叶璃见礼。并没有因为不是墨修尧亲自接见自己而感到生气。不说定王妃在墨家军的地位,直说北戎现在是战败的一方,就没有他们提出异议的资格。

    “北戎太子有礼了。”叶璃不得不感叹耶律泓的好心性,如今双方到了这个地步都还能如此克制有礼。当然,同时也要感叹政治权势对人心的影响,即使是号称脾气最刚直不阿的北戎人也学会了不少弯弯绕绕。

    叶璃坐了下来,倒也不和耶律泓绕弯子,问道:“容华公主可跟太子一起来了?”

    耶律泓显然没料到叶璃第一句话问的竟然是容华公主,愣了一下方才点头道:“实不相瞒,容华确实跟着在下来了璃城。”

    叶璃挑眉笑道:“北戎王对太子当真是十分放心。”北戎王将容华公主当成与墨家军谈判的筹码,却又在谈判还未有接过的之前就让耶律泓将人带回来了。实在是让人有些不明白北戎王到底是真心想拿回耶律野的和北戎将士的骨灰还是只是说说而已了。

    耶律泓苦笑道:“在下可是和父王立下了军令状,一定要带回七弟和北戎将士的遗骨。还请王妃成全。至于容华…也请王妃照拂。”叶璃深深地看了耶律泓一眼,道:“太子对容华公主倒也算是情深意重。总算也不辜负公主在北戎这些年…。”

    耶律泓轻轻叹了口气,道:“在下无能,让王妃见笑了。我请容华出来与王妃相见。”耶律泓转身吩咐了身边的侍从,不一会儿容华公主便从后堂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一身中原衣裳的容华公主显得有几分憔悴苍白,比起上一次见面少了几分明艳动人,更多了几分虚弱和憔悴。

    “王妃。”容华公主盈盈一拜,轻声道。

    叶璃抬手扶住她,笑道:“公主不必多礼。请坐吧。”

    三人重新落座,叶璃才看着耶律泓道:“王爷将与北戎谈判之事交予了本妃,想必前几日清尘公子已经跟太子提过我定王府的条件了?不知耶律太子以为如何?”

    耶律泓皱眉道:“战马是我北戎立国之根本,定王府一次要一万匹战马,恕本王直言,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以在下的权利,只怕无法答应。”

    谈判的事情本就不是一朝一夕可成,叶璃也不在意笑道:“耶律太子不必急着答复本妃,横竖太子也还要在璃城盘桓一段日子,不如太子在考虑考虑,同样也可以跟北戎王商议一二。太子以为如何?”

    耶律泓点点头笑道:“多谢王妃体谅。无论这次的事情成与不成,容华公主送还大楚,还请王妃多多照料,也算是我北戎的诚意。”

    容华公主神色淡然,垂眸安静的坐在下首方。仿佛耶律泓和叶璃讨论的不是她一般。

    叶璃忘了一眼容华公主,轻轻叹了口气道:“公主若是留在璃城,定王府自然还是以公主之礼待之。公主若是想念亲人可,本妃也可派人将公主送往江南。”以容华公主和亲公主的身份,无论是留在璃城还是去南京,都不会有人敢亏待她的。

    容华公主淡淡一笑,苦笑道:“江南…哪儿还有我的亲人…容华想回长兴侍奉昭阳姑姑跟前,请王妃成全。”当初大楚朝廷南迁,昭仁公主跟着南下,昭阳公主却留在了楚京。之后墨家军夺回楚京改名长兴,福熙大长公主病故,昭阳公主就一直留在长兴为大长公主守孝。昭仁公主南下之后不久便病逝了,如今算来,昭阳公主却是容华公主最亲近的亲人了。

    叶璃点点头道:“也好,再过些日子昭阳公主也会前来璃城。到时候公主自可与昭阳公主一道返回长兴。

    ”容华公主感激的点头道:“多谢王妃。”说完,便低下头去不再看耶律泓。耶律泓看了一眼容华公主,神色微动却终究没有在多说什么。夫妻十年,怎么会完全没有感情?更何况容华公主本就是一个极为美丽又聪慧的女子,和一般的北戎女子截然不同。但是再如何,容华公主也绝没有北戎的王位重要,今日一别,只怕是再见无期了。

