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帝都赋 > 56.回门

帝都赋 - 56.回门

所属目录:帝都赋      发布时间 : 2016-10-14

56。回门

    青鸾几个跟在叶璃身后看着自己一向性情温和的小姐黑着脸大步离去不由得面面相觑,湖心水阁离岸边太远了她们根本就听不见王爷和王妃到底说了什么。青霞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难道是王爷欺负王妃了?青霜立刻沉下了脸,什么?王爷欺负小姐了?

    青鸾和青玉无奈的拉住想要发作的青霜,青鸾忍不住嘴角抽搐。她可是亲眼看到过王妃的身手的,轻而易举打晕一个壮汉连气都不用喘。就凭王爷坐在轮椅上,欺负得了王妃么?青玉想了想,道:待会儿去问问阿瑾吧。他肯定知道。青霜撇嘴,他跟我们一样留在岸边,能知道什么?青霞也赞同,他从小就跟着王爷,肯定知道王爷是怎么惹王妃生气的。快走吧,王妃走远了。

    叶璃一边疾步往自己的院子而去,一边在心里把墨修尧骂了个狗血淋头。她简直是瞎了眼才会觉得那个家伙性格温和,居然还曾经觉得他纯情?那个混蛋居然调戏…不对,调侃她!吃醋!吃醋……白痴,她怎么会为了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吃醋?顶多是比喜欢人家觊觎她的东西罢了。

    王妃这是怎么了?回到院子里,魏嬷嬷从里面迎了出来看到叶璃阴沉着脸连忙问道。离开从小带大的小姐好几年,魏嬷嬷连着这几年缺少的关爱一股脑的都给了叶璃,比谁都要关心她的心情身体。被嬷嬷这么一问叶璃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明白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也没脸说自己被墨修尧调侃了就赌气离开的话。连忙拉着魏嬷嬷道:乳娘,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么?你这样天天围着我转小心你的小孙子都不认识你了。林嬷嬷和魏嬷嬷一家子都跟着叶璃来了王府,叶璃将他们家得力的男丁都放到外面的店里或庄子上做管事,女眷留在自己院子里。平时也尽量少让两人在跟前侍候。特别是林嬷嬷年纪都不轻了,跟着自己这个年轻人跑来跑去绝对不轻松。

    魏嬷嬷看着她有些伤感的道:小姐长大了,嫌弃乳娘了是不是?

    乳娘……叶璃头痛,又来这招!不过好歹把刚刚的事情转移过去了。拉着魏嬷嬷进屋,叶璃又是一番温言细语的劝慰让魏嬷嬷笑逐颜开。

    王妃,阿瑾来了。青霜进来道,一张娇俏的小脸还气鼓鼓的模样。显然在外面和阿瑾生着气呢。

    让他进来吧。叶璃笑着调侃,谁惹到咱们的霜儿了?

    青霜小脸一红,跺着脚道:小姐!还不是那个该死的阿瑾,仗着是王爷身边的人整天板着一张死人脸,好像别人欠他五百两银子不还似的。叶璃无奈的叹息,青霜,是你在无理取闹吧。阿瑾只是不爱说话而已,离死人脸还远得很呢。墨景黎那才叫死人脸,阿瑾顶多叫沉默寡言,那张还有些粉嫩的冷脸连二哥都比不上。

    阿瑾捧着盒子进来,面无表情的看了清爽一眼。青霜也知道背后说人坏话还被当事人听了个正着,心虚的偏开了小脸。叶璃心中暗笑,面上却是一脸正经看着阿瑾,阿瑾,有什么事?阿瑾将盒子放到桌上,后退了两步才道:这是王爷命阿瑾送来的。王爷…王爷说不是故意惹王妃生气的,请王妃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一句话说的结结巴巴,叶璃心里有数,笑容可掬的看着阿瑾道:阿瑾,最后那句话是谁教你的?

