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24.清尘公子的弱点

盛世曲 - 424.清尘公子的弱点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24。清尘公子的弱点

    骊山书院

    清云先生一如往常悠然的坐在书院后山的竹林中品茗。如今骊山书院早已经走上了正轨,而且清云先生年事已高也不再适合亲自授课。除了每隔一段日子清云先生会亲自为所有的学生讲学以外,大多数时间都还是很悠闲的。

    竹林里,今天却是热闹非凡。墨修尧叶璃带着墨小宝和麟儿心儿,还有徐家众人都齐聚于此。虽然上了年纪之后性好安静,但是看着儿孙绕膝的情景,清云先生脸上还是更多了几分笑容。

    “明天就是麟儿和心儿的周岁宴,你们今天还出城来干什么?”清云先生一边喝着叶璃亲手沏的茶,一边问道。叶璃笑道:“正是因为明天是两个小家伙的周岁宴,我们才来接外公回城里啊。”

    清云先生笑看着她道:“难道我已经老得自己不能回城了?”

    墨无忧靠着叶璃掩唇低笑,道:“分明是王妃说回来这么久还没有来跟清云先生请安,才要亲自跑过来的,谁知道大家都要跟着来了。”云歌也被徐清尘带着一起来了,笑眯眯的看着众人道:“城外很好玩儿啊,大家都喜欢嘛。”

    叶璃有些愧疚的看着清云先生,回来将近一个多月时间,她却一直没有空出城来给外公请安,就连刚从外地回来的四哥和清炎都来过了,真是太过不孝了。

    清云先生慈爱的看看叶璃笑道:“你们都有正事要办,外公一直都在这里,什么时候来不是一样的?这点小事何必放在心上?”

    叶璃浅笑道:“璃儿不孝,让外公担忧还让那些人来打扰外公了。”

    清云先生摇摇头,示意叶璃不必在意。看看叶璃在看看坐在旁边的墨修尧,还有跟前的几个孩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当初将叶璃嫁给墨修尧,清云先生其实并不是十分满意的,只是情势如此不得不为,清云先生一直对于没有照顾到女儿留下的唯一的孩子很有些愧疚。幸好,璃儿跟他那早逝的女儿性格并不相信,这么多年过来,如今两人倒成了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清云先生自然也看得出来,墨修尧将外孙女看的比什么都要重要。叶璃能够如此幸福,清云先生就十分满意了,哪里还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

    “听说这些日子出了不少事情,南诏女王还没有找到?”清云先生问道。

    徐清尘微微蹙眉道:“祖父放心便是,安溪公主和王子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这两天…大概就会有结果了。”到底是在定王府的地界上,如果真的让墨景黎耍的团团转,定王府也就不用混了。定王府的暗卫已经查到了一些墨景黎的行踪,只是要估计安溪公主的安危,不能过分的紧逼罢了。但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让墨景黎和他的余党再一次逃出璃城了。

    清云先生也不爱管这些事了,听徐清尘这么说便也放下了心来,只是嘱咐道:“俗话说,狗急跳墙。大楚皇室的这些人的性格…”老先生摇了摇头,叹息道:“总之你们也要小心一些,免得到时候墨景黎弄个鱼死网破。”

    墨修尧点头道:“谨记清云先生教诲。”

    叶璃挽着清云先生的胳膊笑道:“外公,其实今天我们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请教外公呢。”清云先生挑了挑眉笑道:“你们都做得很好,还有什么事情要我这个老头子操心?”

    叶璃含笑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徐清锋徐清柏等人,又看了看另一边的两位徐夫人,笑道:“我跟大舅母和二舅母商量着,等麟儿和心儿的周岁宴过了之后,就将三哥和四哥的婚事给办了,所以才要请外公回去主持大局啊。”

    徐清锋等人都没想到叶璃会突然说这个,徐清锋和徐清柏还好,墨无忧和华天香却立刻红了一张俏脸。清云先生神色温和的看了看两个姑娘,含笑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我记得…这个月二十六是个不错的日子,不过…时间太赶了,来得及么?”

