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番外 > 7.倾云歌(六)

番外 - 7.倾云歌(六)

所属目录:番外      发布时间 : 2016-10-17

  7。倾云歌(六)

    追着云歌的几个男人追上前来便看到云歌跌靠在一个白衣男子怀中。只见那男子一身白衣,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一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双沉静的眼眸悠远而深邃,只是此时,那双眼眸中却带着淡淡的冷意。这样俊美出尘的男子别说是这样偏僻的乡野之地,就是广陵那样的南方大城也是极为罕见的,众人都不由得一愣。

    “什么人?还不将本公子的美人放下!”那消瘦男子回过神来,上前一步高声道。眼前这个小美人他盯了大半天,好不容易就要到手了怎么容得被人抢走。虽然广陵自古出美女,但是像这个小美人一样的美女却还是难得一见的。

    清尘公子抬眼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道:“你是什么人?胆子倒是不小。”

    那消瘦男子一愣,很快便冷笑道:“本公子看你胆子才不小,多管闲事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你听好了,本公子是广陵城里黄家的大公子。在广陵这个地界上,还没有人敢跟本公子作对!”原本看徐清尘气度不凡,那男子还有些迟疑,但是再一看一身白衣,衣着寻常而且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那男子的气焰顿时又高了起来。在广陵,黄家虽然说不上是一手遮天,但是势力之大,绝不是区区一个外地来的文弱书生能够匹敌的。

    徐清尘俯身抱起云歌,淡淡道:“黄家是么?我记住了。”

    看着徐清尘抱着云歌就要离开,那黄公子大怒,“好大的胆子!站住!你们还不给我上!”

    听了主子的命令,那几个跟随的男子自然一拥而上。徐清尘却仿佛根本没看见他们一般,转身便往广陵的方向而去。

    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如此无视,众人也不由得一怒。其中一人一拳就朝着徐清尘的后背打了过来。不想不到劲风拂过,那男子还没有碰到徐清尘的衣服就抱着自己的拳头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

    众人不由吓了一跳,警惕的望向四周。不知何时,几个穿着灰色衣衫的男子出现在道路两边的山坡上。冷漠的扫了众人一眼,飞身落到了徐清尘跟前,“大公子。”

    徐清尘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沉睡的云歌,淡然道:“把人带回广陵去,另外,让广陵太守来见我。”

    “遵命。”灰衣男子低声应道。一挥手身后几人干净利落的将一众人等拿下绑成了粽子。那黄公子震惊的盯着徐清尘,能随随便便叫太守亲自去见他的人,绝对不是寻常角色,“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徐清尘平静的扫了他一眼,转身抱着云歌走了。身后几名侍卫有些同情的看了看这位一脸消瘦病态的黄公子,清尘公子一路上跟着沈姑娘到处走,好几次把人跟丢了,本身心情就很不好了。这家伙还自己找死撞到清尘公子手里,真是…太可怜了…

    广陵城里一家不算起眼的客栈后院里,几个衣着不凡的人正一脸忐忑的站在院中等候着。不远处的门口,几个灰衣侍卫面无表情的站立着,仿佛丝毫没有看到这些人的不安。

    为首一人穿着三品官员的服饰,发鬓上已经有了不少白发,与黑色的头发掺杂在一起看上去倒像是一头灰发。原本应该是坐镇广陵成的一方大员,此时却愁眉苦脸,忐忑不安的仿佛天要塌下来了。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穿着富贵,一身富态的中年男子。中年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年纪各异的男女,只是他显然不太能体会到太守的担忧,只是有些焦急地望着不远处肃立的侍卫直皱眉头。

    “大人,犬儿……”男子看了看广陵太守,皱眉道。听说儿子被人抓了之后,他原本打算拍家里的家丁侍卫来看看谁那么大胆子敢在广陵城撒野。却不想还没出门就接到太守的传话,要他立刻赶到这家客栈来。还特别提醒一定要恭敬一些,他立刻就明白自己儿子惹上的只怕不是什么普通人。但是到了这里看到太守如此作态倒是有些不以为然了。凭黄家在广陵的势力,只要不是定王和定王妃亲自驾临,又有谁能够对他们怎么样?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初到任没多久的太守不也得对他们这些广陵旧族恭恭敬敬的么?

