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26.周岁宴前

盛世曲 - 426.周岁宴前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26。周岁宴前

    陈秀夫和雷腾风出了大门,走廊的转交处转出两个人来。两个男子一个白衣如雪,一个红衣似火。凤之遥望着不远处两人站过的地方皱眉问道:“王爷将西陵的事情交给秀亭先生办,会不会有问题?”不是他不相信陈秀夫对定王府的忠诚,而是陈秀夫到底原本是个西陵人,这事情交给他办本身就比给一般的定王府下属来办要麻烦的多。说不得就弄得陈秀夫里外不是人。

    徐清尘微微摇头,淡然道:“以秀亭先生的能力处理这点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他的人品也绝对可以信得过。所以定王才将这件事交给他处理。只要他将这件事办好了,以后他就能够坐稳左相之位,谁也不能多说什么了。”

    凤之遥点点头,反正对于人心揣度这些事情,他是远远不如墨修尧和徐清尘的。既然这两个人都觉得没问题,自然就是真的没问题了,“抓周就要开始了,这两个做父母的却不见人,咱们还是去提醒一声吧。免得让客人久等。”

    徐清尘淡淡一笑道:“他们在书房,我去内院带麟儿和心儿出来,通知他们就有劳凤三公子了。”凤之遥看着清尘公子翩然而去,耸了耸肩自己转身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定王府抓周的仪式定在中午午膳过后,客人们来到王府观看完两位小世子和小公主的抓周仪式稍事休息就可以直接参加晚上的晚宴了。其实对于周岁的孩子来说,所谓的晚宴也没什么重要的了,参与的还不都是这些大人,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也就只有抓周了。

    内院里,华天香几个正围着两个小娃娃团团转,因为担心宝宝会犯困,上午的时候众人哄着两个宝宝睡了一觉,徐清尘到来的时候两个宝宝刚刚醒过来,正是精神百倍的时候。特别是比较活泼的麟儿更是爬来爬去甚至想要爬上爬下,几个姑娘加上孩子的奶娘只能一步不离的盯着他深怕他一个不小心就磕着碰着了。

    心儿倒是比较安静,只是乖乖的坐在软榻上,看着弟弟在地上走了走去,爬来爬去就拍着小手咿咿呀呀的叫好。听到姐姐的叫声,麟儿更加兴奋,也折腾的更加厉害了。

    “呀呀…九、舅……”软榻上,心儿指着门口高兴的叫了起来。众人看向门口,便看到徐清尘站在门口含笑看着心儿。墨无忧捏捏心儿的小脸笑道:“你这小丫头到时机灵,都会叫舅舅了,还会认人呢。”

    徐清尘进来,俯身抱起心儿,笑道:“心儿,你在叫舅舅么?”

    “咯咯。久久。舅!”心儿显然很喜欢这个大舅舅,坐在徐清尘怀里咯咯笑个不停。旁边的麟儿看了看姐姐,再看看站在跟前的徐清尘,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拽住徐清尘的衣摆晃了晃,“抱抱,姐姐…。”

    徐清尘看看自己手里的心儿,在看看拉着自己衣摆眼巴巴望着的麟儿,脸色不由的僵了僵。众人看着风雅出尘的清尘公子一手抱着孩子,脚边还站着一个孩子拽着衣角,顿时觉得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喜感。清尘公子和抱孩子这件事总感觉像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的。

    墨无忧趴在华天香肩膀上,捂着嘴偷偷的闷笑起来。

    徐清尘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跟前的两个小宝宝。虽然清尘公子名扬天下,但是徐清尘的孩子缘其实并不太好,比如徐家的徐知睿,还有小人精一样的冷君涵就不怎么爱亲近徐清尘。但是显然定王府的这几个孩子都会十分喜欢这个大舅舅的。

    无奈,徐清尘只得将心儿放下来,自己蹲下来搂着两个小娃娃在自己怀里十分兴奋的小娃娃含笑安抚着。

    “大哥,你怎么也在这里?”门口,叶璃含笑看着众人道。他身后,墨修尧扫了一眼在徐清尘怀里欢腾的两个孩子,走上前来朝着心儿伸出手,“心儿。”

    心儿眨了眨灵动的眼睛,对着墨修尧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爹爹…抱抱,。娘娘……”墨修尧得意的将女儿抱在怀里,麟儿倚在徐清尘怀里,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墨修尧,委屈的撇了撇小嘴转过身拿屁股对着墨修尧。小孩子特别是一直在一起的小孩子,总是一个做什么另一个就也想跟着做什么。麟儿未必真的喜欢墨修尧抱自己,但是看到墨修尧只抱着姐姐不理自己,还是感觉到不高兴了。