    “来得及,来得及,咱们家已经准备了不好时候了。”两位徐夫人连声应承道。盼着儿子成婚这么多年,总算是盼到了,别说是还有些日子,就算是明天她们也要给他准备好啊。

    清云先生点头笑道:“那就好,那就定在这一天吧。清锋清柏,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成婚以后也就是独当一面的大人了,可要好好代天香和无忧。”

    “是,祖父。”徐清锋和徐清柏齐声应道。徐家的孩子成婚普遍较晚,更有徐清尘这样年过而立还孤家寡人一个的,所以在未成婚之前他们其实也早就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清云先生对自己的孙儿也十分放心,这么说也不过是长辈对晚辈的关爱罢了。

    交代完了徐清锋和徐清柏,清云先生目光淡淡的从徐清尘和云歌身上掠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叶璃提起的婚事,众人顿时都兴奋起来了。除了要做新嫁娘的华天香和墨无忧以外,都兴致勃勃的讨论起如何办婚礼来了,就连一向沉稳持重的徐鸿羽和徐鸿彦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王爷,王妃。”秦风快步而来,沉声禀告道。

    墨修尧问道:“何事?”

    秦风道:“有南诏安溪公主的消息了。”

    叶璃和墨修尧对视一眼,齐齐站起身来。墨修尧道:“回去再说吧。”叶璃有些歉然的朝众人点点头道:“我们先走一步。”

    徐清锋笑道:“璃儿放心便是,三哥保证安全将祖父和父亲他们送回璃城。”徐清锋是麒麟的统领,有他在墨景黎就是再不长眼也不会跑来对清云先生动手。叶璃点点头,拍拍墨小宝的脑袋示意他要乖乖听话,才跟着墨修尧一起走出了竹林。

    看着二人携手离去的背影,清云先生淡然一笑道:“你们这一大早过的过来,是担心墨景黎对骊山书院动手?”徐清锋摸了摸脑袋,笑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谁敢保证墨景黎那个疯子不会对这里下手。”清云先生淡淡的瞥了众人一眼,道:“那你们这么多人跑过来,不是让人家一锅端?”

    闻言,跟着来凑热闹的诸如徐清炎等人连忙缩着脑袋丢下一句到处逛逛快速的逃离了。不到片刻,刚刚还热闹非凡的竹林里就只剩下清云先生,徐鸿羽徐鸿彦和徐清尘徐清泽和徐清柏几人了。

    “可是还有什么事情?”清云先生看着跟前的儿孙平静的问道。徐鸿羽犹豫了一下,道:“确实有些事情要请示父亲。”

    清云先生雪白的眉头挑动了一下,“是跟清锋清柏他们的婚事有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璃儿不会这么突然的提起徐清锋和徐清柏的婚事。虽然说两人订下的婚事却是该办了,但是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徐鸿羽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些日子有不少世家都上门过,表示想要与徐家联姻之意。”清云先生微微蹙眉,极难得的眉宇间闪现出一丝不悦道:“难道他们不知道清柏和清锋都已经订婚了?”

    徐鸿羽有些无奈的苦笑,这世上那些规矩礼仪都不过是做给不知道真相的寻常黎民百姓看的白了。哪一个家史渊源的高门大族没有一点见不得人的事情?就连徐家这样的家族,也有这背主弑君的历史。所以,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这些人哪里会管徐家的公子是不是订过亲了?更何况,华天香和墨无忧虽然说起来身份尊贵,但是看在那些人眼里也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家道中落罢了。最重要的是,就算徐清柏和徐清锋成了婚,徐家最重要的一位公子——徐清尘可还是单身一人呢。

