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28.小宝计划

盛世曲 - 428.小宝计划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28。小宝计划

    听完安溪公主的回答,叶璃就站起身来准备回下楼去了。似乎真的丝毫没有将安溪公主的生死看在眼里。这样的反应,倒是让在场的几个男人都是一愣。毕竟他们所得知的都是定王冷酷无情但是定王妃为人却极重轻易,按理说根本不可能丢下安溪公主不管。

    “慢!”男子沉声道。

    守在楼梯口的一个男子听到首领的声音,立刻伸手去拦叶璃。却见叶璃娇颜微沉,抬手一抓,扣住男子伸过来的手臂反手一扭,只听咔嚓一声,拦住去路的男子一声闷哼便被退到了一边的地上。叶璃回头冷眼看着那为首的黑衣男子道:“本妃敬重诸位忠义,但是诸位最好也适可而止。”

    “等等。”黑衣男子道:“我们可以放了安溪公主,但是…我凭什么相信你半个时辰你不会做什么手脚?”叶璃挑眉问道:“那你想怎么样?”黑衣男子道:“请定王妃和王爷一起在这里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我们自会放了安溪公主。另外,这半个时辰内,两位不能见定王府的任何人。”

    叶璃垂眸想了想,点头道:“可以。先让本妃将安溪公主带走。我们到外面等。”

    黑衣男子皱眉,想要拒绝。叶璃淡淡道:“阁下想的倒是不错。若是本妃和王爷陪你们耗了半个时辰,但是临了你却一把火将安溪公主给烧了,本妃向谁喊冤去?”

    男子挣扎了许久,叶璃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模样,摇摇头转身向外走去。

    “定王妃……”

    “同意就出来,不同意就继续带着。一刻钟本妃不出去,定王就要亲自进来了。”

    看着叶璃的身影悠然的消失在楼梯口。楼上的众人面面相觑,“头儿,我们怎么办?”领头的黑衣男子沉思了良久,终于叹了口气道:“我们出去。”

    “但是万一……”万一定王妃是骗人的,他们在这里还能挟着这间浇满了烈酒的房子让他们投鼠忌器,一旦出气,埋伏在外面的墨家军就足够让他们被射成刺猬。黑衣男子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刚才定王妃已经来我们没有立刻杀了她就已经输了。而且,定王妃说的没错,南诏女王是死是活,跟定王府有多大的关系?就算南诏因此要和定王府交恶,想要找定王府的麻烦也要先越过西陵和大楚。”而且他很怀疑现在到底还有哪一国敢找定王府的麻烦。

    “难道,我们就这么出去?”

    黑衣男子咬牙道:“就赌一次定王妃信守诺言,反正都是一死,能够替陛下拖延半个时辰…也算是尽了忠了。”

    其他人都沉默无语,不管是为了尽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走到这一步他们也都没有退路了。首领说的不错,横竖都抵不过一死,比起被烧死他们还是宁愿一箭穿心死的干脆。

    酒楼外,叶璃站在墨修尧身边,普阿站在两人身后紧张的望着里面。过了片刻,终于看到安溪公主被人押着从酒楼里慢慢走了出来。

    “安溪!”普阿焦急的叫道。

    安溪公主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墨修尧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道:“既然已经出来,就放人吧。”几个男子警惕的望着墨修尧并没有动。墨修尧不屑的轻哼一声,道:“王妃已经跟本王说了。若是本王想要毁约,你们刚出门就已经死了。还不放人!”

    压着安溪公主的黑衣男子顿了一下,终于送来了钳制着安溪公主的手。一得到自由,安溪公主立刻朝着这边奔了过来,“普阿……”

    普阿激动地将安溪公主拥入怀中,“安溪,你没事吧?”

    “我没事…”安溪公主激动的道:“但是…但是我们的孩子…朔儿被墨景黎带着了。”妻子的平安回归,让普阿心中安定了许多,虽然对儿子的失踪同样焦急,但是看向墨修尧和叶璃的目光却也更多了几分敬佩和信心,“别怕…别怕,朔儿不会有事的。”

    旁边,墨修尧早拉着叶璃在定王府侍卫不知道从哪儿搬来的椅子里坐了下来。墨修尧难得的对敌人也遵守约定,就坐在淡淡的阳光下等待着半个时辰的过去。

    对面的黑衣人看着一头白发的定王靠着定王妃闭目养神的模样,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那其中担着敬畏、无奈、遗憾还有信息。其实即使是他决定出门的时候也不能确定定王就一定会遵守诺言,现在能有这样的解决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同时,也一再的显示出了定王和黎王的区别。他知道如果这件事换成是他的主子墨景黎的话,墨景黎是绝对不会遵守约定的。

    “王爷,王妃。”一个暗卫匆匆前来低声道:“清尘公子命人来,请王爷立刻回府。”

    墨修尧睁开眼睛,淡淡道:“什么事?”