    叶璃离开北戎使馆的时候,便一起将容华公主带了回来。耶律泓既然已经将容华公主带到了璃城,不管谈判成不成功自然也没有想过还能带回去。既然如此,容华公主什么时候交还给定王府也就无所谓了。索性便大方的让叶璃将人直接带走了。

    回到定王府将容华公主安置好了,看着容华公主神色黯然的模样,叶璃也只是暗暗叹了口气并没有在多加劝慰。以后无论定王府和大楚与北戎的关系好坏,容华公主注定都是不能再回到北戎去了。容华公主自己也是聪明人,自然不会不明白现在的局势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十分不错,耶律泓待她也算是有几分情谊了。此时的黯然只怕还是牵挂着留在北戎的几个孩子。但是无论是定王府还是远在江南的大楚都不能也没有那个义务替她要回来个孩子。如今的中原人对北戎人的仇恨比北戎人对中原人更甚,那几个孩子就算真的回到大楚也不是什么好事。

    经过几天和耶律鸿的谈判,原本一直坚持不肯退让的耶律泓终于松口,同意以一万匹北戎战马换取北戎战死在大楚的将士和耶律野的遗骨。对于这样的结果,叶璃并不意外。这一次大败于墨家军,北戎可说是国力大减,北戎本身就是地广人稀,土地贫瘠,想要恢复鼎盛之时,没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根本做不到。而这还必须算上墨家军不再主动出击,给他们休养生息的机会。以一万匹战马换取暂时的平静和喘息的机会。对北戎长远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现在的北戎却是没有别的选择。

    双方签署和平协议的时候,墨修尧总算是赏脸亲自到场了。不过,国书上签的却依然是叶璃和徐清尘的名字。徐清尘如今身为右相,自然是有资格代表定王签署协议的,但是身为女子的叶璃出面却让北戎的使者感到有些不放心。这并非他们瞧不起叶璃,而是他们同样明白中原的规矩和传统。在正式场合,女子是没有说话的余地的,因此不得不怀疑这份和平协议的效用。

    对上北戎人怀疑,名门世家的官员们不满的目光,叶璃并不以为意,干脆的在停战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等到双方都交换签署了协议,墨修尧才站起身来拉着叶璃对耶律泓笑道:“耶律太子,既然你我双方已经签下了国书。本王希望尽快看到那一万匹北戎战马。”

    闻言,耶律泓不由得嘴角抽搐。都说中原人说话喜欢拐弯抹角让人听的头晕,但是耶律泓发现,说话太直接了也让人受不了。墨修尧这话的意思听在耶律泓耳朵里就是:要不是看在一万匹战马的份上,本王哪儿有心情跟你签什么和平协议?

    “定王放心,只要…墨家军遵守约定,三个月内,一万匹战马一定会送到中原。”耶律泓道。

    墨修尧扬眉道:“本王自然是一言九鼎。一万匹战马,十年内双方都不得再掀起战事。”

    耶律泓点头,“以后北戎与定王府便是友邦,本太子敬王爷和王妃一杯。”

    墨修尧神色淡然,却并没有反对。国与国之间本就是如此,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虽然明面上说双方从此交好,但是彼此却都清楚,无论是北戎还是定王府都没有那个力气再打一仗了。只不过北戎比定王府更惨一点,定王府尽力的话还能再打一场,只不过是得不偿失罢了。而北戎再打就真的是灭顶之灾了。所以,北戎付出的更多一些罢了。一旦哪一日双方中有一方缓过来了,想要动手了,所谓的和平协议也不过就是一纸空文罢了。

    当西陵和大楚的使臣赶到璃城的时候,正好就是定王府和北戎刚刚签订了协议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两国的使者脸色都不太好看。定王府跟北戎休战了,很有可能接下来就会将注意力转向南面,而无论是大楚还是西陵,现在都再也承受不起墨家军的打击。所有人不得不面对一个铁一般的事实,这么多年的明争暗斗,最后的胜利者,显然就是定王府。

    “启禀王爷王妃,大楚和西陵的使者上门拜见。”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墨修尧和叶璃正坐在院子里抱着两个小宝宝玩儿。两个宝宝刚生下来不久就交给徐家在抚养,对此叶璃一直很是愧疚。自从回来之后只要一有时间,叶璃便会拉着墨修尧陪伴两个宝宝,不时的墨小宝也会来凑热闹。墨修尧对于已经长得雪玉玲珑的小公主十分喜爱,也就天天跟着叶璃带着两个宝宝玩儿,两人倒成了如今这热闹非凡的璃城里最清闲的人了。

    “怎么一起来?”叶璃挑眉问道。

    墨修尧不在意,淡然道:“两边路程都差不多,一起到也不算什么。江南那边来的是谁?”

