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番外 > 4.倾云歌(三)

番外 - 4.倾云歌(三)

所属目录:番外      发布时间 : 2016-10-17

  4。倾云歌(三)

    沈扬突然提出要将云歌接走,一时间徐家的众人都有些接受不了。虽然云歌来到徐家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徐家上下都是真心喜欢这个活泼又单纯可爱的小姑娘的。没有女儿的徐大夫人对云歌更是比对自己的儿子们还好,另一方面,徐大夫人心中还是隐隐盼着这小姑娘是不是会成为徐家的儿媳妇。如今云歌突然要走了,徐大夫人怎么能不难过?

    但是沈扬本就是云歌的血亲,即使如今成了云歌的义父那论起关系来也比他们徐家要近的多。沈扬说要接走云歌,即使是徐家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压下心中的焦急,徐大夫人将目光投向坐在下首的儿子。希望他能够想出一个过得去的借口拒绝沈扬。

    徐清尘抬眼看向沈扬,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温文尔雅。淡然笑道:“沈先生,这几个月你也忙得很,哪儿有功夫照顾云歌?若是让云歌倒你府上去住,岂不是跟她当初在山里住着没什么两样?”

    在他府里住着怎么会跟深山里没两样?沈扬不悦的想要反驳。不等他开口,徐清尘继续道:“何况,就算您不忙…贵府上连个女眷都没有,云歌到了你府上既没人做伴也没人教导……”

    徐大夫人眼睛一亮,连忙笑道:“正是这话,沈先生…你也知道云歌从前跟着他父亲住,许多女儿家该学的东西也没人教导。沈先生若是姓得过我的话,便将云歌交给我,保证将云歌教导成最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这…”沈扬皱眉,云歌能不能成为大家闺秀倒不重要,但是徐夫人说的没错许多女孩儿家的规矩什么的多多少少还是要学一些的。他也不能照顾云歌一辈子,将来到底还是要嫁人的。女儿家的时候宠着没关系,会不会也无所谓,但是以后到了夫家什么都不懂却肯定逃不了婆婆欢心。

    见沈扬犹豫,秦筝也连忙笑道:“大伯母说的是,沈先生,云歌学习可认真了,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不足的地方全部补齐了。在云歌学成之前还是在咱们家住着,跟着大伯母也学得多一些。若是沈先生要指导云歌医术,不如就跟无忧一样,白日里半天去药店或者去先生府上如何?”

    沈扬有些犹豫的看向站在旁边的云歌,凝眉思索着。这段日子他却是挺忙的,外面正在打仗,虽然不用他去前线,但是运往前线的药材却需要他去准备。

    “既然如此。就有劳徐夫人了。”沈扬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怒气冲冲的冲到人家家里来,最后却还要麻烦人家。

    徐大夫人却丝毫也不在意,含笑道:“云歌乖巧的很,咱们家的人都忙得很,弟妹还有筝儿经常陪着,我却是孤孤单单一个人,有云歌做伴我高兴着呢。”

    云歌站在旁边眨了眨眼睛,看向沈扬。她还是要在徐家住么?其实她挺喜欢徐家的,徐家所有的人都很好,她也好舍不得他们。要是……

    “云歌想跟着沈先生住么?”清尘公子淡笑着看着云歌,柔声道:“等你学习过关了,就可以跟着沈先生回去了。在这之前,云歌可要好好学习,别让沈先生失望。”

    云歌脖子一缩,只觉得头顶阴风呼呼直吹,明媚的大眼睛顿时黯淡下来了,原本笑容可掬的小脸跟吃了黄连一样,小脑袋使劲的摇晃又点头。

    呜呜…义父,徐清尘好可怕。

    可惜沈扬却只当自己新收的义女,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果然被她爹养歪了不爱学习。完全没有接收到云歌的求救。

    送走了沈扬之后,云歌再一次迎来了一个新的学习**。每天除了跟沈扬约好的半天时间出去学医以外,云歌的时间几乎大半都泡在了去书房和去书房的路上。而且自从沈扬带着自己的义女在璃城亮相之后,便有越来越多的青年才女以各种借口光临沈扬的医馆或者路上偶遇。没办法,沈扬的两个女徒儿不仅医术好,而且都是美貌如花。可惜墨无忧已经许给了徐家四公子,这大徒弟没希望了,这小徒弟兼义女总还是可以凭一把的。

