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帝都赋 > 54.平淡新婚

帝都赋 - 54.平淡新婚

所属目录:帝都赋      发布时间 : 2016-10-14

54。平淡新婚

    清晨,叶璃悠然的坐在铜镜前任由青霜青霞替她打理头发,青霜素手灵巧的将一头乌黑的青丝完成一个百合髻,青霞捧出放满了珠宝的首饰盒请叶璃挑选。叶璃无奈的对着铜镜左右看了看,皱眉望着青霜道:不能挽一个简单一点的么?青霜偷笑道:小姐你就知足吧,新婚的女子都要好好装扮的。青霜已经选了最简单的发型了,要是京城贵妇们流行的那些发式你才受不了呢。以前那些都是姑娘家的发式,成了亲的人可不能再用了。首饰就用之前王爷送给小姐的那套吧,小姐还没用过呢。

    叶璃点点头,那套青玉兰花的饰品她确实非常喜欢,看起来也不那么招摇。

    青霞抿着唇含笑取来叶璃饰品替叶璃带上,点头赞道:还是青霜最了解小姐……

    什么小姐?林嬷嬷和魏嬷嬷进来,林嬷嬷瞪了几个丫头一眼道:从现在起要称王妃。也别这府里的人以为王妃身边的人不知道规矩。

    是,嬷嬷。奴婢们见过王妃。四个丫头一字排开,恭恭敬敬的对叶璃福身行礼。

    魏嬷嬷早心疼的拉着叶璃轻声询问着,昨晚王爷并没有在新房歇息两位嬷嬷自然是知道的,魏嬷嬷不由得心疼自己从小照顾的小姐。叶璃含笑安慰着两位嬷嬷。两位嬷嬷见叶璃脸上确实没有什么委屈的神色这才作罢。只当小姐刚到定国王府还不习惯,王爷体贴所以才给了小姐一些适应的时间。不过还是暗示叶璃要最好要尽快和王爷成为真正的夫妻,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人。叶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终于还是没说什么任由她们误会去了。

    王爷来了。

    墨修尧出现在门外,轻声问道:阿璃,可以进来么?

    叶璃应了声,墨修尧才将阿瑾留在门外自己滑动轮椅进来。看着叶璃问道:阿璃,昨晚睡得可好?

    叶璃点头笑道:很好,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墨修尧一进来林嬷嬷就领着丫头们退了出去,叶璃回过神来发现连叫人上茶都没有人,只得无奈的对墨修尧笑笑走到桌边坐下来。墨修尧眼中确实有几分倦意,摆摆手道:昨晚打发一些客人休息的晚了一点。不碍事。

    是否应该先去给大长公主请安?还有大嫂……定国王府如今只有墨修尧一个嫡系血脉,但并不是真的没有半个其他的人。已故定王,也就是墨修尧的兄长墨修文的嫡妻温氏还健在,只是据说为夫守节常年居住在佛堂,就连昨天的婚礼她也没有出现。还有墨修尧的父亲墨流芳的一个侧妃也还活着。另外…叶璃之前一直没问,墨修尧本人到底有几个妾室?

    墨修尧摇头道:我们先用早膳。大长公主年事已高昨天也辛苦了,不会这么早起来。至于大嫂那里…墨修尧微微皱眉道:自从大哥去世,大嫂就带着几个侧室长住佛堂。就连我也极少见到。前几日她就让人传话了,等你回门回来再去看看她即可。叶璃点头,那位前定王妃她也听三哥提起过,也是个可怜的人。温王妃并非出身豪门大族,只是一般的书香世家。十六岁嫁给墨修文,十八岁就丧夫。刚刚新婚墨修文就征战在外,两人连个孩子都没有。

    那么…我需要做些什么?叶璃问道。

    墨修尧看着她,淡笑道:除了管理府中的事务,还有一些账册。其他时间你喜欢做什么都可以。若是觉得无聊,也可以请你的朋友来王府做客或者出去走走。阿璃,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不用这么拘束。叶璃点头道:我知道了,只是有点不习惯。那么现在?