    广陵太守皱了皱眉,看着那黄老爷的神色也有些不善了。得罪了清尘公子也不知道这黄家是不是当真作孽太多了。外面不知情的人或许以为清尘公子温文尔雅必然是个心慈手软的谦谦君子,但是身为定王府出来的官员,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早两年定王和王妃常年征战在外,定王府的一应事务皆是由清尘公子一手搭理。定王府麾下的旧臣官员将领,心高气傲者不在少数。清尘公子若只有才智没有铁腕的手段哪里能压得住这些人?若真是定王和王妃来了,说不定还可以向王妃求个情,现在得罪了清尘公子…看着还茫然不知的黄老爷,广陵太守在心中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他。只在心中默默盘算起自己这些日子执政广陵到底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见太守如此神色,黄老爷也直觉的感到有些不太好。但是却又想不出来这广陵到底还有什么人是黄家得罪不起的。就算是那些手握重兵的将军,黄家万贯家财也可以周旋一二。何况带信回来的人也说了抓了儿子的是一个文弱公子。

    门外众人心思各异,房间里清尘公子却丝毫没有理会众人焦急等待的心情。悠然的坐在床边看着沉睡者的少女沉静的娇颜。睡着了的少女比起醒着的时候更多了几分恬静的美丽和纯真,一只手还伸出来拽着被子的一角睡得十分香甜,倒真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娃娃。

    抬手捏了捏少女红扑扑的脸颊,清尘公子无奈的低声笑道:“留在我身边不好么,偏要到处乱跑。这次要是我不在你可怎么办才好。生的笨就要乖乖地,我又不会嫌弃你。小脸都瘦了,真是个小笨蛋。”

    沉睡中的少女微卷的睫毛轻颤了一下,清尘公子淡定的收回了手,微笑道:“还想要装睡么?”

    原本沉睡的小姑娘立刻睁开了眼睛,揉揉被捏的红彤彤的小脸蛋望着眼前的俊逸公子干笑,“徐清尘…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清尘公子笑容冷淡,“我要是不在这里,你就去给人当小妾了。”

    自知理亏又对某人有着天然的畏惧的云歌姑娘底下小脑袋有些委屈的缩起了脖子。徐清尘看着她这副可怜的小模样,心中不由的一软,轻叹一声道:“以后不要乱跑了知道么?今天有多危险你总该知道的。”

    云歌根本不管有没有挺清楚徐清尘的话,连连点头。清尘公子抬手揉揉她的发丝,道:“刚刚解了毒,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处理一些事情。”

    “嗯嗯。”云歌点头,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清尘公子。

    清尘公子站起身来,看了看云歌沉声道:“不许再偷跑!不然…把你关起来你就一辈子都抄书吧。”

    呜…云歌小心肝一颤,连忙使劲点头然后又拼命摇头。看着她如此,清尘公子眼中的冷意倒是消散了许多,“你乖乖的,我就不罚你了。”其实云歌姑娘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清尘公子默默地想着。不过不能欺负的太狠了,不然小丫头又要跑了。

    “嗯嗯,我累了,我睡觉。”不敢再起逆反之心的云歌姑娘缩进被子里,捂住小脑袋不想面对眼前的事实。清尘公子淡淡一笑,摇摇头转身向门外走去。同时原本带着淡淡暖意的眼眸中重新蒙上了一层寒霜。

    刚出了门,广陵太守便殷勤的迎了上来,“公子……”

    徐清尘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淡淡的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一众人等转身往前厅走去。守在门口的灰衣侍卫留下两个人依然守着门口,剩下的人都无声的跟了过去。广陵太守犹豫了一下,狠狠的瞪了黄老爷一家,也连忙跟了过去。

    花厅里,清尘公子坐在上首喝茶。之前还嚣张跋扈的黄公子被人捆成一个大粽子扔在大厅里。黄家的众人已经来,一个穿着贵气的中年妇人就哀嚎一声扑了过去,“祖儿。祖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那黄公子唔唔的半晌也说不出话来,显然是被人点了哑穴,只能使劲的朝那妇人使眼色,只可惜那妇人正在焦急担忧中,丝毫没看明白他的意思。

    “臣下广陵太守李继业,拜见公子。”广陵太守一整衣冠,上前恭恭敬敬的一拜。那边黄老爷却是气急败坏,“李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公子是什么人,凭什么如此对待我儿子?”