    于是云歌就悲剧的发现自己永远都有写不完的功课,每一次当她觉得自己学得很好可以解脱了,第二天到了徐清尘跟前她就会羞愧的发现自己根本就笨得不能见人了,必须继续努力学习,然后捧着更多的书和功课回书房。

    清尘公子如此好为人师的模样,就连徐大夫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在云歌第五次一脸渴望又拒接的拒绝了自己带她出去走走的提议之后,徐大夫人终于忍不住想要找儿子谈谈了。

    “云歌一个姑娘家,又不用考科举,你把她逼得那么紧做什么?”看着儿子淡定的模样,徐大夫人叹气道。

    清尘公子义正辞严的道:“别家的姑娘也不用考科举,不也是从小学起的么?云歌晚了十几年了,自然要更加用心一些。”

    我不介意我儿媳妇不是才女啊。徐大夫人忍不住在心中默默道。

    “娘,云歌从小就没见过什么外人,心思单纯。但是性子又好动,总是在外面跑万一被人骗了,你要怎么向沈先生交代?你没听无忧说么,最近经常有人去找云歌,医馆里有沈先生坐镇倒不用怕,万一她自己跑出去玩儿要怎么办?”

    “有这是?”徐大夫人也有些紧张起来。

    清尘公子点头道:“自然是有我才这样做了,等到云歌学的多了,懂得多了自然会放松一些。沈先生将云歌托付给咱们,咱们就要尽兴是不是?”

    徐大夫人皱了皱眉,一边思索着一边点了点头,丝毫没注意自己已经被徐清尘带着走出了书房。又往前走了几步,徐大夫人才停了下来,没好气的回头道:“死小子,无忧才不会跟你说这些!云歌那么听话怎么会……”

    门口,清尘公子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知道儿子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徐大夫人也只得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去看看云歌顺便炖点补品给她吧,可怜的孩子……不过云歌这丫头也听话了,她要是真不想学狠狠地揍徐清尘一顿不久好了,至少徐清尘是绝对打不过她的吧?徐夫人有些心不在焉的盘算着。

    于是,云歌痛苦的苦学生涯就一直延续到定王和王妃凯旋归来才宣告暂停。云歌松了口气至于对清尘公子就更加的尊敬有加了。如果从前有人问云歌清尘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云歌一定会说,清尘公子是全天下最好看最厉害最聪明的人。但是如果现在有人问她清尘公子是什么样的人,云歌的答案是清尘公子是全天下最好看最厉害最尽责的老师。

    定王和定王妃凯旋归来,至此天下大定,经过数年战乱的百姓们获得了暂时和和平。而整个璃城也更加的热闹非凡。定王府小世子小公主的周岁宴刚刚过去没几天,又迎来了徐家三公子和四公子的婚宴。前来璃城参加周岁宴的宾客们都还没有离去,自然也就跟着凑个热闹参加徐家的婚宴了。

    婚宴上,作为两位新郎的兄长,即使清尘公子在如何的仙气出尘超凡脱俗还是免不了被宾客们拉着喝酒的命运。这期间自然还有不少人不忘进行一些别的活动。

    “怎么不见徐大公子的夫人?”一位西域小国的王子用着有些生硬的中原话问道。

    正在敬酒的徐清尘扫了一眼坐在王子下首定定的望着自己的西域公主,眼神微沉笑道:“在下尚未婚娶。”西域王子眼睛一亮,“那真是太好了,徐相看本王子的妹妹如何?王妹可是我国最美丽最贤…淑的好姑娘。”西域民风开放,公主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一脸热切的望着眼前俊朗不凡的男子。

    清尘公子一怔,含笑摇头婉拒道:“这…只怕要辜负王子的好意了。”

    西域王子不解,“这是为什么?”清尘公子未娶,他家妹妹未嫁,两人身份容貌都相当,为什么不同意?

    清尘公子正想开口,却瞥见不远处一个娇俏的身影走过,转向前方的走廊。当然也没有遗漏一脸殷切的跟在她身后的某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清尘公子眼一沉,淡笑道:“抱歉,在下已经有未婚妻了。”

    “这不可能,没听说过。”西域公主不信的叫道:“她是谁?我要向她挑战!”