    先去用膳吧。然后我带你见一见府里的人。

    早膳就摆在叶璃院里,定王府的早膳也非常的合叶璃的胃口。用过早膳总管就进来禀告,王爷,管事们都来了。等候王爷和王妃召见。墨修尧点头,回头对叶璃道:这是定王府的总管墨信,他也是阿瑾的叔叔。你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吩咐他就是了。

    总管也上前见礼,老奴见过王妃。

    叶璃浅笑道:总管不必多礼,以后就麻烦总管了。看得出来墨修尧对这位总管非常看重,而且他还是阿瑾的亲叔叔,阿瑾成天跟在墨修尧身边一步不离,绝对算得上是心腹中的心腹。得王妃如此礼遇,墨总管也是荣辱不惊,却没有半死自傲,依然恭谨的回礼,老奴不敢。王妃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告知老奴就是。

    一行人来到花厅,果然已经稀稀落落的站了不少人了,见叶璃和墨修尧进来,立刻站直了身体齐声拜道:见过王爷,见过王妃。

    墨修尧拉着叶璃走进花厅,指了指主位让她坐下才回头道:都起来吧。正是新进门的王妃。以后王妃的话就是本王的意思,诸位可明白?

    谨遵王妃之命。

    很好。阿璃,这是孙嬷嬷。王府的内管事,内府的一应事务都归她管。你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尽可问她。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嬷嬷却是那位曾经来叶府送过礼的孙嬷嬷,也是墨修尧第一个给叶璃引见的人。想了想,墨修尧又加了一句,孙嬷嬷曾经是母妃身边的人。

    老奴见过王妃。

    嬷嬷有礼。叶璃点头道。

    这是王府的外管事,杨陵。王府对外往来都由他负责。与孙嬷嬷并肩而立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眼中微微露出精光,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物。

    杨陵见过王妃。

    叶璃淡淡蹙眉,她对别人的自称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往往从一个人的自称能够看出一个人对自己的态度。这位外管事对叶璃显然没有墨总管和孙嬷嬷对叶璃的那一份尊敬,杨管事不必多礼。

    随后墨修尧又向叶璃引见了几个打理着王府各种产业的管事,和几个比较重要的管事。叶璃也让人送上了给这些管事的见面礼以及给府中下人的打赏。孙嬷嬷和墨总管眼中对这位新任王妃的赞赏之意也越渐浓,虽然叶家不太像样子,但是显然新王妃还是继承了叶夫人的优秀血脉的。进退有度,行事得体。就连给管事们的见面礼和下人的打赏也非常细心的打点的十分妥帖。

    王爷,王妃。阿瑾出现在门口,看了看花厅里的众人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

    阿瑾,何事?墨修尧问道。

    阿瑾手里捧着一个长条和盒子,道:刚刚有人送来这个,说是给王妃的新婚贺礼。叶璃挑眉,人呢?

    走了。

    两人对视一眼,墨修尧才对阿瑾道:拿过来吧。

    墨修尧拿在手里看了看,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一个画轴。见没什么问题才递给叶璃,叶璃低头展开画像不由惊叹也惊叹一声。这是一幅仕女图,没有看过画像的人绝难想象世上能有这样的美人。柳眉不点而黛,樱唇不画而朱,精致脱俗的容颜用任何赞美的语言来形容的让人觉得玷污了她一般,即使是在画上依然能感觉到画中少女眸含清水顾盼流波。画中少女一袭素衣,手抱素琴在百花丛中嫣然而笑。就连百花都仿佛黯然失色,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好一个绝色美人…叶璃轻声叹道。

    将目光移到画像的一侧,上书——楚京国色酔蝶。落款是韩明月。

    墨修尧也是一愣,看着画像上的绝色女子眼波微动很快又将目光转向了叶璃。叶璃沉默片刻,抬头对墨修尧笑道:韩明月楚京国色据说价值千金,只是大婚第二天就送这样一幅话给我未免让我有些自惭形愧。墨修尧淡淡一笑,看着她道:你很好。

