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盛世曲 > 435.尘埃落地(大结局2)

盛世曲 - 435.尘埃落地(大结局2)

所属目录:盛世曲      发布时间 : 2016-10-17

  定王府周岁宴之后,璃城依然是热闹纷繁的。宴会那晚的所有的事情都被牢牢的锁在了定王府里,所有的平民百姓都愉快欢乐的度过了一个不是节日却胜似节日的日子。虽然第二天有的人发现自己的邻居或者好友不见了,但是时间久了也就不了了之了。而真正改变了态度的却是那些前来道贺的各国使臣们。虽然定王府没有公开消息,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大楚被废掉的皇帝墨景黎已经死了。而且死状还相当的不名誉。听到这个消息的各国权贵们心中都不由得一寒,那样的死状…实在是所有人平生的噩梦啊。而定王府能够在短短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灭掉一个帝王,即使那是一个流落在外的被废弃的帝王,而且据说定王和王妃本人根本没有出手,一切都是由年仅十一岁的小世子完成的,这怎么能不让人既敬且惧?

    因为两个孩子周岁的晚宴出了一些意外不能宾主尽欢,定王和定王妃又邀请所有的宾客参加十几天后将要举办的徐家三公子和四公子的婚宴。虽然徐家三公子和四公子比不上大公子位高权重,名声显赫,但是却也是徐家嫡出,定王妃的亲表哥。徐四公子更是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特别是和西域的使臣们一路结伴而来,也算是交情甚笃,于是所有的使臣们都答应下来参加完徐家的婚礼再走。

    徐家两位夫人急着娶媳妇儿,徐家两位公子也想要抱得美人归。两位新娘一位曾经的大楚公主,一位是为国捐躯的华国公的孙女定王妃的闺中密友。这场回礼自然是前所未有的隆重。

    转眼间,便到了大婚之日。定王府的客院里一道早便人来人往的喧闹不已。宽大的房间,两个穿着大红嫁衣的美丽新娘并列而坐,叶璃带着一众夫人姑娘们忙碌着为两位新娘梳妆打扮。

    无论是华天香还是墨无忧,论容貌都称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丽。华天香长得明艳动人,虽然已经年过二十却依然容颜不改。点上淡淡的妆容,更显得风华夺目。墨无忧长得与华天香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多的却是与小时候不同的温雅恬淡的气质。或许是学医的时间久了,行医济世救助病患的经历让她眉宇间更多了几分让人亲近的和善之意。

    “哎呀,定王妃,你化妆真好看。”赫兰公主穿着一身火红的红衣好奇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她是北境人,平生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中原婚礼。看着两个新娘穿上绣着龙凤呈祥和鸳鸯戏水图案的嫁衣,点上淡淡的妆容,眉宇间都透着淡淡的幸福滋味,赫兰公主不由得有些羡慕起来。

    叶璃含笑看了赫兰公主一眼笑道:“公主喜欢的话不如也在中原找个人嫁了,到时候本妃亲自为你化妆可好?”

    这自然是个笑话。叶璃也知道赫兰公主是不会介意这样的玩笑的。赫兰公主佯装思索了一会儿,才有些惋惜的摇摇头道:“可惜啊,本公主还是喜欢我们北境男儿。以后本公主结婚,也请定王妃去参加,到时候就要定王妃帮本公主化妆。”

    众人不由的齐声笑了起来,对这个大方爽朗的公主更多了几分好感。

    华皇后仔细的为华天香插好了金簪,仔细看了看,笑道:“很好看,美丽极了。公主说的不错,王妃的妆容果然化得美极了。”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侄女,华皇后眼眶不由得微微发红。如此出色的孩子,却拖到如今这个年龄才成亲,最美好的年纪都被锁在了深闺之中啊。

    “姑姑。”华天香握住华皇后的手浅浅微笑,“姑姑,我真的很好看么?”华皇后笑道:“我的天香是最美丽的新娘。”