    墨修尧俯身,从徐清尘怀里将麟儿拎了起来,笑道:“臭小子,这么小就知道和姐姐争风吃醋了么?”被拎着衣服提在手里,麟儿也不觉得难受反而有趣的晃了晃自己的小身子咯咯的笑了起来。墨修尧抱女儿素来是轻柔怜爱的,但是抱男孩儿就没那么客气了。包括墨小宝小时候一样是被拎过来拎过去的。叶璃上前一步从他手里将麟儿抱了下来,责怪的瞥了他一眼,才看向徐清尘笑道:“大哥这会儿有空了么,竟然到这里来了。”

    徐清尘没好气的扫了墨修尧一眼道:“哪儿有你们有空啊?外面有父亲和二叔还有墨总管他们看着,我进来歇息一会儿。另外,吉时快要到了,我来看看麟儿和心儿准备好了没有。”

    墨修尧不以为意,“他们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抓周不就是直接放到摆满了东西的桌子上,随便他们抓么。

    徐清尘含笑不语,走到一边做了下来,看看房间里问道:“小宝他们不是在这里么?”华天香道:“刚刚他们说内院里无聊,要出去看热闹。”

    徐清尘皱了皱眉,点头道:“让他们小心一些,今天人有些多。”

    墨修尧笑道:“派人跟着他们呢,不会有事的。”

    不一会儿,抓周的吉时便到了。抓周的仪式定在定王府前院的大堂里。墨修尧和叶璃抱着两个宝宝来的时候,大堂里已经坐满了宾客。雷腾风墨景瑜耶律泓等各国使臣都已经悉数到场。就连刚刚受了伤,有因为担心安溪公主和小王子安危而神色苍白的普阿也在场。还有定王府的文武官员,只要是在璃城的,够得上品级的也都到了,坐在做上方的自然是须发皆白的清云先生。

    看到叶璃和墨修尧结伴而来,众人连忙起身见礼。

    “外公。”叶璃走到清云先生跟前,浅笑道。清云先生含笑接过她手里的麟儿笑道:“有一个月不见了,这两个孩子有长大了一些了。”叶璃点头笑道:“小孩子长得快,过不了多久就能到处跑了。麟儿,叫太公。”麟儿虽然还小,却机灵的很。而且过去的一年也没有少见清云先生,对这个白胡子的老公公自然是有印象的。欢喜的抓着清云先生雪白的胡须叫,“太公公……”

    清云先生满是皱纹的脸上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好孩子,麟儿乖…。”

    “太公!”墨修尧怀里的心儿也不甘示弱。

    清云先生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无论是徐家还是定王府女孩儿都是十分稀缺的,自然也就更加疼爱。清云先生连连点头道:“好孩子,麟儿和心儿都长得好。”清云先生取出一对玉佩给了麟儿和心儿一人一个。

    叶璃低头一看,这是一对麒麟和凤凰玉佩。玉是极品的羊脂白玉,通体雪白莹润看不到丝毫的杂质。而且雕工十分精致,并且叶璃看着很有几分眼熟。叶璃记得,她也有一块这样的玉佩,不过是青玉雕玉兰花的。那是她出生的时候外公送的,据说是外公亲手雕琢的。世人只知道清云先生

    才绝天下,却不知道清云先生还精通许多旁门技艺。就连一般的读书人不会特别感兴趣的雕刻之术也称得上是大家。这两块玉佩显然就是清云先生亲手雕琢出来了。清云先生如今已经过了八十高龄要雕琢出这样精致的两块玉佩实在是殊为不易。叶璃眼睛微红,望着清云先生低声道:“外公,麟儿和心儿还小,你不必为他们……”

    清云先生摇摇头,一边逗弄着怀里的麟儿,一边道:“小孩儿家带古玉不好,这块玉不错,正好给两个孩子做一块玉佩怎么了?”

    心儿还在墨修尧的手里,一只手抓着玉佩挥舞着,兴奋的朝清云先生招手,“公公…太公公…心心抱抱…”一边说着一边就踢动着小腿要往清云先生那边去。墨修尧无奈的只得将她也放到清云先生的坐榻里。幸好这坐榻十分宽大,因为清云先生年纪大了还特意铺上了厚厚的垫子,倒也不用担心她磕着了。

    看到外重孙女儿如此亲近自己,饶是清云先生如此的人也忍不住笑开了颜。

    底下坐着的众人看着这一家子也不由十分感慨。无论是叶璃墨修尧还是徐家的一家子都是极为养眼的人物,如今这么多人站在一起围着清云先生言笑晏晏,更是让人觉得老天果真是有偏心的。再看看坐在清云先生身边的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所有人都不由得露出又妒又羡的神色来了。

