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31.小宝的赌注

盛世曲 - 431.小宝的赌注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31。小宝的赌注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笑道:“多谢。几位如此大方,本王就笑纳了。”

    “墨修尧!”墨景黎忍不住怒吼。到现在他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根本就是被墨修尧耍了,还被拿来当成和西陵北戎南诏的赌注。这样的羞辱几乎让墨景黎失去了理智。

    旁边跌倒在地上的墨景瑜脸色惨白,眼神涣散。完了……

    墨修尧悠然道:“景黎,十几年前本王就跟你说过了,少做一些需要动脑子的事情,那不适合你。以你的性格,若是占了上方,不羞辱本王一番又怎么肯干净利落的动手?如果本王是你的话,本王连这个殿门都不会进,直接在外面万箭齐发就是了。”

    “你以为,朕就只有这些筹码么?”墨景黎冷笑道。虽然极度的愤怒,但是到底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墨景黎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墨修尧挑眉道:“你还想说什么?呃,对了,南诏小王子在你手里吧?”墨景黎冷笑不语,墨修尧并不在意,淡淡道:“就算在你手里又怎么样?那孩子现在在璃城里吧?你藏在谁家里了?本王不相信你在璃城能有多少据点。你们…谁能告诉本王,南诏小王子被墨景黎藏在哪儿了?”墨修尧居高临下的望着下面的众人道。

    半晌无人言语,墨修尧垂眸道:“没人肯说么?不知道你们的家人肯不肯说呢?”众人顿时大变颜色,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是名门世家的家主或重要人物,他们的家族绝不会普通人家一家几口十几口那么简单。一牵连起来就是上百人。灭族之祸…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墨景黎冷笑道:“你觉得他们会知道什么?”

    墨修尧悠然的靠近椅子里,一边把玩着叶璃的纤细的手,一边笑道:“景黎,你吃过这些人的亏,却还是不长记性。你以为…你手里有他们的把柄,他们就会对你服服帖帖乖乖听话么?你以为他们帮你办事的时候,就不会自己留一手?”

    墨景黎脸上的神色一僵,猛的扫向地上的众人。许多人都有些不自在的避开了他的目光,墨景黎心中一沉。

    殿上,墨修尧拍拍手道:“现在,谁来告诉本王,南诏小王子的下落?”

    大殿里沉默了半晌,终于有一个人颤巍巍的爬了起来,“王爷…王爷饶命。微臣…微臣说…啊?!”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站在一边的墨景黎一脚踹了出去。说话的人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墨景黎虽然不算绝顶高手武功却也不弱。踹他跟玩儿差不多,飞起一脚便将人踹飞了出去。撞倒在旁边的柱子上喷了一口血,墨景黎冷笑道:“蠢货!你以为你说了墨修尧就会放过你们?!”

    墨修尧耸了耸肩,难得的诚恳起来,“本王可以让你们死的舒服一点。”也就是说,无论说不说都要死,只是看要怎么死而已。

    于是,原本蠢蠢欲动的众人又重新沉默起来。

    墨修尧并不着急,慢慢的站起身来从殿上走了下来。不紧不慢的脚步无形中却给人一种难言的压迫感,就连气势汹汹的墨景黎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等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行为时,墨景黎的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紫。

    “赵大人?”墨修尧走到赵哲方跟前,含笑道。

    “王…王爷?”赵哲方脸色惨白,战战兢兢的应道。

    “南诏小王子在哪儿?”墨修尧问道。赵哲方摇头道:“老臣…老臣不知。”

    “不知?”墨修尧不悦的挑眉道:“那你知道什么?”赵哲方眼神游移,片刻也不敢跟墨修尧对视,只是苦苦哀求道:“老臣…老臣什么也不知道,求王爷饶命啊!老臣一时糊涂,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墨修尧低眉凝望着他,悠悠的叹了口气,淡淡道:“赵家满门,打入大牢。择日问斩。”说完,墨修尧不再看赵哲方,似乎对他已经没有丝毫兴趣了。

    趴在地上的众人都是一愣,显然都没想到定王的审问竟然是如此的干净利落。或者说,定王根本就不在乎结果。

    “不!王爷,老臣知错了,王爷饶命啊……”赵哲方哭叫着,见得不到墨修尧的一个眼神,便将目光望向了坐在殿上的叶璃身上,“王妃,老臣错了。求王妃饶了老臣和一家老小吧。他们都是无辜的啊,求王妃饶命啊!”叶璃微微叹了口气,侧身看向清云先生浅笑道:“外公,这里闹腾的不成样子,先让五弟陪你回房歇息吧?”

    清云先生年纪大了,也不想看到太多的血腥。但是却也知道今天这局面只怕不是那么容易收场的。长长的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清炎,跟我走吧。”

    正睁大了眼睛看戏的徐五公子委屈的瞅了瞅叶璃,但是祖父之命不可违,只得起身扶着清云先生下去了。等到清云先生的身影从殿后消失,叶璃才回过头来看向依然在苦苦哀求的赵哲方,淡然问道:“赵大人说你一家老小是无辜的。可知道若是今天你们计谋成功了要死多少人。赵大人做这些的时候可有哪怕一瞬间想过这些人是无辜的?只怕更多想的是成功之后所能得到的好处吧?”