    “娘,女儿呢?你都忘了女儿了。”看到母亲伤感,墨无忧连忙也出声打断她的愁绪,不依的撒娇。华皇后含笑捏捏女儿的小脸道:“我的无忧也是最好看的新嫁娘。乖乖别动,娘替你挽发。”

    墨无忧一动不动的任由母亲亲自为自己挽发,看着铜镜里映出的母亲专注的神色,也跟着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吃饭了哟。新嫁娘吃饭了…”云歌和慕容婷托着几个小菜和点心过来,笑容可掬的道:“快来吃点东西,一会儿都弄好了就没得吃了,今天要饿一整天呢。”这可是慕容婷的经验之谈,想当初慕容婷出嫁的时候,还随身携带了一个大苹果,结果等到婚礼结束也饿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华天香回身笑道:“慕容,云歌,谢谢你们。”

    慕容婷不在意的摆摆手,云歌抿唇笑道:“不用谢,徐伯母昨天悄悄跟我说要给你们准备点吃的,不然会饿肚子的。成亲不能吃东西,好可怜…不过华姐姐和无忧都好漂亮!”

    叶璃含笑起身帮着她们摆东西,一边笑道:“云歌喜欢华姐姐和无忧这样么?”

    云歌眨眨眼睛,点头道:“喜欢啊,我还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呢。”

    慕容婷掩唇笑道:“那很容易啊,云歌也去成个亲,就可以穿这样的嫁衣了。”

    “啊?”云歌眨眼,有些困惑,“但是…云歌要跟谁成亲呢?”慕容婷笑的更加神秘起来,悄悄问道:“你看清尘公子怎么样?”

    “清。清尘公子?!”云歌脸色大变,连连摇头,“不要不要!”众人茫然,清尘公子没这么招人嫌弃吧?小姑娘吓得脸色都变了。叶璃有些好笑的拍拍云歌,柔声问道:“为什么不要?云歌不喜欢大哥?”云歌小心的看了叶璃一眼,“璃姐姐,你不告诉清尘公子好么?”叶璃认真的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随便乱传话。云歌这才耷拉着小脸道:“清尘公子好凶…每天都要我抄书。前天还让我抄礼记。我都问了秦筝姐姐和徐大伯母了,秦筝姐姐明明就说她以前也没有抄过那些。但是我不抄的话,清尘公子就会一直盯着我…好像我、好像我很不乖很坏一样。人家…人家还要跟着干爹学医啊,昨天晚上我写到子时才睡觉…”

    听着云歌姑娘的小声抱怨,众人面面相觑。清尘公子这是想要干什么啊,把人家小姑娘吓成这样。看到叶璃等人神色不对,云歌连忙安慰道:“璃姐姐,你别担心,我不怕清尘公子了。”

    “哦?为什么?”叶璃不动声色的问道。

    云歌一脸欢喜的道:“干爹跟我说了,等三公子和四公子的婚事过了他就要外出云游去了。他要带我一起去哟。然后我们就可以云游四方,悬壶济世。等云歌回来的时候,就会变成天下最有名的率神医了。”最重要的是,不用每天被清尘公子押着抄书了。想起自己书房里还有没抄完的书,云歌小朋友小小的手不由得抖了几下。小巧的菱唇也有些委屈的撅了起来。清尘公子太坏了,秦筝姐姐说她一辈子都没有抄过那么多书,明明只需要看看明白了记住了就好。但是清尘公子居然说她太笨了,一定要抄写才行。人家明明就已经会背了!