    站在清云先生身边,叶璃往下望去时却是一怔。他看到殿下不远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叶文华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神色有些复杂难辨的望着她…或者说望着正抓着她的手咿咿呀呀个不停的麟儿。叶文华自从来到璃城之后一直很少出门,甚至也很少见外人,所以能够认识他的人也并不多。

    见叶璃怔住,墨修尧也跟着望了过去,自然也看到了叶文华。轻轻搂了下叶璃,墨修尧轻声道:“阿璃,有什么要说的就去跟他说吧。”对于叶文华,墨修尧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喜恶。最多的厌恶也就是觉得当年叶璃在叶璃所受的委屈,虽然不能说全是因为叶文华但是至少叶文华这个做父亲的对叶璃这个唯一的嫡女确实不怎么样?这几年叶文华在璃城也算是安分守己,并没有仗着自己是定王妃父亲的身份就有什么妄想,所以墨修尧对他的态度也就好了一些。偶尔逢年过节也会让人送些礼物到叶家去。毕竟叶璃就算跟徐家再亲近,她也是姓叶的。比起定王府的娘家贫困潦倒无以为生,花点钱让叶文华安享晚年明显对叶璃的名声更好一些。当然这些的前提都必须是叶文华安分,知道分寸进退。

    叶璃微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对于叶文华这个父亲,她确实是没有什么感觉,无论爱恨都没有,只是有些为母亲感到惋惜罢了。叶璃对叶文华的印象甚至比不上自己前世其实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父母。即使前世的父母同样忙碌,小时候也没怎么相处,上了军校入伍之后更是一年难得见一次面,但是也依然比叶文华给她的印象和感情要深刻得多。

    “父亲。”宁静的偏厅里,叶璃平静的看着眼前已经有些苍老的叶文华。叶文华的年龄如今也不过刚刚五十出头,但是鬓间已经满是白发,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儒衫,比起十几年在楚京的时候倒是更有几分读书人的模样了。只是一年多不见,叶文华也老了许多。也是,这一年多叶玥和叶莹接连去世,这两个还都是叶文华比较疼爱的女儿,无论如何也不能不感到伤心的。

    “璃…璃儿…”看到叶璃走进来,叶文华的神色有些窘迫。曾经他以为不起眼的嫡女,曾经他怨恨过的女儿,曾经他想着就当没有过的女儿,在不靠着他这个父亲的地方已经成长为一个令全天下仰望的传奇女子。其实…他这个做父亲的原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叶文华淡淡的苦笑。

    “父亲请坐吧。”叶璃轻声道。说起来,这一次倒是定王府的属下有些思虑不周,麟儿和心儿的周岁宴,竟然忘了给叶家发帖子。当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叶璃和墨修尧的态度造成的。叶文华点点头坐了下来,立刻又丫头过来上了茶又退下。

    两人沉默的喝了一会儿茶,叶璃才问道:“许久不见,父亲可还安好。”

    “好,都好。你祖母也很好。”叶文华点头道。叶璃淡淡一笑,如果说她对叶文华没有什么感情的话,对叶老夫人就更加谈不上什么感情了。叶文华好歹她小时候还疼过她,母亲过世之后偶尔也还会帮着她,但是叶老夫人却是在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就对母亲看不顺眼,看着她的眼神里就没有过除了算计和漠视以外的任何感情。

    叶文华也明白叶璃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抬手从衣袖中取出一个木盒放到桌上道:“今天是两个孩子的生辰,这是…这是我送给他们的礼物。”

    叶璃从秦风手中接过木盒打开一看,有些惊讶的望向叶文华。有些陈旧的紫檀木雕的盒子里,放着一块暖玉和一对玉铃铛。暖玉以前见过,据说是叶家的传家宝,确实是一块价值不菲的极品暖玉。当初叶老夫人还拿着炫耀过据说叶家祖上也是有名望的大家族。后来王氏生了叶容想要那块玉,叶文华也没有给。而那玉铃铛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其价值也绝不再暖玉之下。雪白的羊脂白玉雕琢出来的精致铃铛,镂空的精致花纹隔着里面一个两颗玉珠,轻轻一摇叮咚作响煞是好听。

    “这太贵重了……”叶璃道。叶家如今早已经不是当年楚京的叶家,何况叶家的家底本身就不厚。只怕叶文华送出的这两件礼物就已经比叶家现在所有的财产加起来还要昂贵了。

    叶文华摆摆手,拒绝了秦风送回来的盒子道:“我也就剩下这么两件能拿出来见人的东西了。给了两个孩子还能当个玩意儿,留在叶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何况…这玉铃铛也是你母亲的遗物,就送给心儿玩儿吧。”