    “璃儿怎么说?”清云先生平静的问道。

    徐鸿羽淡淡一笑道:“璃儿说,朝堂上的事,不需要牵扯到婚姻上,她更不需要自己的兄长和朋友为了她而牺牲自己的幸福。所以今天才更父亲提了想要清柏他们早日成亲,也算是断了这些人的念想。璃儿这性格和想法还真是……”这世上的人,早就习惯了将朝堂和婚姻连接在一起。所以才有了联姻这个词,但是叶璃却似乎天生就反感将这两件事情混在一起。并非是单纯的因为对象是徐家的人和她的朋友的关系。

    清云先生赞许的点点头道:“想法虽然异于常人,但是敢想敢为,有勇气承担后果。这一点,你们不如璃儿。”

    徐清尘笑道:“璃儿这样的女子,世间千万个也出不了一个。不过也幸好只有这么一个了。”

    徐鸿羽没好气的瞥了儿子一眼道:“你也别置身事外,说到底,这事儿也不是冲着你三弟四弟来的。清尘公子…定王府右相,你打算怎么办?”

    年过三十还没有成婚的人定王府里不少,诸如韩明月韩明晰甚至凤之遥等等都是。但是向清尘公子这样身居高位却丝毫不近女色的却少之又少。之前定王府各种事情连连不断也没人在意,如今天下太平了,而且徐清尘又已经是定王府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相了,盯着他的人自然就多了。只怕徐清尘再不上心,以后什么难听的话都要出来了。鸿羽先生素来擅长未雨绸缪,自然不能不先给儿子敲个警钟。

    徐清尘淡然一笑,丝毫也没有着急的意思。旁边徐清柏挑了挑眉,笑容温雅如风,“大哥不是跟沈姑娘…。”徐清柏常年在西陵,可说是徐家跟云歌最不熟的人了,所以称其为沈姑娘。

    徐清尘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四弟,你想太多了。”

    徐清柏眨了下眼,眼中流过一丝诡异的笑容,闭口不言。

    但是被他提醒了的徐鸿羽和徐鸿彦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由徐鸿彦开口道:“清柏说得对,清尘啊,你对云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母亲和二婶还有你父亲都很喜欢这个姑娘,如果你有这个意思的话……”

    “二叔,你想太多了。”徐清尘依然优雅出尘,连笑容的幅度都没有丝毫改变。

    徐清柏打量了自家大哥片刻,笑眯眯的道:“听说云歌姑娘挺怕大哥的?清尘公子素来以和蔼可亲闻名,怎么会有人害怕呢?大哥,你到底对人家姑娘做了什么?”

    “徐清柏。”徐清尘淡淡的叫道,但是看向徐清柏的眼神里充满了警告。徐清柏含笑耸耸肩抬起手来表示到此为止,虽然这个大哥一贯的外表超凡脱俗如世外仙人,但是整起人来可是毫不手软的。他暂时还没有那个能耐跟大哥较劲儿,徐清柏一向最明白什么叫自知之明了。

    “那个叫云歌的姑娘,倒是不错。”清云先生含笑悠然的下了定论,看着他最看重的长孙道:“如今你二弟已经有了睿儿,你三弟和四弟也要成婚了。咱们徐家倒是也不着急子嗣的问题。你自己的婚事,我和你父亲也从未给过你什么压力,但是你也该好好想想了。总不至于,将来你真的打算去修道成仙?”

    “祖父言重了,清尘明白。”在清云先生面前,徐清尘一向很是和顺也是真心听从的。

    “明白就好,你们也不要太催促他了。”清云先生满意的点头,对两个儿子道:“不过,这件事既然是冲着你来的,还得你自己去处理。你若真看中了哪个名门世家的千金,娶回来倒也无妨。但是…你妹妹说的不错,定王府不需要联姻,徐家也不需要,你可明白?”