    “云歌这么讨厌清尘公子啊?”华天香坐到左边,一边用膳一边好奇的问道。

    云歌连忙摇头道:“也不是啦。如果清尘公子不那么凶就好了,清尘公子交了我好多东西,还带我回来让我住在他们家。跟和爹爹和干爹一样对我最好了。”

    “咳咳……”华天香和慕容婷同时被呛到,坐在梳妆台前的墨无忧也不由的歪了一下脖子,发簪立刻被插歪了。只有叶璃还淡定坐在一边喝茶。

    “天香姐姐和婷儿姐姐怎么了?”云歌有些担忧的道。

    “咳咳,没什么。”华天香含笑道。清尘公子,安息吧。

    等到华天香和墨无忧打扮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叶璃拉着华天香的手微笑道:“以后就要叫你表嫂了,祝你幸福。”

    华天香娇颜微红,点头道:“璃儿,谢谢你。”

    “傻瓜,谢我什么?”叶璃笑道:“只要你过的幸福,三哥也开心,一切就都好了不是么?”华天香点头道:“对,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咱们都会更好的。”

    “启禀王妃,迎亲的队伍已经来了。”门外侍女禀报道。

    叶璃点头笑道:“知道了,进来吧。”起身取过放在旁边的龙凤呈祥的盖头亲手为华天香盖上,旁边华皇后也取过盖头为无忧盖上,门外早就候着的喜娘和丫头们连忙进来,牵着两个新娘小心翼翼的出门去了。叶璃转身笑道:“好了,咱们也要准备去徐家凑热闹了。快回去换衣服吧。”因为定王府和徐家的关系,这场婚礼便凑到一起摆了。等到新娘出门以后,所有的宾客再一起到徐家去赴宴。如此一来,倒也免了众人的为难。毕竟,定王府嫁姑娘,虽然不是定王的亲妹什么的,却总是从定王府出嫁的。没有人敢不去。如此一来,岂不是徐家就没人道贺了?现在这样直接放在一起办了,大家都方便个更加热闹了。

    深夜的徐府张灯结彩热闹纷腾,在司仪高高的“送入洞房”的呼声中,两对刚刚拜了天地父母的新人被簇拥着送入了东方。随后晚宴开始,整个徐府也更加热闹起来。大厅里歌舞升平,酒香四溢,就连平时庄重儒雅的徐家两位老爷都不由得多喝了几杯,儒雅的面容上更多了几分颜色。两位徐夫人带着秦筝在女眷的席边转来转去满脸的笑容照顾的十分周到。大厅外的院子里,同样也摆满了酒席,这些是那些身份不够没有资格坐在大厅的宾客们准备的。虽然坐在外面,但是外面却被妆点映照的恍如白昼。虽然不能欣赏里面的歌舞,外面的天空中却又五彩缤纷绚丽夺目的焰火。更有徐家的徐二公子和徐五公子亲自作陪也不算怠慢。

    一边热闹欢庆之中,徐家高处的一个房顶上,两个人影相依而坐。男子白色的长发在月光下流动着淡淡的银光,和女子乌黑的秀发在微风中悄悄的纠缠在一起。叶璃坐在墨修尧的身边,轻轻将头靠在他的腿上,双眸未必享受着这热闹喧哗之中的宁静。

    墨修尧眼眸温柔如水,抬手轻触她微红的双颊,低声笑道:“他们成亲,阿璃这么高兴么?”叶璃睁开眼睛,眼中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刚刚在下面她多喝了几杯酒,脸上倒是比平常更加红润,眼中也更多了几分流转的笑意。

    “三哥和四哥成亲,我自然是高兴了。不过,我最高兴的还不是这个?”

    墨修尧亲昵的拂开她颊边的发丝,问道:“那是什么?”

    叶璃笑道:“我们终于可以开开心心的过自己的日子了,对么?”