    侍卫禀告道:“回王爷,是大楚瑜王带着新继位的楚皇一起来的。”

    “瑜王?墨景瑜?”墨修尧对与大楚皇室这些王爷映象并不太多,小时候可能还有些熟悉,后来长大特别是定王府出事之后和这些人几乎就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所以对于这个如今算是熬出头了的墨景瑜也印象也不深刻。

    叶璃起身将手中已经睡着了的麟儿放回小床里,道:“既然西陵镇南王和楚皇都亲自来了,咱们也该出去见一见。免得失了礼数。”

    墨修尧点点头,小心的放下小公主跟着叶璃一起出去见客了。

    定王府大厅里,两路人马分为两边各据一方。大楚新任的小皇帝墨随云今年也不过才十二岁,坐在大楚这一方最前方,虽然穿着一身华贵的明皇龙袍但是神色见却显出几分虚弱和惊慌。总是时不时的拿眼睛去看坐在他下手的墨景瑜。另一边,雷腾风穿着西陵镇南王的朝服,看上去却是气宇轩昂,气度雍容。比起从前不时的急躁失措,更多了几分沉稳和镇定。坐在他下手的一应西陵官员皆是肃然垂眸,一副以镇南王马首是瞻的模样,看上去到时比大楚更多了几分气度。

    “王爷到!王妃到!”门外传来王府侍从的声音。

    只见一身白衣白发的定王牵着一身青衣乌发玉容的王妃携手而来。只是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就让人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油然而生。

    雷腾风看着眼前这一对璧人,眼眸中神色变幻,却在霎那间又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一片平静的起身拱手道:“定王,王妃。本王打扰了,还请两位勿怪。”

    叶璃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雷腾风,短短不过一两月,雷腾风的变化不可谓不大。俊美挺拔的身形倒是隐隐有了几分当年雷震霆的气度。

    墨修尧同样打量了雷腾风一眼,不过很快便转开了去。一挥手笑道:“镇南王客气了,镇南王远道而来,定王府蓬荜生辉。镇南王请坐。”竟是谁都没有提一个月之前还在打的那一场大仗,更没有人提起雷震霆的死。虽然西陵这边有不少人神色都不太好看,但是到底还是忍住了。

    墨修尧拉着叶璃坐了下来,看向另一边的楚皇墨随云和墨景瑜。墨随云站起身来,对着墨修尧却是躬身一揖道:“随云拜见定王叔。”

    墨修尧眼神微闪,朗声笑道:“楚皇远来是客,何必如此多礼。请坐。”坐在旁边的墨景瑜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心中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笑道:“论起来,定王确实是皇上的长辈,称一声王叔也不为过。定王不比在意。”若真的轮族谱和备份的话,墨随云就不是称墨修尧为叔叔,而是叔公了。不过墨修尧显然没有在跟大楚皇室牵扯的心思了。墨景瑜也明白,当初大楚和定王府已经撕破了脸了。只要墨修尧脑子没出问题,那些老学究异想天开的事情根本就不靠谱了。所以虽然失望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墨修尧含笑不语,以他的聪敏岂会不知道大楚打的是什么主意?只能说,南京那些老头子跟璃城里那些老头还真是一路的,都一样的天真!

    见墨景瑜有些尴尬,叶璃含笑开口道:“楚皇和镇南王远道而来,想必是一路辛苦了。本妃以命人备好了驿馆,还请两位前往驿馆少事歇息,晚间本妃和王爷再为两位接风。”

    雷腾风沉默的点点头道:“多谢王妃。”雷腾风这些日子虽然已经沉稳许多,但是面对这杀死自己父王的大敌一时间却也还是有些吃力的。看着眼前悠然从容的墨修尧和叶璃,雷腾风心中突然有些恹恹,也没有心思再多说什么。

    墨景瑜看了一眼明显有些疲惫的墨随云,也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多谢王妃了。”

    “瑜王客气了。”叶璃浅笑道。

    很快,雷腾风和墨景瑜等人都告辞离去。原本便是初到璃城,过来见个礼罢了。就算真有什么事,也要等到歇息过来了再谈。看着一行人离去,叶璃轻声叹道:“雷腾风倒是变了不少,难怪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够控制住西陵,若是再过些年,只怕会是个不错的对手。”