    “清尘谨记祖父教诲。”徐清尘沉声应道。

    徐清尘和徐清柏两人并肩除了竹林,就看到秦筝带着华天香等人和几个孩子正在竹林外一片开满了鲜花的草地上嬉闹着。徐清柏的目光淡淡的从墨无忧身上转到了正捧着一簇鲜花笑得格外灿烂的云歌身上,淡淡笑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能够笑的这么快乐的姑娘。我们这些人…都经历的太多,懂得太多也知道的太多了,即使是快乐,也很难肆无忌惮的表达出来了。大哥,你说是不是?”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徐清尘的神色也微微柔和了一些。绿草如茵的草地上淡紫的,鹅黄的,浅蓝的,粉红的花朵装点着这篇嫩绿的天地。美丽的黄衣少女捧着一束五颜六色的野花,欢快的笑着。淡淡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整个人仿佛都带着一层淡淡的柔和的光芒让人从心里感到温暖。

    徐清柏说的不错,从没见过能够笑的这么快乐的姑娘。即使什么都不做,只是看到她的笑容都能让人觉得所有的疲倦和不悦都一扫而空。这或许是因为她的人生太过单纯而快乐了,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勾心斗角和那些阴暗的事情。她很聪明,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她能分的清清楚楚。对她好的人她会加倍的回报,对她不好的人,她会干干脆脆的将对方抛到脑后不在理会。这是另一种意义的快意恩仇。

    “大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徐清柏含笑留下一句话,朝着草地上玩闹的人群走去。

    “大舅舅,四舅舅!”原本正在跟徐知睿纠缠的墨小宝看到两人立刻欢快的扑了过来。徐清柏一把接住墨小宝,皱了皱眉道:“墨小宝,你胖了……”

    墨小宝精致的小脸顿时僵硬了,半晌才可怜巴巴的抬起小爪子,“四舅舅,我很快就会瘦如柴骨的。”

    “为什么?”

    “我被娘亲罚了,禁足三个月。”墨小宝幽幽道。

    徐清柏同情的拍拍他的小脑袋,“这几天多吃点。”小宝沮丧的耷拉下脑袋。

    “大哥,四弟。”秦筝拉着徐知睿,含笑跟两人打招呼。徐清尘走上前来,点点头道:“祖父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大家也准备一下该回城去了。”秦筝也知道明天就是定王府的寿宴,事情还多得很。连忙点头道:“是,我们去看看还有什么要收拾了。”

    秦筝带着几个姑娘和孩子离去,云歌理所当然的跟在墨无忧身边,悄悄瞄了徐清尘一眼在心中吁了一口气。

    “云歌,你跟我一起走。”身后传来徐清尘淡淡的声音。

    云歌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回过头来呆呆的望着徐清尘。徐清尘漫步走到她跟前,问道:“我让你写得功课写完了么?”

    “写、写完了!”云歌姑娘手足无措,看那模样若不是在骊山书院只怕立刻就要奔去书房拿自己的功课来给徐清尘检查了。徐清尘微微皱了下眉,点头道:“走吧。”

    云歌连连点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徐清尘身后,只是看那背影怎么看怎么苍凉萧瑟。

    远远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徐清柏不由的扑哧一声低笑出来。

    “四弟,笑什么呢?”徐清锋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有些好奇的问道。徐清柏摇摇头,转身笑道:“大哥是不是想收徒弟?”

    “收徒弟?大哥手什么徒弟?”徐清锋一脸茫然,徐清尘收徒弟能教什么,再教出来一个神仙公子?

    徐清柏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的道:“可是…我怎么看大哥对云歌像是学生和老师呢?而且还是…很怕老师的学生和老师。”

    徐清锋瞥了一眼已经走远了的两个背影,低头一想不由得一乐。别说,还真的是很像。半晌,兄弟两人对视一眼,一个十分诡异的念头出现在两人的脑子里:天纵奇才的神仙公子…该不会真的不食人间烟火,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追求心仪的姑娘吧?