    阿瑾脸上一红,呆呆的看着叶璃不知所措。王妃和王爷都是聪明人,在他们面前说谎永远都会被揭穿。阿瑾默默在心底记住这个事实。

    叶璃含笑加了一句道:你家王爷肯定不会说这种话。而且,我也没有生气。东西我收下了,你回去吧。

    阿瑾默默告退,叶璃好心情的打开盒子里面果然就躺着她十分惦记的画像。刚刚还在想之后要用什么借口再把画像拿回来呢,没想到墨修尧这么上道马上就派阿瑾送过来了。将画展开在桌面上,叶璃盯着画像上的女子轻轻叹了口气。脑海里不由得响起墨修尧的声音——我觉得这才是阿璃。

    好美啊…站在旁边的青霜兴奋的叫道,小姐,这是王爷画的么?好漂亮啊。

    魏嬷嬷也很是满意的点头笑道:王爷对小姐真是有心了,看来大老爷和大公子果然没看错人。呵呵…

    叶璃无语,一副画像至于么?

    转眼间已经到了回门之期,这三天叶璃在定国王府可以说得上是适应良好。就连原本提着心的林嬷嬷和魏嬷嬷也放下了心来。只除了王爷和王妃到现在还没有圆方这一点让两位嬷嬷十分的不满。不过对此担心和不满的也并不只是她们还有定国王府的孙嬷嬷,孙嬷嬷也是从小看着墨修尧长大的,深知自家主子的脾气,对新王妃并没有任何不满。甚至还暗示林嬷嬷和魏嬷嬷她们会想办法。定国王府上下和睦对自家小姐也十分尊敬,等到回门回来小姐就会正式执掌定国王府两位嬷嬷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因此回门的时候脸上笑的仿佛能绽出一朵花儿来了。

    叶家的迎接竟也分外的隆重,不仅是叶尚书王氏带着叶珊叶琳叶容,就连已经出嫁的叶珍和叶莹都带这各自的夫婿回来了。叶莹会回来凑热闹叶璃并不好奇,但是叶珍身为南侯世子的侧妃能让南侯世子陪她一起回来就不叫耐人寻味了。一进了门见过了叶老夫人,叶璃就被几个姐妹拉着要去单独叙话,而墨修尧则留在大厅与叶尚书和墨景黎说话。

    叶璃从前住的清逸轩依然还留着,姐妹几个就在清逸轩院子里的石桌边坐着说话。叶珍看看不远处侍立的丫头们,再看看叶璃一身淡紫色衣衫,头戴珍珠流苏发簪,耳悬明珠耳坠,手腕上亦是极品的莲花纹暖玉手镯,神态淡然唇边含笑,似乎比从前在家里平添了一股尊贵气势。不由羡慕的轻叹道:看来三妹在定国王府过的极是顺心了?叶璃笑道:有劳大姐姐挂心,一切都好。叶珊拉着叶璃唧唧咋咋的问个不停,譬如定国王府大不大,好不好看,王府里有些什么人,好不好相处等等。叶璃也不着急,等她问够了才挑一些能回答的回答她。叶珊没能得到答案,还想开口再问,被坐在他身边的叶琳拉了一把,只得失望的闭上了嘴。

    听说定国王府还有一位前王妃和侧太妃,三姐见过了么?叶珊一直问个不停,叶莹有些插不上话只得淡着脸陪坐在一边,这时候才盯着叶璃问道。

    叶璃有些惊讶的打量叶莹,皱了皱眉道:四妹最近可是身体不好?没多长时间没见,叶莹的模样变得实在有些多。感觉更加消瘦也更加弱不经风了。从前在叶家的时候叶莹虽然较弱但是其实被王氏调理的不错,脸色总是透着诱人的嫣红。但是现在少了那一抹嫣红整个人顿时沉暗了不少。虽然脸上点了胭脂,但是总归没有从前粉黛不施的美丽自然。叶莹眼光微变,淡淡垂眸道:有劳三姐关心了,不过是有点累罢了。

    叶璃在心底轻叹,叶莹真的是变了不少,看来贤昭太妃调教人得本事果然是叶老夫人望尘莫及的,累了便多歇歇,不管怎么说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一个好身体就什么也没有了。叶璃略劝了两句,才回答叶莹的问题,大嫂常年理佛,回去之后才去拜见。至于侧太妃……想起府里那位性情古怪的侧太妃,叶璃也忍不住皱眉,淡淡道:父王的侧妃,并不需经常见面。叶珊叫道:那定国王府岂不是只有三姐姐和王爷两个主子?这话一出,不仅是叶珊叶珍叶琳,就连叶莹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羡慕的眼神来。府里既没有老人在上头压着,有没有嫂子弟媳之类的人物,甚至连小姑子都没有需要应付的,简直是每一个刚出嫁的新妇的梦想。不过一想起墨修尧的情况,叶莹又隐隐觉得自己平衡了。比起走在外面被人耻笑同情,在家里受点委屈也算是可以忍受的吧?