    叶璃最后看了一眼画像上的女子,将画卷了起来有些为难的道:这个?虽然这幅画很好看,也很值钱。但是留在身边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即使不会吃醋她也不觉得自己应该留着丈夫前未婚妻的画像。墨修尧道:送给你的,阿璃自己处置就是了。叶璃挑眉,难不成他以为她会逼着他处理前未婚妻的画像?她只是想问他要不要,要的话就给他而已啊。

    我对书画没什么兴趣。而且,天天看着个比自己漂亮的女子简直是打击。

    墨修尧想了想,对孙嬷嬷道:换一个盒子,带回将这幅画送到苏老府上去。

    孙嬷嬷恭声道:老奴遵命。上前接过叶璃手里的画卷,孙嬷嬷转身交给身边的丫头下去准备。墨修尧侧首对叶璃笑道:走吧,大长公主应该起身了。叶璃点头,起身牵着墨修尧的手一起离开,没有看到身后孙嬷嬷和墨总管一脸欣慰的模样。

    你说那幅画是谁送的?往大长公主暂住的院落而去,叶璃一边好奇的问道。墨修尧摇头道:那幅画原本收藏在王府里的,本来想送给苏老。不过当年事情太多,等到忙过来了话却不知所踪了。叶璃笑道:韩明月这幅画价值连城,你就没有派人找过?更何况…那可是个真正的绝色美人。难怪韩明月敢题楚京国色了。墨修尧抬头看了她一眼,沉吟片刻才道:如果一定要画,我画的也不比韩明月差。或者有空我替你画一幅?

    叶璃怔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啊,那就多谢了。

    大长公主果然已经起身了,刚到门口长公主身边的侍女就将两人请了进去。大长公主正坐在榻上喝茶,看到两人进来脸上立刻笑了开,对着墨修尧招手道:修尧,快过来让姑姑瞧瞧。还有修尧媳妇儿,来,快过来。墨修尧带着叶璃上前行礼,见过皇姑母。

    大长公主拉着叶璃在自己身边落座,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才满意的连连点头道:好好好,这才是定国王府的好媳妇儿。本宫瞧着就十分喜欢。皇帝这次总算是办了件好事儿,修尧可要好好跟璃儿过日子。敢胡闹惹璃儿生气本宫不收拾你!墨修尧有些哭笑不得,苦笑道:皇姑母……叶璃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难得的困窘模样掩唇偷笑,大长公主亲热的拉着叶璃道:璃儿你不知道,这小子小时候不老实着呢。一天不老实就要上房揭瓦了,就差没把他父王给气晕了。这几年倒是稳重多了,还是长大了懂事些。你们小夫妻俩好好地过日子,有什么委屈的尽管去找本宫,本宫给你做主。

    大长公主出乎意外的好相处,也许是年纪大了喜欢孩子大长公主一点也没有传说中的铁腕公主的模样,反倒比叶家的老夫人更像一个和蔼可亲的祖母。叶璃浅笑道:璃儿谢过皇姑母,修尧不会欺负我的。听到叶璃的称呼,大长公主眼睛一亮显然更加高兴了。拉着叶璃叨叨絮絮的说着墨修尧小时候糗事。墨修尧坐在那里嘴角难得的有些抽搐,阻止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坐在那里听着大长公主出卖自己小时候的事情顺便接受叶璃诡异调侃的目光。大长公主显然并没有顾忌墨修尧感受或者叶璃的心情的意思,甚至直接说起了墨修尧少年时候的心上人苏酔蝶的事情。

    叶璃觉得有些尴尬,但是看看墨修尧也没有阻止大长公主的意思,她也只好姑且听着。大长公主仿佛没有看到眼前两个年轻人的神色,笑眯眯的拉着叶璃对墨修尧道:当初本宫就说过,苏家那丫头不适合你。现在看看璃儿,你也要承认本宫看人的眼光比你好的多。你说是不是?