    雷腾风就是被雷震霆的光辉压制的太久了以至于失去了锐气。一旦没有了雷震霆这座仿佛不可逾越的大山,雷腾风的长进和变化可称得上是飞速的。

    墨修尧挑了挑眉道:“就算是个对手,也不会是本王的对手。”雷腾风想要真正成长起来还需要不少时候,到时候…他的对手自然也就不会是他了。定王殿下满意的盘算着,丝毫没有给自己的儿子竖了一个厉害的未来对手的愧疚感。

    叶璃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淡淡微笑道:“大楚是什么意思?”

    一手揽着叶璃,墨修尧懒懒的道:“还能是什么意思?南京那些老家伙异想天开,看看墨随云亲自来向本王示好,说不定本王脑子一抽就从新和大楚言归于好了呢?”当他墨修尧没有儿子么?打下这么大一片江山,就算他没兴趣,也可以留给他儿子啊。难不成还要再来一个大楚和墨家军纠缠的轮回?

    叶璃一愣,也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不得不说,朝堂上这些专营了一辈子的老头有的时候想法复杂的让人头晕,但是有的时候却天真的让人想要发笑。他们怎么会认为在墨家军与大楚决裂之后,在墨家军付出了这么多的伤亡和代价之后,定王府和大楚还会有言归于好的一天?定王府的人可不是什么善心的菩萨。

    “这应该不是墨景瑜的意思。”叶璃道。墨景瑜对墨修尧虽然恭敬有余,但是却并不十分热络,显然对于这些人的打算并不怎么看好。

    墨修尧笑道:“墨景瑜能活到现在大权在握,自然不是个笨蛋。他不会不清楚这些。只不过…现在只怕他也无法完全掌控住整个大楚朝堂。”墨景黎笨是笨了点,但是江南是他的地盘。而且比起墨景瑜,显然墨景黎的手段够狠。墨景黎在的时候这些老头儿不敢起来闹事,现在新皇初立,还不趁机起来倚老卖老才怪。

    “你打算怎么做?”叶璃笑问道。

    墨修尧道:“本王已经打垮了墨景祁和墨景黎,墨随云是墨小宝的事儿。不然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王跟大楚皇室的人耗上了呢,连个十几岁的小孩子都欺负?回头…叫墨小宝去看看墨随云,免得那小子闲着没事,天天在心儿跟前打转。”

    “你是说…墨随云……”叶璃凝眉,疑惑的看着墨修尧。如果墨随云不值一提的话,墨修尧不会特意的提起还要墨小宝去看他。

    墨修尧低声笑道:“我觉得…那小子说不定是个聪明人。至少…比他爹和叔叔聪明。”

    叶璃无奈的叹息,她到底不是生在皇家的人。明里的算计危险她不担心,但是对于暗地里这些东西实在是不怎么擅长。至少刚刚几句话间,她完全没有看出来墨随云有什么异常。

    墨修尧愉悦的蹭了蹭叶璃散发着淡淡馨香的发丝,笑道:“那小子的演技不错,若不是刚刚跟他对了一眼,本王也差点被他给骗过去了。他看着本王的眼神,可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惶恐。不过到底还是个孩子,从小大约也没有人教,还是露了马脚。”

    叶璃点头,想要在墨修尧面前不露马脚实在是不太容易。那孩子只怕是故意表现出敬畏惊恐的模样,却不知道过犹不及。

    “墨小宝……”

    “墨小宝若是连他都玩不过,就该让徐清尘好好的调教一番了。”墨修尧淡然道。一个从小精心教导的定王府世子玩不过没有人理会刚刚被推上皇位的小皇帝,说出去,他这个做爹的都会替他感到羞愧。

    叶璃抬眼看着墨修尧脸上闪过的不满,只得点头答应,“知道了,回头我让小宝去接待楚皇。”只是万一墨小宝表现不佳被他父王收拾了,她这个做娘的也只能替他惋惜了。墨修尧收拾人的手段从来不缺新花样,在收拾墨小宝这件事上更是不遗余力。

    所以,墨小宝同学要小心了。

    定王府后院里,刚写完了功课跑回房里探望妹妹的墨小宝无端的打了个寒颤。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17.定王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