    “刚刚走过去。”清尘公子笑道。

    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还不知道清尘公子说的是谁,但是西域公主正好就面对着云歌过去的方向坐着,而更巧的是她恰好认识云歌。西域公主有些惊讶的看着清尘公子,“不…就算她长得比我好看一点,但是她还是个小孩子,你怎么会喜欢她?她还没有十三岁。”

    清尘公子无言,云歌已经快十七岁了。只不过西域人显老自然觉得云歌年纪小,而且云歌性子也活泼爱笑,在西域公主眼里竟然还是个孩子。

    “本公主绝对不能输给一个孩子,我要挑战她!”西域公主也不参加宴会了,直接起身朝云歌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西域王子生怕妹妹惹事,连忙起身也要追过去。清尘公子拍拍他的肩膀道:“王子请坐,在下去看看就是了。”

    西域王子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是你惹的事,应该你自己解决。”他真的没有硬要他娶他妹妹,只是顺口问一句而已。

    清尘公子含笑点点头,也漫步跟了上去。整个徐府一片喧闹,宾客们也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倒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清尘公子悄然离去的事情。

    “沈姑娘…沈姑娘…。”

    云歌有些烦躁的瞪了跟在后面的人一眼,决定直接施展轻功离开这里。这个人每次碰到就总是跟着她,她停下来问他有什么事他又不说,一走他又要跟着。她打算去新房看看无忧和天香姐姐,这个家伙跟着她做什么?

    “沈姑娘,沈姑娘…”

    “你到底想说什么?”云歌不悦的道。徐清尘说不能让人总是喊着她的名字,那样不好。呃…徐清尘说的是有不认识的男人老是跟着她叫她都是坏人,直接打一顿就可以了。不过这个家伙好像不是坏人,前几天她还看到他扶一个被撞到的老人家起来来着。揍…还是不揍…

    “沈、沈姑娘……”看到月光下美丽娇俏的少女,清俊的男子不由的红了脸,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呃…沈姑娘,我有话对你说。”

    “我知道,你都跟了好几天了。是不是终于想起要说什么了?你快点说,别再叫我了,不然我真的要揍你了。”云歌点头道。

    呃?男子一愣,干笑道:“沈姑娘真爱开玩笑。”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就算揍他也不会痛吧?为了求得佳人的放心,“如果沈姑娘想揍我的话,就动手吧。我不会躲的。”男子大义凛然的道。

    啊?这下轮到云歌傻眼了。

    “嗯…你还是快说你要说什么吧。说完了我要走了,我忙。”

    男子连忙点头,欣喜的道:“沈姑娘,我是想说、想说…在下姓梅,梅长希。今年十八,家父忝为一州知州。呃…这个不重要,在下就读与骊山书院,去年刚刚服完了兵役,虽然称不上文武双全,但是也绝对不是文弱书生。在下绝对可以保护姑娘你的。在下家中……”

    虽然觉得打断别人说话不礼貌,但是云歌还是忍不住开口,“那个…你究竟想说什么?”她需要他保护么?她一掌就能把他拍飞,而且…她又不认识他!

    男子一呆,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半天居然还没有说到重点。一咬牙,男子坚定的道:“沈姑娘,在下想说的是。在下对姑娘……”

    “云歌,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一个清朗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只见月光下一个白衣翩然的男子漫步而至。带着淡淡笑颜的俊美容颜在月光下仿佛染上了一层光晕让人不由得移不开眼睛,但是站在云歌身边姓梅的男子却突然觉得一阵寒风吹来,当场打了个喷嚏。

    “你个在这里做什么?”走到云歌身边站定,清尘公子含笑抬手拨了一下云歌被夜风吹到跟前的发丝柔声问道。

    云歌眨眼,“去新房不走这里要走哪儿?”

    “天太黑了,小心摔了。”清尘公子浅笑道。

    为什么徐清尘这么奇怪?她怎么可能会摔到?

    为什么觉得自己这么多余?梅公子有些郁闷的想着,“清…清尘公子,你和沈姑娘……”认识?

    “云歌,终于找到你了,我要跟你决斗!我赢了清尘公子就归我!”不远处,西域公主看到三人眼睛一亮,飞快的冲了过来。

    “……”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