    皇姑母…墨修尧苦笑,皇姑母,我还要带阿璃去拜祭父王母妃。你这个…是不是有空私下再和阿璃聊?

    大长公主低头想了想,终于道:说的也是,先去给你父王母妃进了茶。将璃儿写进族谱里才是正事。本宫一会儿就要回去了,回头璃儿可不要忘了来看看本宫啊。叶璃微笑道:皇姑母不能多住几日么?大长公主叹了口气道:人老了,出了门总是有些不习惯。等你们过了新婚尽管多去本宫那里住住就是了。大长公主如此说两人自然也不好多留。墨修尧带着叶璃给定王府的祖先们上了香,陪着大长公主用了午膳这才亲自将大长公主送出定国王府。

    下午墨修尧自己去书房了,叶璃也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便回自己院里去了。看着进门恢复宁静的定国王府,叶璃只觉得有些恍然如梦。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她已经从叶府搬到了定国王府,已经成亲成了定国王妃,而且好像还已经完全习惯了?

    因为才刚成亲,定国王府的管事们自然不会那么不识趣的立刻就把一大堆的琐事账册拿来烦她。所以叶璃只是需要打理一下自己院子的人和嫁妆而已。回到院子里,孙嬷嬷正等在那里和林嬷嬷魏嬷嬷聊天,见叶璃进来连忙上前见礼,王妃。

    叶璃笑道:孙嬷嬷是母妃身边的老人,又是王爷信任的人,不必如此多礼。孙嬷嬷有些拘谨的道:多谢王妃厚爱,老奴不敢越礼。老奴遵从王爷吩咐挑了一些侍候王妃的人,王妃看看觉得那些顺眼便留在身边使唤吧。说完又从衣袖里取出一张单子呈上去,上面记得便是分到叶璃这院子里的人选。孙嬷嬷继续道:王妃身边随身侍候的大丫头当有四人,另外还有打理王妃衣饰,饮食的丫头各两人。还有针线上也要四个。院子里侍候的二等丫头也要八人,还有做粗实的小丫头十六人。这二等丫头和小丫头不妨交给王妃身边的两位嬷嬷俩处理,只这打理衣饰和饮食的丫头却要王妃亲自过目了才好。

    说话间,几个丫头打扮的少女走了进来,恭敬地向叶璃行礼,见过王妃。

    叶璃低头看了看孙嬷嬷送上来的胆子,上面不仅写明了这些少女的名字年龄,还有家世背景,家里有些什么人都写得清清楚楚。而且也都是定国王府的家生子。叶璃点点头,将其中一份递给林嬷嬷和魏嬷嬷让她们去打理二三等丫头的事,回头对孙嬷嬷笑道:孙嬷嬷选的人我自然放心的。随意从单子上点了几个人出来。被点的少女也连忙出列谢恩,叶璃命青霜拿出不少装了银裸子的荷包每人赏了一个。

    处理完丫头的事,叶璃才请孙嬷嬷坐下说话,果然如墨修尧所说的知无不言。叶璃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孙嬷嬷,王府…除了大嫂以外,可还有其他女眷?孙嬷嬷一怔,很快就明白叶璃问的是什么意思,笑道:回王妃的话,除了大夫人身边有两位侧夫人侍候,府里并没有别的女眷。叶璃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笑的有些奇怪的孙嬷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墨修尧没有别的妾室,这很好,至少代表她需要应付的麻烦又少了很多。不去想那些几乎可以遇见的未来的麻烦,叶璃发现假如定国王府的日子简直就如当初自己想象的一样完美。夫妻相处和睦,互不干涉对方的私事。没有长辈需要晨昏定省,没有妯娌需要应酬闲扯,就连拈酸吃醋的妾室都没有。这样的人生如果一直这样平静下去她简直要感激墨景黎的退婚和皇帝多事的赐婚。

    王爷。

    阿瑾有些奇怪的看着正盯着书出身的墨修尧。从小就跟在王爷身边阿瑾虽然有些迟钝却也分得出来自家王爷什么时候在思考什么时候在出神。墨修尧眼神一闪,抬起头来看着他,有事?阿瑾有些烦恼的揉了揉后脑,道:王爷…要不要去看看王妃?