    墨修尧莞尔一笑,低头以自己的额头抵着叶璃的额头笑道:“对,咱们不用在打仗,不用再明争暗斗了。这世间,再也没有人敢来烦咱们了。以后阿璃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咱们就过什么样的日子。”叶璃点点头,道:“不用打仗了很好,黎民百姓很可怜。现在天下太平了,我们什么都不做了,我也不会愧疚。”

    “无论天下变成什么样子,阿璃都不用愧疚。”墨修尧柔声道:“天下再没有女子能够比阿璃做的更好了。”

    叶璃笑道:“如果依然是天下大乱,我还非要你放下一切陪我那就会内疚。嗯…那是无理取闹。”墨修尧挑眉,轻声笑道:“阿璃可以无理取闹,无论阿璃想要什么都是对的,阿璃喝醉了?”

    靠在墨修尧怀里,叶璃摇了摇头有些困顿的闭上了眼睛,“现在这样很好。以后还会更好。”

    墨修尧轻轻将她圈入怀中,“什么很好?”

    叶璃道:“现在这样很好,以后还会…河清海晏,四海升平。我们出去游山玩水的话,看到的就是百姓安居乐业……”

    墨修尧笑道:“我知道阿璃不喜欢打仗,我记得阿璃写得诗——可怜白骨攒孤冢,尽为将军觅战功。”

    “不是说你。”

    “不知道,河清海晏么…这个目标就交给墨小宝来努力吧。阿璃说好不好?”墨修尧低头笑道,一个轻柔的吻,细细的落在微红的娇颜上。

    “碰碰!”

    远处,几个巨大的焰火在空中绽开,绽放出绚丽的光芒和花朵。叶璃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温柔的水眸中映入男子神情的眼眸。

    “修尧,我爱你……”望着眼前的男子俊美的容颜,温柔的眼眸,如雪的白发,叶璃突然开口道。开口说爱并不难,难的是携手并肩,同生共死,天下在握之后依然深爱。

    墨修尧微微一愣,俊美的眼眸中闪动着全然的喜悦和满足,“阿璃…阿璃,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个。”低头,轻轻地覆上那一片殷红的朱唇。叶璃抬手扶住她的肩膀,“生生世世…爱你。如果没有我…你早就登基称帝,开创一代太平盛世了。”墨修尧坚持不肯登基,叶璃心如明白,其中多半都是为了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无心与宫闱,更因为他许诺给自己今生唯一。

    墨修尧低声浅笑,“阿璃,没有你,何来定王府的太平盛世?”

    夜空中炫目的焰火不停的绽放,两人并肩而坐相依相偎,静静地享受着绚丽夺目的美景……

    “等到小宝长大了,本王就陪伴阿璃走遍万水千山,逍遥自在。”

    “只要我们一家在一起,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觉得逍遥自在。”

    “遇见阿璃,是墨修尧今生最美好的事情。”

    “前世今生,遇到你也是我最幸福的事情。”

    如果能够遇见你,受尽苦楚历尽生死又如何?

    如果能够遇见你,穿越时空历经世事又何妨?

    “碰!”

    红色焰火在空中绽出华丽的牡丹,幻化成百年好合的巨大字迹。

    今生遇见你,只愿百年好合,平生静好。

    ……

    五年后,定王传位于定王府世子墨御宸,携王妃飘然而去。从此逍遥山水之间,再不问天下事。

    墨御宸继位定王之位,再一次拒绝众臣登基之请,励精图治,定王府麾下势力越见强盛。

    十三年后,年方十四的定王之弟墨御风受封定王府兵马大元帅,横扫西陵西陵俯首称臣,定王墨御宸亲征北戎退居极西冰原。墨家军兵临云澜江,墨御风亲自南楚劝降,南楚皇帝见大势所归自愿归附定王府。从此天下太平。

    墨御宸三十岁登基称帝,定国号“璃”。三十岁的墨御宸坐拥天下,从此天下一统,史书上最强大的盛世皇朝之一由此展开。

    ——正文完——

    ------题外话------

    呼呼,终于完结鸟。好想哭。这个结局虽然感觉可能有些不是特别完美的地方,但是总算确实是我最初设定的解决。感谢所有一路陪伴轻轻走过的盆友。么么哒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