    广陵太守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蠢货,垂眸眼观鼻子鼻观心,仿佛没听到黄老爷的话一般。

    “李大人。”清尘公子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道。

    “是,公子请吩咐。”广陵太守连忙道。

    徐清尘道:“你到广陵已经有三月之余,正事上倒是处理的不错。但是,这些事情你怎么解释?”一叠厚厚的纸卷扔进广陵太守怀中,广陵太守连忙接住翻开一看,脸色却是越看越苍白。上面记录的全都是广陵的这些豪门权贵欺凌百姓为非作歹的事情。其中有些事告上了衙门却被自己给压下来了。广陵太守也是有苦难言,这广陵之前一直在大楚手里,后来几年又在西陵手中,但是无论是在哪一方手中,这些本地的旧士族却都依然安安稳稳的。广陵曾经是前朝都城,遗留下来的这些士族也都是传承悠久根深蒂固的。他本事寻常人家出身,凭着自己的本事一直做到了太守之位。但是到了广陵之后却处处受制与这些士族,为了让自己顺利的接手广陵,恢复民生,他不得不对这些士族妥协,对他们的许多行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臣下知错,请公子责罚。”广陵太守跪倒在地,并不辩解只是沉声请罪。

    徐清尘看着他,道:“你做的这些事为什么,我也明白。事出有因我不罚你,但是…既然身为一方太守,便是百姓的父母官。我希望你先想到的是百姓而不是权衡。若有什么困难,直接禀告上去自然会有人助你一臂之力,即便是先斩后奏,王爷和王妃也不会怪你。但是…若是因为你的权衡利弊而让百姓民不聊生,莫说是王爷和王妃,便是我也饶你不得,你这个太守也不必再做了!”

    其实说民不聊生太过严重了,李继业治下的光明各方面都还是相当不错的。只是这些盘踞广陵日久的士族也不是李继业区区一个太守就可以收拾得了的。

    听了徐清尘的话,广陵太守也暗暗松了口气,恭敬地跪拜道:“臣下明白,臣下有亏王爷和王妃的信任,绝不敢再犯了。”

    徐清尘满意的点点头,道:“很好,那就先将这些事情处置了吧。”

    闻言,广陵太守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这上面几乎记录了广陵所有士族的许多罪行,若是真的按律处理,只怕要将整个广陵的士族都得罪光了。但是想想璃城里王爷是怎么对待那些前朝老臣权贵的,清尘公子的态度又似乎说得过去了。只怕无论是王爷还是公子都对这些人很是不满了,今日之事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

    “怎么?”见他迟疑,徐清尘淡然挑眉道。

    “不…臣下遵命!”广陵太守站起身来,提声道:“来人!”

    很快,等候在门外的衙门的衙役走了进来,恭敬的听命。广陵太守一口气念出了一长串的名字,都是广陵城中的士族大家中一些名声恶劣的纨绔子弟,沉声道:“速去将这些人缉拿归案。”

    如此命令,即使是衙役们也不由得愣了一下,看了看坐在上首俊美非凡的公子,连忙领命退了出去。

    “李大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黄老爷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反应不过来,望着广陵太守质问道。广陵太守冷笑一声,道:“其他人尚未到来,不如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公子以为如何?”

    徐清尘挑了挑眉,道:“也好。”

    “黄耀祖,你仗着黄家势力,强抢民女,逼良为妾,致一家三口死亡,你可知罪?”

    “什么?!”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