    墨修尧随手将书放回桌上,看着阿瑾拘束不安的模样淡然一笑道:墨总管让你问的,还是孙嬷嬷?

    阿瑾睁大了一眼,叔叔和孙嬷嬷都提过要他在王爷面前多提提王妃,找机会让王爷和王妃多一些相处的时间。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找机会,所以看到王爷极少见的在发呆,既然没事干就可以问问王爷要不要去见王妃了不是么?看着阿瑾困惑的模样,墨修尧摇头笑道:行了,别想了。阿璃现在在做什么?

    好想在整理从叶家带过来的东西。

    那就先不过去了,等她忙忘了再说吧。昨晚的客人在哪儿?

    阿瑾眼底闪过一丝懊恼,道:还在地牢里。

    去看看。

    阴暗的地牢里,摇曳的火光将房间里的人倒影投射到墙上,随着火光微微晃动着。让本就阴森的地牢更添了几分诡秘的色彩。凤之遥依旧穿着一身嚣张而华丽的红色锦衣懒洋洋的趟在地牢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满意的听着不绝于耳的哀嚎声。相对于近几年来的无聊,这几天忙碌的日子实在是让他十分满意。

    说吧,夜闯定王府干什么的?

    房间的中心,一个黑衣男子被铁链子绑在架子上,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正恶狠狠地怒瞪着他,凤之遥,你是定王的人!

    哟?认识本公子?看来你是大楚人了?凤之遥眨了眨凤眼,顿时来了兴趣坐直了身子看着眼前的人,哪来的?宫里,咱们陛下还是彰德宫那位?或者是哪家府里出来的?

    哼!能当死士的一半都是硬骨头,严刑拷打没能让他招供,凤之遥几句话自然也不可能就让他开口。

    凤之遥不悦的眯眼,本公子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本公子的刑具硬!继续!

    唰——!

    带着狰狞的倒钩鞭子继续在男人身上制造出更多的伤痕,凤之遥眼神阴郁的盯着眼前的一幕。

    轮椅转动的声音由远而近的过来,凤之遥转过身去就看到墨修尧迎面而来,起身笑道:不陪着新娘子,这时候来这里做什么?墨修尧不答,挑眉看着他道:招了?凤之遥无奈的扯过放在一边的卷宗,昨晚抓了四拨七个人,其中一个北戎来的,一个南诏来的,两个趁火打劫的,还有三个死不承认的。北戎那个打算来抢新娘子让定国王府难看,南诏那个只是想探探地形看有没有机会拿到揽云剑。还有两个想趁机偷点东西。至于这个…他是最早抓到的一个,也是功夫最好的。我怀疑他是来行刺的,但是,行刺的目标不知道。应该不是来刺杀你的。这家伙是在墨修尧陪着新娘子回新房的时候埋伏在宴客的地方被暗卫拿下的。所以想要刺杀的目标绝对应该是在场的宾客中的一人。

    大楚人?墨修尧转向被吊着黑衣男子问道。

    凤之遥摸着下巴道:他认识我,肯定是大楚人。他凤三公子是很有名,但是也仅限于大楚而且仅限于京城这一块地方。毕竟凤家一个可以说是被逐出家门没有继承权的纨绔公子是不太会引起外人的兴趣的。

    继续,实在问不出来就杀了吧。墨修尧淡淡道,耶律平在哪?凤之遥对着旁边的房间做了个手势,就不再理会墨修尧反而饶有兴趣的盯着眼前的黑衣人呵呵笑了起来。黑衣人直觉的浑身发冷,他当然知道被抓住了就毫无生路。但是听着定王轻描淡写的说问不出来就杀了吧就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的模样,还是让他忍不住心里一颤。定王绝对不是外人以为的已经残废了就毫无用处的废物!