    暗卫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现在还没有找到小世子。”

    墨修尧坐起身来,淡淡的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警惕的盯着他们的一众黑衣人,平静的垂眸道:“本王知道,让清尘公子先看着办吧。”

    “这……”毕竟是小世子出事了,但是王爷却丝毫不为所动让暗卫有些担心。只是一对上墨修尧平静的眼眸,暗卫心中一个激灵,连忙道:“属下明白,属下告退。”

    听到墨小宝还没有找到,叶璃微微皱了皱眉。低头看着墨修尧握着自己的手,干燥而稳定,不由得也放松了许多。慢慢的重新靠回椅子里,陪着墨修尧一起等着时间到来。

    半个时辰,有人觉得如白驹过隙,有人觉得度日如年。当时间终于到了尽头,墨修尧拉着叶璃慢慢站了起来。平静大哥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道:“本王留你一命,回去告诉墨景黎。别忘了…他的儿子还在本王的手里。”说完,墨修尧头也不回的拉着叶璃拂袖而去。

    看着墨修尧离去的背影,黑衣男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面对面的时候,定王给人的压迫绝对是让人难以承受的。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汗水早已经打湿了大半的头发。

    “嗖嗖嗖!”

    几声羽箭破空的声音响起,黑衣男子警惕的往另一侧跃去,一落地,一支羽箭正好钉在他的后脚跟边。再回头时,原本跟在他身边的几个男子全部都已经倒在地上。不远处,房顶上坐着一个手握弓箭的黑衣男子,淡淡道:“不用怕,王爷说了饶你一命,我们不会对你放箭的。”

    看着那人迅速的消失在房檐后,黑衣男子只觉得浑身发冷。好半晌,才转身往路口狂奔而去。

    墨修尧和叶璃回到王府中,徐清尘正焦急的等在书房里。

    “大哥。”

    徐清尘俊颜阴沉,不悦的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墨修尧淡然道:“出什么事了?”徐清尘拿起桌上的一张帖子递过去,道:“小宝落到墨景黎手里了。墨景黎让人送来的帖子。”

    叶璃接过帖子一看,果然是墨景黎的笔迹。字里行间都透着恶毒和得意之意,徐清尘坐下来,不悦的看着他们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让那么多人看着小宝,他怎么还会落到墨景黎手里?”

    墨修尧看过叶璃递过来的帖子,平静的道:“不用担心,小宝不会有事。”

    徐清尘打量了墨修尧半晌,冷哼一声道:“又是你设的局?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反而把自己套进去了。”墨修尧有些无奈的苦笑,“这可不是我设的局。”墨修尧眼巴巴的望着叶璃,我怎么觉得我那么怨呢?

    徐清尘微微皱眉道:“墨小宝?”

    墨修尧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所以说…真的跟本王没关系嘛。

    徐清尘看看墨修尧,冷笑一声道:“你就由着他胡闹,若是出了什么事……”

    “清尘兄。”墨修尧淡笑道:“小宝马上就要十一岁了,他不是孩子了。如果我们不放手让他去做,就永远也无法放心。何况,有人看着他不会出事。若真的有什么事,他身边的人不会不回来禀报的。”徐清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罢了,你这个做爹的都不担心,我担心什么?”

    “大哥自然是为了小宝好。”叶璃浅笑道,秀眉微蹙,“我也有些担心小宝,他们这对父子…还真不愧是父子!”平时谁都看谁不顺眼,真到了有大事的时候有志同道合的让人生恨。

    被妻子迁怒的定王无辜的摸了摸鼻子,决定把这笔账记载某个胆大妄为的小鬼身上。

    “阿嚏!”某处阴暗的角落里,某个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布衣的小鬼轻轻打了个喷嚏。他傍边,立刻有人捂住了他的鼻子,低声道:“你干什么?”

    阴暗的光线中,露出一双机灵的大眼睛,“抱歉抱歉…好像感冒了。”

    “你倒霉不要紧,不要拖累了秦烈。”同样穿着一身布衣的徐知睿低声道。墨小宝委屈的撇撇小嘴道:“我明明可以自己去,秦烈为什么一定要抢着去。”

    “闭嘴!”徐知睿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君子不立危墙你不知道?回去想被定王姨夫咒是不是?”墨小宝眨眨眼睛,眼巴巴的望着徐知睿道:“知睿表弟,你暴躁了。”

    徐知睿直接甩了一个眼刀给他。他真是疯了才陪着墨小宝来干这么危险的事情,这个疯子到底知不知道他们才几岁啊?!要不是秦烈抢先一步去了,墨小宝就要自投罗网把自己送进某个疯子的手里了。

    墨小宝很委屈,“明明是秦烈太着急了嘛,人家都已经决定改变计划了,他却商量都不商量一声就跑了。我们现在还得辛辛苦苦的去救他。”

    徐知睿默默的瞥了墨小宝一眼,半晌才道:“当初表姨生下你的时候,怎么没把你给掐死算了?”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说的就是墨小宝这种人。人家秦烈是为了谁去冒得险啊。

    墨小宝十分得瑟的嘿嘿一笑,摸摸鼻子道:“娘亲最爱我了,舍不得呗。”

    徐知睿轻哼了一声不再理他。等你丫回去被定王姨夫折磨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人可怜你的!徐家小公子在心中默默的腹诽着。不过徐小公子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就像打不死的小强,越被折腾越能折腾,越折腾越变态。完全不知道自己身边趴着一个正在进化中的小变态的徐知睿小心翼翼的爬起来,沿着长着茂密的爬藤的墙角慢慢向前移动,他们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找到被抓走的秦烈,而不是在这里跟没心没肺的墨小宝拌嘴。

    跟在他身后的墨小宝没好气的向天翻了个白眼,徐知睿到底知不知道他才是哥哥啊?!