    看三妹和王爷的感情似乎也很好,三妹真好好福气。叶珍叹了口气,幽幽道。

    叶莹有些不信,怀疑的问道:定王脾气真的那么好么?听别人说一般身体残疾的人脾气都很古怪的。叶璃皱了下没,道:王爷并不难相处。墨修尧脾气好不好她不知道,但是目前他们相处的很和睦就是了。叶莹也知道叶璃为她的话有些不高兴,但是她从来都不习惯向叶璃低头,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叶珍看看两人只得开口转移话题,宫里过几日就要举行宴会为各国使节送行,三妹和四妹接到帖子了么?

    叶璃摇头道:没有。

    叶琳笑道:各国使节本来就是为了庆贺三姐和王爷的大婚才来的,就算别人不出席王爷和三姐姐肯定是要出席的。不过大姐怎么比三姐和四姐还知道的快?叶珍笑道:这次的是皇上交给我们家世子负责的,我自然就先知道了一些。叶珊眼睛一亮,道:那大姐一会去么?叶珍有些羞怯又有些欢喜的点头道:世子说了这次会带我一起进宫去。说完还感激的看了叶璃一眼,显然南侯世子会决定带她一个侧妃进宫参加宫宴是因为她刚刚成为定王妃的妹妹。虽然只是侧妃,但是如今叶珍也稍微觉得在侯府能站得住脚了。毕竟就算是世子正妃也没有一个做昭仪的妹妹和两个做王妃的妹妹。就这一点看,如果自己能生下子嗣,将来甚至完全有机会与世子妃一争高下。

    哼,就算大姐能去,你肯定也去不了。叶莹瞥了叶珊一眼,冷冷的道。叶珊顿时就红了脸,讪讪的道:四姐,我…我没这么想。叶莹看也不看她道:谁有功夫管你是怎么想的?只是有的人就是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你!叶珊红着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只能起身跑了出去。叶莹这话说的太刻薄,虽然是对叶珊说的但是叶琳也有些不自在,看了看远去的叶珊也起身追了上去,就连叶珍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叶璃奇怪的看着叶莹,再看看叶珍,叶珍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道:四妹,你心情不好也不要往六妹身上发脾气。叶莹捏着手里的帕子,冷笑一声道:我心情不好?大姐姐,你问问若是三姐她心情能好么?

    奴婢见过三位小姐,老夫人请定王妃过去说说话。荣乐堂的丫头过来传话。

    叶莹瞥了叶璃一眼冷笑道:三姐不是想知道我怎么了么?你去了就知道了。

    叶璃摇摇头,起身看着叶莹道:四妹,你这个脾气在家里也就罢了。已经出嫁了还这样…你以为夫人还能时时处处护着你么?

    叶莹神色一黯,倔强的偏过头去不说话。叶璃也不勉强,虽然是血缘的亲姐妹她对这几位姐妹却远没有曾经的堂姐妹们的感情,也不及对徐家的几位表哥。能劝就劝两句,不听她也没辙。

    到了荣乐堂里,叶老夫人穿着一身喜气的坐在花厅里,看到叶璃进来顿时笑开了花儿,璃儿,快来让祖母瞧瞧…

    叶璃走过去在叶老夫人身边坐下,叶老夫人将叶璃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几日在定国王府可还习惯?王府里的下人使唤的可顺手?有没有人为难你?叶璃微笑道:让祖母挂心了,璃儿一切安好。王府的下人也都十分恭敬。叶老夫人连连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那你和王爷……叶璃道:王爷也很好相处。叶老夫人有些为难,看了看叶璃才道:祖母是说你和王爷…你和王爷,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个孩子?王爷年龄可不小了。叶璃微窘,感情叶老夫人琢磨了半天是想要问他们有没有圆房。叶老夫人盯着她道:你可别骗祖母,祖母要是连着都看不出就白活这么多年了。你和王爷还没有圆房是不是?叶老夫人显然也明白这个孙女跟其他几个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很快就放弃了和她兜圈子,直接开口问道。

    这也能看出来?叶璃想了想才从容的道:祖母不比担心。我和王爷都觉得彼此并不熟悉,相处一段时间再…也不迟。而且我们现在相处的也很好,所以并不着急。

    叶老夫人看着叶璃一脸的平静从容心里暗暗摇头,那…王府的事务由谁料理?