    要说清尘公子真把云歌当成自己的弟子看,谁也不会相信。云歌姑娘是很聪明很可爱,但是对琴棋书画,特别是权谋什么的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也没有聪明到能够让清尘公子另眼相看的地步。

    想到此处,两人齐齐的打了个寒战。

    “这世上啊…果然是人无完人的。”徐清柏叹息道。

    “这沈姑娘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了,才被大哥给看上了?”徐清锋摇摇头,惋惜的道。清尘公子看着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但是教训起人来,只需要一个淡淡的眼神就能让你羞愧的恨不得自己没出生过。也难怪云歌小姑娘看到徐清尘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了。

    兄弟俩对望一眼,齐齐在心中对云歌小姑娘致以最真诚的的祝福和祈祷。

    璃城外一处僻静的小村落,墨修尧和叶璃站在一处简陋的房舍外面,墨修尧脸色阴沉如水。叶璃拉着他的手轻轻摇了摇,墨修尧低头看了一眼叶璃,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秦风站在两人跟前不远的地方,沉声道:“王爷,王妃,人已经走了。”

    墨修尧望着眼前简陋的房子若有所思,“这段日子,墨景黎就是住在这里?居然没有人发现?”秦风点头道:“属下让人暗中问过了,这段时间住在这里的是一个长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时间上和墨景黎潜入西北的时间吻合,但是外表完全不像墨景黎本人。”

    “大胡子?”墨修尧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道:“易容了。”

    秦风点头道:“是易容了。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些易容的东西。不过…并没有安溪公主和小王子的踪迹。附近的人也说没有看到过女子和婴儿。”

    墨修尧点点头道:“墨景黎如今倒是变聪明了,自然不会将安溪公主和孩子更他自己放在一起。不过…如果他真的是住在这里,那么…安溪公主离这里也绝不会太远。”

    叶璃点头赞同墨修尧的意见,吩咐道:“以这里为中心,方圆十里内看看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秦风应声而去,墨修尧转身拉着叶璃道:“咱们进去看看。”

    两人进了房间,因为刚刚定王府暗卫的搜查,房间里显得有些凌乱。不过就算是原本的模样这个房间也好不到哪儿去。简陋粗拙的桌子和四根长凳子,一张木板拼起来的床,还有一个破破旧旧的柜子。床上还混乱的扔着一些破旧的粗布衣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叶璃轻声叹道:“他倒是变了不少,若是换成从前,这样的地方他绝对住不了这么久。”说墨景黎心狠手辣也好,说他鲁莽冲动也罢。墨景黎其实从没有吃过什么苦,所以总是高高在上的给人一种目空一切的感觉。在这样粗陋的地方,住了这么久实在不是从前的墨景黎能够做得到的事情。

    墨修尧勾唇笑道:“人总是会变得,他想要活着自然就要忍受一些从前做不到的事情。现在看来…效果很不错。墨景黎走到现在一败涂地的地步,明显就是吃得苦不够多。”只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并不说说说而已。若是把墨景黎现在的经历换到十几年前,说不定墨景黎的未来还大有可为。墨修尧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就是墨景黎所有苦难最大的始作俑者。

    “这是什么玩意儿?”叶璃低头从床脚下捡起来一个有些精致的盒子皱了皱眉。打开一看,这是一盒桂花味的浅红色胭脂。叶璃疑惑的皱眉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个?难道…安溪公主确实被帮绑到这里来过?”叶璃很快就意识到不对,摇头道:“不对,就算安溪公主身份特殊,墨景黎也不可能还要给她提供胭脂。”但是看这盒胭脂的模样,也不像是这座房子的前一任主人留下来的。这盒胭脂的价值足够这个村子里一户人家半年的花销了。

    “东西不错,秦风。”墨修尧接过来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转手交给了门口待命的秦风。秦风拿在手里闻了闻,沉声道:“是璃城里品香阁上个月才开始卖的胭脂,名叫广寒香。”