    赵哲方哑口无言,叶璃从袖袋中取出一张薄薄的纸笺,淡笑道:“本妃这里有一样东西,赵大人不妨看看。”叶璃身边不远处的侍卫上前想要接过纸笺,叶璃摆摆手站起身来,走下殿阶亲自将纸笺送到赵哲方手中。

    只看了一眼,赵哲方就忍不住颤抖起来。叶璃递给他的只是薄薄的一张纸,但是他却认出那是自己藏在书房里的暗格里的一本册子上撕下来的。而那上面记录的都是一些自己不能为外人道的事情。

    这上面的许多事情一旦公布出来,就算定王饶他一命,他也活不了了,“我…我说。小…世子,小世子被抓了。就藏在…就藏在我在城外的一处别院里。南诏小王子…老臣真的不知道他的下落……”

    此言一处,满堂皆惊。虽然定王府的小世子整天都没有出现早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猜测,但是却没想到竟然真的被墨景黎给抓了。

    听了赵哲方的话,墨景黎并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赵哲方,你以为墨御宸现在还在你那别院里么?你真以为朕会那么相信你?”赵哲方沉默不语,墨景黎多疑,在他将墨小宝转移之后再派人暗中带走也不是不可能的。

    “如何?墨修尧,这一场是你赢了还是朕赢了?”看着墨修尧和叶璃,墨景黎冷笑道。

    墨修尧拉着叶璃的手,不骄不躁神色淡然的看着墨景黎。墨景黎也知道今天在这里自己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恨恨的盯着墨修尧道:“滚开,放朕出去。不然的话…就等着给你的儿子收尸吧?”

    墨修尧垂眸,淡然道:“本王之前让人带了一句话给你,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听到?”

    墨景黎一愣,终于想起来墨修尧是什么意思了。冷笑一声道:“朕自己都活不了的话,还管他干什么?”墨修尧皱了皱眉,终于点点头道:“也罢,本王说过…你活得越久,就只会越痛苦。你既然不信,便出去吧。本王保证在你走出定王府一刻钟内,不会有人对你动手。”

    墨景黎警惕的盯着墨修尧,显然是不相信他的承诺。墨修尧也不在意,拉着叶璃从新走回了殿上。

    “你当真不怕我杀了你儿子?”墨景黎问道。他根本就不相信墨修尧会这么轻易的放他走。墨修尧挑眉道:“你可以试试看。”

    “你以为我不敢?!”墨景黎咬牙道。墨修尧神色淡然,“本王说了,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杀得了他。

    墨景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抛下那些中毒的属下和跟随他的人转身冲了出去。对于他的离去,墨修尧并不在意。一挥手立刻就有人上前来清理大殿,重新送上鲜美的果品点心和美酒。那些跟着墨景黎而来的黑衣人和跟着墨景黎背叛定王府的人,自然也一起被搬了出去。不过半刻钟,大殿上就恢复了方才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跟诸位开个玩笑,让大家受惊了。本王自罚一杯想诸位贵客赔罪。”大殿上,墨修尧端起酒杯含笑对这殿下众人道。满殿的宾客看着殿上白衣白发如雪的男人,只觉得头顶凉风嗖嗖的刮。稀里糊涂的也跟着起身陪着墨修尧喝了一杯。

    看着墨修尧淡定自若的跟众人谈笑风生,就连王妃也带着浅浅的微笑坐在定往身边,仿佛完全不受小世子被抓的消息影响。这不得不让众人怀疑起小世子被抓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是如果这是假的的话,定王又何必在这个时候放走墨景黎?

    “王爷,你说…定王这是想做什么?”雷腾风身后的官员扫了一眼对面孤零零的坐着的小皇帝墨随云,低声问道。

    雷腾风淡然一笑道:“清理、立威、顺便…耍墨景黎一把闹着玩儿呗。跟咱们没有关系,不用理会。”西陵现在的情况不需要更多的算计和冒险了,他们需要的只是安稳。只要能够稳住目前的局势,保住西陵的元气,其他的都不重要。

    “耍…耍墨景黎?”官员有些结结巴巴的道,显然是无法接受雷腾风的结论。这种诸国来贺的时候闹出这种事情来,怎么看都是打了定王府的脸,真的会有人拿这种事情来玩儿吗?

    雷腾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真是因为墨修尧真的将这件事当成是玩乐,所以才…显得更加可怕。”连这么重要的场合和事情都可以当做玩乐,要不就是昏庸无能要不就是根本没将敌人放在眼里。而墨修尧很明显的是后者。

    那官员想明白了雷腾风的意思,也忍不住嘶的吸了一口冷气,敬畏的看了一眼殿上的墨修尧,“他…定王就那么肯定不会出意外?”今晚参加宴会的这些人,无论伤了哪一个都是一件不小的事情,何况其中还有定王府的小世子?