    徐知睿和墨小宝虽然还小,但是墨小宝虽然从小就备受徐家和定王府所有人的宠爱,但是该学的却是丝毫也没有含糊。而徐知睿作为墨小宝唯一的表弟,自然也就理所当然的陪着墨小世子受罪了。于是徐知睿小朋友成为徐家继徐清锋之后第二个习武的人。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胜在名家教导身法灵活,打不过跑起来一般人也追不上。

    好半天,两人终于移动到了院子的门口。墨小宝看了看地上不远处秦烈留下的标记,有些疑惑的问道:“这里不是大楚驿馆啊,这是什么鬼地方?”

    徐知睿一边烦着白眼,一边道:“好像是赵家的后院。”

    “赵家?”

    “就是五叔说那个想把女儿嫁给定王姨夫的赵哲方家。还带着一群人去骊山书院找过太祖父的那个。”徐知睿道。墨小宝眼睛一转,终于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原来是他啊。”别以为墨小宝每天就知道调皮捣蛋了,该知道确是一点儿也没有漏掉。至少哪些人想跟他娘亲抢男人这件事墨小宝一直记得清清楚楚。虽然他也看他那讨厌的父王不顺眼,但是暂时还没有换爹的想法。就算有,也要看娘亲的意思。娘亲还没有说不要,谁敢抢墨小世子弄死谁!

    “你又想干什么?我们是来救秦烈的。”徐知睿警惕的道。

    墨小宝望天,“谁说我们是来救秦烈的?要救秦烈直接让暗卫和麒麟来救不是更方便?要是秦烈受伤了,咱俩谁能把他带出去?”就算他们两个比起大人来武力值也不差太多,但是到底都是小孩子的身形,如果秦烈行动不便,谁也把他扛不回来。

    “我总觉得有一点会被你害死!”徐知睿低声嘟哝道。墨小宝笑的像一只偷吃了鱼的猫儿,“知睿表弟你放心,表哥会保护你的。咱们进去以后,你去找找看秦烈和小皇帝在不在一块儿,我去看看赵府还有没有什么秘密,那个赵哲方我也见过,以他的胆子一个人绝对不敢背叛我父王。”墨修尧想要折磨人的时候,那简直就不是人能想出来的法子。赵哲方一个人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璃城背叛定王府。要不是他被人抓住了什么不得不为的把柄,要不就是他有绝对的把握事后可以脱身。

    徐知睿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你自己小心。”

    看着徐知睿猫着身子离开,墨小宝才站起身来朝着隐藏在暗处的暗卫打了个手势低声道:“保护好知睿。”感觉到暗处有人离开,跟上了已经离去的徐知睿。墨小宝才笑眯眯的跃上围墙消失在墙后。

    暗处,低声问道:“世子进去了,咱们怎么办?”

    “不用管,王爷说了只要小世子没有生命危险,都不用管他。”另一人答道。

    “好吧,我们也进去,希望里面守卫不是太森严。”想要保护小世子就必须随时跟着,但是一进来院子还想要寸步不离的暗中跟随困难就大多了。

    片刻后,说话的地方恢复了寂静。

    赵府隐秘角落一处有些阴暗的书房里,赵家的家主赵哲方正坐在书案后面神色阴郁的不知道在想写什么。正出神的时候,门外有下人低声禀告道:“老爷,李大人,朱大人王大人来了。”

    “让他们进来!”赵哲方猛然起身道。

    不一会儿,书房们被打开,几个中年模样的男子鱼贯而入,为首的一人边走边笑道:“赵兄,今天这个时候你将我们叫来做什么?”

    赵哲方看看的看了他们一眼道:“我想让你们见一个人。”

    “什么人让赵兄如此慎重?今天可是定王府小世子和小公主的周岁宴,咱们这些人虽然不起眼,但是如果不再终究是不好啊。”说到不起眼三个字时,男子话语中嘲讽的意味深厚。

    赵哲方沉默不语,只是转身往里走去。其他三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跟了上去。进了书房,专门隔出来供人休息的隔间里,软塌上躺着两个十岁左右模样的孩子。其中一人有些好奇的道:“赵兄,这是…这是大楚的小皇帝?!”倒不是他对墨随云熟悉,而是墨随云身上穿着的龙袍让人一见便知。

    赵哲方扯出一丝僵硬的笑意,道:“你看看另一个孩子。”

    三人齐齐的看向躺在墨随云身边的锦衣孩童,不由得同时惊呼出声,“小世子?!”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429.王府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