    “你倒是知道的清楚。”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秦风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叶璃淡然一笑。她记得瑶姬似乎也很喜欢桂花的香味,摇摇头道:“我记得品香阁的胭脂价值不菲,能买得起的人也不多。去查查看这是什么时候买的。”秦风点头称是,转身出去吩咐人办事去了。

    墨修尧拉着叶璃笑道:“咱们回去吧,这里应该查不到什么了。明天才是重要的日子。”叶璃轻轻点头道:“也好。”无论墨景黎想要干什么,都不会错过明天这个日子的。他们确实应该多做一些准备。

    偏僻阴暗的山洞里,安溪公主抱着孩子眼神怜爱的亲哄着。孩子刚刚吃了一些母乳,已经睡了过去。幸好这孩子也还算乖巧,这几日他们被关在这里墨景黎来过几次正好孩子都睡着了,也没有惹怒了那个明显已经疯狂了的人。

    低头算了算日子,明天就是定王府的小世子和小公主的周岁宴了。安溪公主明白,无论墨景黎想要干什么,都必定是在这两日了。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怀里的宝宝。宝贝儿,别怕。无论发生什么事娘亲都会保护你的。

    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洞口,墨景黎夹带着一身的怒意走了进来。看着安溪公主的神色充满了愤怒,“你倒是悠闲的很!”

    安溪公主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被关在这里,除了悠闲还能干什么?你从来没有这个时候来这里,除了什么事了?”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定王府的人发现了朕的藏身之处。不过你不用高兴,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找不到这里。”

    安溪公主道:“我没有高兴。”没有带着孩子脱离危险,她就一刻也放松不了,自然也高兴不起来。墨景黎满意的轻哼一声,恶声恶气的道:“起来,跟朕走!”安溪公主一愣,有些不解的道:“去哪儿?”

    “怎么?在这里带上瘾了?不想见你的丈夫了?”墨景黎讥讽道,“把孩子给我!”

    安溪公主神色一变,连忙将孩子抱到自己身后,怒道:“休想!”

    “朕再说一变,把孩子给我!”墨景黎沉声道。

    “不可能!你想要我的孩子干什么?”安溪公主警惕的道。墨景黎也不跟她争辩,直接上手就要去抢孩子。安溪公主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自然不肯轻易就范。但是她一手抱着孩子,这几天被关在这里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本身体力就较弱。没几个回合就被墨景黎制服,从她手中夺过了孩子。

    “朔儿!”安溪公主焦急的叫道:“墨景黎!你到底想干什么?把孩子还给我!”

    墨景黎抱着孩子,淡淡的扫了安溪公主一眼,“再敢轻举妄动,朕就掐死他。”安溪公主立刻就僵在了原地,眼睛一动也不动不敢动的盯着墨景黎放在孩子脖子上的手。生怕他一个用力就将孩子给伤到了。看到她的模样,墨景黎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很好,等一下会有人给你易容,然后带你进城。你最好老实一点别搞什么事情。否则…朕保证让你看到这个小东西死的惨不可言!”

    安溪公主神色一变,脸色顿时苍白如纸,“不要伤害朔儿,他是无辜的。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墨景黎斜了她一眼,好心情的笑道:“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朕自然不会伤害这个孩子。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朕的儿子…这么大的时候,朕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安溪公主定了定神,沉声道:“你最好言而有信!”

    墨景黎冷冷一笑,转身抱走孩子走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洞口。

    安溪公主怔怔的望着洞口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过神来,“朔儿,别怕,娘亲一定会救你的。”安溪公主轻声呢喃道,眼中闪过一丝坚决的光芒。

    洞口,两个布衣男子掠了进来,走到安溪公主跟前沉声道:“公主,皇上命我等来为公主易容。”

    安溪公主冷漠的扫了两人一眼,沉声道:“开始吧。”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23.小宝受罚
下一章:425.西陵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