    外事自然由王爷料理,府里的事回去之后就会交接给我。叶璃答道。

    叶老夫人神色稍霁,至少这个孙女还知道抓住王府的权势。叶老夫人对叶璃叶莹这两个嫡孙女实在是无奈的很,叶莹看似聪明实则无脑,嫁进黎王府里不知道抓紧权利天天跟小妾争风吃醋弄得自己跟个怨妇似的。相比之下不显山露水的叶璃显然要聪明得多,单看从定国王府跟过来的下人对叶璃的态度就知道她在定王府过的不错。但是她对定王也未免太过不在意了。要知道即使身为定王妃,想要一生荣华富贵还是要依靠定王的。

    璃儿,你老实跟祖母说。你是不是…是不是因为定王的腿,所以才……叶老夫人挥退了跟前侍候的人,抓着叶璃低声问道。

    叶璃无语,看在叶老夫人眼底却是坐实了这个猜测。叶老夫人叹息道:可怜的孩子,祖母知道你命苦…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已经嫁进了定王府还能怎么办?就算你是定王妃,也还是要紧紧地抓牢王爷还是。最重要的是子嗣,只要有了子嗣谁也动不得你王妃的位置了。你明白么?王爷可有侍妾?叶璃摇头,叶老夫人笑容更盛道:如此看来王爷还是看重你的,没有侍妾更好,只要你先和王爷有了孩子,以后的事情……看着叶老夫人一副难言的模样,叶璃琢磨了半晌终于明白叶老夫人的意思了。感情叶老夫人是告诉她就算她看不上墨修尧双腿残疾也一定要先生下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如果她实在接受不了墨修尧的话就可以把他推给别的女人了。反正她是王妃有地位,有子嗣就成了。男人的恩宠多半靠不住。

    她怎么就不怀疑墨修尧不行呢?叶璃有些恶趣味的想着。

    多谢祖母教诲,璃儿心里有数。为了避免叶老夫人继续啰嗦着传授她的经验,叶璃还是飞快的开口应承道。

    对于她的受教叶老夫人也很满意,点头道:好孩子,祖母就知道你比莹儿看的明白。原本这话今天你回门不该说,只是你以后做了定王妃也没什么功夫回家来了。祖母现在就更你说说。过些日子你若是闲着没事就接你五妹六妹到王府去陪陪你吧。

    叶璃一怔,淡淡的蹙眉。叶老夫人道:珊儿和琳儿都是好孩子,你们姐妹从小又是一起长大的。若是她们能…对你和莹儿也是个帮衬。祖母的意思是琳儿稳重一些,最好是能跟着莹儿去黎王府。珊儿性子活泛,你的性情也压得住她。你看如何?

    我看如何?我看如何?叶璃忍不住想要抓狂。这位老太太也太过想当然了吧?居然连人员都分配好了,刚好黎王府和定王府一人一个?难怪刚才叶莹的脸色这么难看。她在黎王府跟墨景黎的小妾斗已经够憋屈了,结果娘家还送自己姐妹来添堵,换谁都得郁闷了。轻咳了一声,叶璃摆正了脸色微笑道:祖母,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一些。我和王爷还没有…就急着让家里的妹妹进府,王爷会有什么想法?

    叶老夫人笑道:祖母也没有说让你现在就办啊。横竖珊儿年纪还小,再等个一两年也不妨事。只要你心里有个底就是了。

    叶璃扯了扯唇角,问道:五妹和六妹虽然是庶出,但是咱们尚书府门第也不低。进王府做个侧室未免委屈了她们。

    叶老夫人不在意的挥挥手道:婚事有父母做主,她们有什么好委屈的?进王府做个侧妃难道不比嫁给小官儿或者庶子做正室来的尊贵一些?璃儿不比担心她们两个,珊儿和琳儿素来乖巧,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我有意见啊。叶璃想了想,沉吟道:璃儿明白祖母和父亲的意思。不过…咱们家的女儿除了二姐姐进了宫,其他的女儿都加入了王府。这样…对二姐姐并没有好处。这事儿…祖母和父亲商量过么?其实认真一想叶璃就明白叶老夫人这么费心到底是为了什么了,还不是为了宫里那么肚子里还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帝王血脉。别说现在加入了定王府,就算还待字闺中叶璃也从来没打算配合叶老夫人这天马行空的计划。真不明白叶尚书也算是久经官场的人了,居然会赞同一个坐在家里不出门的老人想出的计划。

    叶老夫人一愣,眯着老眼打量了叶璃一番才道:这话怎么说?