    见叶文华如此坚持,叶璃无奈只得收了起来轻声道:“我替两个孩子多谢父亲。”叶文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叶璃想了想,问道:“夙云可还好?”上次徐清尘从江南回来,便也将墨夙云带了回来。只是墨夙云身体虚弱,胆子也小。无论是定王府还是徐家都没有人专门照顾他。之前叶璃也跟徐清尘商量好了将孩子送去叶家。

    叶文华叹息道:“还好。他现在改名叫叶夙,那孩子吃了不少苦,胆子实在是不大。还有就是他的身体……”墨夙云的身体实在是被糟蹋的不成样子,即使是沈扬和林大夫亲自把脉都双双摇头,表示没有把握让墨夙云活过二十岁。这半年来,墨无忧每隔半个月就上门为他看诊一次,也只是不好不坏的拖着罢了。墨无忧并不知道墨夙云其实不是墨景祈的儿子,所以对这个可怜的异母弟弟也很是怜惜。

    叶璃道:“若是他的身体需要什么药,尽管让无忧来定王府取便是了。”

    叶文华点点头,父女俩一时间竟是相对无言。好半晌,才听叶文华低声道:“璃儿,莹儿的身后事……”叶璃垂眸,轻声道:“四妹并不愿意离开黎王府,死后,黎王以王妃之力厚葬了她。”叶文华长叹了一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他前半生汲汲于名利,接过唯一的儿子教的不成样子,几个女儿除了一个庶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以外,也只有叶璃这个嫡女过的幸福了。但是这样的幸福也是叶璃经过了多少事情才得来的。这些年,叶文华虽然足不出户,但是该知道的却也都是知道的。叶璃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别说是寻常女子就是大部分的男人也难以承受的。作为父亲,他除了骄傲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看着叶文华这样苍老黯然的模样,叶璃心中也不由得有些难受。叹了口气,叶璃问道:“父亲,可还记得赵姨娘?”

    叶文华一愣,过了半晌才想起来自己当年还有这么一个得宠的小妾。赵姨娘当年也算是很得宠了一段时间,不然也不会被王氏认为对自己有威胁。但是她身份太低,在叶文华身边的时间又太短了,转眼过了十几年,叶文华的印象也就不太深刻了。

    “她…她不是去云州了么?”叶文华有些疑惑的道,有些不解叶璃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已经十几年没有音讯的女人做什么。

    叶璃点头道:“不错,父亲可还记得,当年她离开楚京的时候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你是说…你是说她…”叶文华不由得惊动的站起身来,在接收到秦风警告的视线之后才察觉自己的失态,但是孩子的事情对他来说冲击实在太大了,“璃、璃儿。?”

    叶璃平静的点头道:“不错,当年还没有传出那个消息之前我就知道了。她来求我说王夫人会对她和孩子出手,但是我当时已经要嫁入定王府了,根本没有时间管她。所以就给了她建议让她去云州。在云州徐家多少也还能照顾一些。”

    “那…那个孩子是……”叶文华小心翼翼的问道。叶容已经彻底让他失望了,如果那孩子是个男孩儿,自然就是叶文华唯一的希望。但是如果是个女孩…叶文华有些忐忑不安。

    叶璃垂眸,淡淡道:“是个男孩,今年已经十二岁了。当初孩子出生以后赵姨娘来信问过我,我为孩子取名叶子安。”

    “子安…子安好…。璃儿,多谢你…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直……”叶文华红着眼睛,愧疚的望着叶璃。这些年,叶文华并不是没有想起过那个孩子,但是等到他派人去找的时候叶家在云州的别院早已经易主,赵姨娘也不知去向。

    叶璃摇摇头,道:“那孩子现在在骊山书院念书,当年徐家到璃城之后不久,赵姨娘也卖了云州的别院到了璃城。现在骊山书院下不远处置办了一些田产在那里生活。”

    “多谢你,璃儿。”叶文华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能重复着道。叶璃嫣然一笑,淡淡道:“谢什么,他也算是我的弟弟。父亲若是有空可以去看看赵姨娘和子安,我也听说了…王夫人这两年闹得越发的不像样子了。”叶文华一愣,连忙道:“你放心,我会管束好她们,不会让叶家在外面坏了你的名声的。”

    叶璃淡淡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题外话------

    嘤嘤~终于知道为神马完结前要请假存稿。不请假木法存稿,木存稿木有大章,木有大章他就老不完结!偶明明看到胜利的曙光了,但是大章在哪里啊啊啊啊!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425.西陵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