    凤之遥笑容可掬的看着他道:其实对本公子来说你说不说也没什么差别啦,反正都是要死不是么?招了么本公子给你个爽快的死法。不招也没关系,正好可以试试本公子的新玩意儿,这两年闷死人了。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却依然强撑着不肯开口。凤之遥也不在意,挥挥手让旁边的人动手,然后大摇大摆的踱步往墨修尧去的房间去了。

    另一个房间明显比之前的房间要舒适得多,至少整个房间都是干干静静的也没有什么异味和血腥。只是用精铁打造的铁栏将整个房间分成了两半。昨晚还在大放厥词的北戎王子此时就在铁栏的另一边,正抓着铁栏对墨修尧怒目以对,墨修尧,你这个残废,你好大的胆子敢派人抓本王子!

    哦?我以为是北戎王子擅自进了不该进的地方才被本王的人抓住的?墨修尧看着他笑容温文而冷淡,不过,北戎王子大可放心,就算看在两国邦交上本王也绝对不会伤王子一个汗毛的。

    对上他冷淡的眼眸,耶律平不由得一抖。更加恼怒的抓着铁栏用力摇晃叫嚣着,不会伤害本王子?那你把本王子关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本王子绝对要禀告你们的皇帝!砍了你的头!墨修尧唇角微微勾起,北戎国内有些急事,事实上今天一早北戎使节就已经跟陛下上书辞别,上午的时候就已经离京了。

    耶律平一愣,这怎么可能?本王子还在这里谁敢走!

    北戎王子不必担心回不了国,稍后本王就会亲自派人将你送回北戎。交给…太子殿下。

    闻言,耶律平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是有些混但是也不是真的傻瓜,太子跟自己的亲哥哥耶律野不合,两人明争暗斗了许多年,如果自己落到太子手里,那……七哥一定会宰了他的!

    墨修尧,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七哥不会放过你的!

    墨修尧冷笑一声,抬头盯着他淡然道:耶律野敢让你来挑衅本王,就应该有了让你有去无回的心理准备了。或者,昨天的事是北戎王的意思?那么看起来他也不是很想要你这个儿子了?耶律平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白。凶狠的瞪着墨修尧道:你胡说八道!七哥才不会这样做……只是语气却明显有些心气不足,他是笨但是还没傻,从小就被人嘲笑,就连七哥也时常骂他笨,父王也不喜欢他。难道真的……

    看着眼前的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再也没有昨天的志得意满洋洋得意,墨修尧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如果可以,他绝对会让眼前这个北戎王子死无全尸,将他挫骨扬灰也难解他心中之恨。可惜,这个白痴是北戎王子,暂时还不能死。就像外面那些人一样,就算他再怎么讨厌他们,再怎么恨他们,却也不得不暂时容忍他们活着。

    懒得再看眼前的人,墨修尧转向出了牢房,凤之遥正靠在墙壁上笑嘻嘻的看着他,你真的打算把这个傻子交给北戎太子?

    墨修尧挑眉道:只是这个傻子当然不够,十天内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把所以他知道的事情全部吐出来。看看有什么有用的一起交给耶律泓。

    不管什么办法?

    没错,无论什么办法都行。我只要答案。他就算再傻也是耶律野的亲弟弟,本王不信他什么都不知道。墨修尧沉声道,完事之后你知道怎么办。

    凤之遥颔首,脸上的笑容更胜,明白了,他本来就挺傻的,就算更傻一点也不算什么意外。不是么?让耶律平和耶律野这两个人狗咬狗?这个主意我喜欢。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交给你了。

    王爷慢走,好好享受你的新婚吧。

    看着墨修尧和阿瑾的身影消失在牢房门口,凤之遥眯着凤眼满意的看着眼前阴森诡异的地牢。还有耳边隐约传来的求饶声,脸上的笑容更加绚烂起来。真是一群白痴,惹什么人不好要来惹墨修尧?墨修尧这家伙从三岁开始就没善良过,自从出了事以后更是连心肝都黑了啊。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53.大婚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