    叶璃浅笑道:璃儿也是叶家的女儿,二姐姐好自然就是璃儿好。不过…祖母不能只顾着两个王府,要知道…王爷一向不管事实,而朝中官员的支持也是十分重要的。

    这……

    叶璃淡淡笑道:四妹那里璃儿不知道。不过若是定国王府祖母应该放心璃儿并不需要什么助力才是。

    叶老夫人沉凝片刻,也知道叶璃说的有道理。先不说叶璃自信能够掌控定国王府那么确实就不需要叶家再赔一个女儿进去。但就说如果叶璃不愿意而他们强塞一个过去,万一弄得姐妹相争反而不好看。而在叶老夫人看来,无论是叶珊还是叶琳明显都是斗不过叶璃的。想通了这一节,叶老夫人也就不再坚持,笑道:璃儿说的有道理,是祖母思虑不周。这话你就当祖母没有提过罢。虽然定国王府名声显赫,但是历代定国王爷也确实不曾参与过皇室的事情。如此看来,定王府的作用反而不如黎王府大。

    是,祖母什么也没有说,璃儿也什么都没有听见。叶璃轻声应道。能打消叶老夫人的念头当然是最好了。以后定王府就是她的家,她可不想在那里看到什么让她觉得膈应的存在。

    陪着叶老夫人说了一会儿,下人便来请两人去用膳。因为是家宴,倒也没有什么外人在场。只有叶老夫人带着叶尚书和王氏,墨景黎和叶莹夫妇,墨修尧和叶璃,以及南侯世子傅昭。餐桌上,叶璃明显能感觉到一道冷冰冰的目光不时的往自己身上扫射。连抬头看都不用叶璃就能猜到那人是谁。叶莹殷勤的为墨景黎布菜,墨景黎依然顶着别人欠他几千两不还的表情不时的盯着叶璃看。墨修尧和叶璃悠闲从容的用餐,不时为对方夹一些喜欢吃的才。傅昭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若无其事的饮酒吃菜。反倒是叶尚书的表情有些尴尬滑稽,看得出来他努力想要让宴席上的气氛变得和睦自然一些,偏偏三个女婿哪一个他都惹不起。除了南侯世子还稍微给他点面子,墨修尧本身就不太难相处。墨景黎那张脸简直就明明白白的写着他不高兴。

    咳,话说王爷,咱们也有几年没见了。我敬你一杯。最后还是傅昭打破了诡异的气氛,起身向墨修尧敬酒,也敬王妃,祝王爷和王妃百年好合。

    墨修尧端起酒杯,温和的笑道:承你吉言,你成婚本王没能前往道贺,勿怪。仰头饮下傅昭敬的酒。傅昭脸上笑容也更真切一些,笑道:无妨,大家也算从小认识。如今又是亲戚。来的时候家母也交代了请王妃有空不妨到侯府坐坐。这位南侯世子显然很会做人,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南侯世子虽然还没有继承爵位,但是现在侯府却已经是世子妃做主了。此时他却闭口不提世子妃,直说南侯夫人。

    叶璃举杯回敬,笑道:世子替我写过南侯夫人。

    叶璃举杯回敬,笑道:世子替我写过南侯夫人。

    墨景黎看着眼前谈笑生风的众人,轻哼一声站起身到:既然傅昭都敬了酒,墨修尧,本王也敬你一杯。

    墨修尧扬眉淡笑,道:本王也许久没有和景黎饮酒了。也一起敬你和黎王妃?

    墨景黎轻哼一声,挥开上前来要斟酒的丫头亲自给墨修尧和自己各自倒上一杯,一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挑衅的盯着墨修尧跟前的酒杯。墨修尧含笑不语,端起酒杯饮尽。

    再来!墨景黎端起酒壶再次倒满,两人竟然就这么在桌上拼起酒来。

    ------题外话------

    呼呼~今天就到这儿剩下的加在明天的一起~逛街的代价你伤不起~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57.宫宴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