    雷腾风摇摇头,对于墨修尧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了解过,或许永远也不会了解。

    殿上,徐清尘扫了墨修尧一眼淡淡道:“你们不去看看?”墨修尧笑道:“不用着急,让他在蹦跶一会儿。”摆明了将雷腾风当成是在溜小狗。

    “不要玩过头了。”徐清尘淡然提醒道。虽然墨小宝很聪明也有人暗中保护,但是到底还是个孩子。万一狗急跳墙墨景黎做出什么事情来伤到了小宝却是得不偿失。

    墨修尧无奈的拉着叶璃起身笑道:“那好吧,我们去瞧瞧。这里就有劳清尘兄了。”

    看到墨修尧站起来,下面还议论纷纷的众人又是一顿,只听墨修尧笑道:“诸位,本王和王妃还有事就先失陪了。后面就有劳清尘公子作陪,各位尽管尽兴。”墨修尧说的很客气,意思也很委婉。但是却绝对不妨碍众人理解:本王要去办墨景黎,不想死的就在这里乖乖呆着。

    看着定王带着王妃施施然而去,所有人将目光转向清尘公子。清尘公子淡然一笑,清俊出尘,“诸位随意,在下先敬诸位一杯。请。”

    “清尘公子请。”

    璃城里,今夜同样是热闹非凡。定王府两位小世子和小公主的周岁生辰,所有的百姓也跟着同乐。虽然天色已经不早,璃城的几条重要几道上却依然是人山人海宛如过节一般。更有许多百姓以各种各样的行事为小世子和小公主祈福。只由此便可以看出定王府在璃城甚至是整个西北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和声望。

    墨景黎飞快的穿梭在璃城里阴暗的小巷之中。身上原本华丽耀眼的龙袍早已经脱去,只穿着一身暗色的里衣。如果说之前在宴会上的墨景黎像是一个志得意满的帝王的话,现在的墨景黎就是一个狼狈落魄的丧家之犬。墨修尧却是遵守承诺,知道离开定王府一段距离都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但是这并不能让墨景黎安心。他总是感觉身后有无数的墨家军暗卫和麒麟暗中跟随着随时准备打他个措手不及。

    幸好这时候已经是五月天,只穿着里衣也丝毫不见寒冷。墨景黎走的也都是璃城里最阴暗的小巷,倒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在一条条小巷中饶了大半个时辰,知道墨景黎认为已经甩掉了定王府跟踪的人,才松了口气施展轻功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一处隐秘的密室里,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坐在简陋的床边,手里还抱着一个正在襁褓中沉睡的孩子。墨小宝探着脑袋看着秦烈怀里的宝宝,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小脸道:“长得真丑。”

    秦烈淡淡道:“你小时候也长这样。”

    墨小宝不信,“这不肯能。麟儿和心儿小时候可好看了。”秦烈道:“这只能证明二世子和小公子长得比你好看。”墨小宝轻哼一声,傲娇的瞥过小脸道:“你不用嫉妒本世子俊美不凡,你现在不也跟本世子长得一样么?”秦烈望着密室的顶上翻了个白眼。

    墨小宝望了望外面,皱眉道:“墨景黎快要回来了,咱们带着这小鬼快走吧。”某人最大的失误就是不知道狡兔三窟,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一个地方,于是墨小宝带着人跟着秦烈,一路过来就刚好找到了失踪数日的南诏国小王子。

    离开了安溪公主,小王子确实吃了不少苦。墨景黎自然不会照顾孩子,也不会对别人的孩子有多好。只是维持在一个饿不死的阶段而已。墨小宝找过来的时候,秦烈正在手忙脚乱的哄孩子。事实证明,秦烈虽然从小就接受定王府跟踪训练,但是哄孩子这一项却远不如墨小宝的,至少墨小宝还有两个弟弟妹妹可以练手。

    顺利的将哭闹的声音都嘶哑了的小王子哄睡了,墨小宝才跟秦烈商量起怎么撤退。

    秦烈淡淡道:“这院子外面全是墨景黎的人,你进的来不代表能出的去。何况还带着一个孩子。”才半岁的小婴儿可是什么都不懂得,一旦惊醒了肯定就要哭闹不休。而且…这孩子太小太脆弱了。秦烈也不敢抱着他去冒险。

    墨小宝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我跟父王打赌我能不动用暗卫和麒麟。”

    秦烈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拿来赌?”墨小宝心虚的对手指,“就是重要才能赌么。”一般的小事情父王才不屑跟他打赌呢。

    “你赌什么?”

    “我赢了就不用关禁闭了。”所以墨小世子才费劲了心思不惜拿自己当诱饵寻找墨景黎的踪迹而死活不肯调动跟在身后的暗卫帮忙啊。禁闭什么的实在是太可怕太残忍太无理取闹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你现在想怎么办?请问世子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两个能够弄死墨景黎?”秦烈凉凉的问道。墨小宝犹豫了一下,“下毒?”

    “你有么?”秦烈问道。

    “我有让人拉肚子的毒。”墨小宝道,沈先生不肯给他要人命的毒啊。

    秦烈一本正经的点头道:“你可以祈祷让他拉肚子拉死。”

    墨小宝只能翻白眼,等墨景黎拉肚子拉死了黄花菜都凉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