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帝都赋 > 67.初夏游湖

帝都赋 - 67.初夏游湖

所属目录:帝都赋      发布时间 : 2016-10-14

67.初夏游湖

    67。舒骺豞匫初夏游湖

    太后母子兄弟是不是真的暗地里较劲厮杀自然不是叶璃能够去管得了的事情。只是叶府再来人请她有什么事回去的时候一般情况下她都会找理由回了。叶尚书虽然对这个很明显一直就不太能控制得了的女儿有些不满,但是叶璃定王妃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再不满他也不能多说多做什么。其实如果是正常情况,太后还有墨景黎两兄弟要争夺皇位的话,无论是谁都该来拉拢墨修尧才对。但是一来墨修尧在外人看来是个废人,而来墨景祈只怕恨不得早些将定国王府除之而后快,所以定国王府的日子倒是依然安宁平静。无论是哪一边都不会奢望墨修尧会站在自己这边,当然也同样相信墨修尧不会站在对方那边。

    王爷,王妃,表小姐求见。叶璃放下手中的针线,有些奇怪的抬头问道:表小姐?杨…芊茹么?她怎么会来主院?定国王府很大,真的很大。而且很多地方并不是想去就一定能去的。所以即使府里住着两个不那么让人舒服的人存在,但是一般情况下叶璃基本上是感觉不到杨侧太妃和表小姐的存在的。因为自从墨修尧搬到主院来住之后,这个院子的防卫明显又升级了,别说进主院的门了,没有允许连外围她们也接近不了。讨了两次没趣,并且由墨修尧派去的墨总管严词训诫了一番之后,杨侧太妃再也没有来试图挑战新任定国王妃的权威了。墨修尧一直对自己很好,叶璃当然感觉得到。不说自己刚过门墨修尧就非常大方的放权给自己,而且在府里的下人面前也很明确的表明了对自己这个王妃的态度。不然别说是定国王府就是普通家族的下人也没那么容易被个新进门的媳妇驯服。所以…有人撑腰很重要啊。特别是当这个人是这座府邸最高权力者的时候。

    奴婢不知,不过表小姐已经在外院门口站了不少时间了。所以门外的侍卫大哥才请人禀告王爷王妃一声。进来禀告的静儿道。因为王爷吩咐了不许外人无故进内院打扰王妃,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直接请人离开的。但是前几次还算好打发的表小姐今天却不肯那么轻易走了。侍卫们又不能对表小姐动手,毕竟人家是客人。只得请路过的静儿进来禀告一声。

    王爷,你看呢?叶璃偏过头问倚坐在半开的窗户边上看书的墨修尧。

    墨修尧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翻过一页书淡淡道:阿璃想见就让她进来,不想见就让人送她回去。或者…王府在城外又一座别院,可以让她陪侧太妃去住几年。

    啧…叶璃咂舌,这男人真是没心没肺到一个程度了。虽然见到杨芊茹的时间不多,但是偶尔的几次见面人家看着他的眼神那个婉转幽怨,那个情丝万缕。居然还能说出这么冷酷无情的话来。不过…她喜欢!

    请她进来吧。将已经快要完成的衣服放到一边,叶璃有些苦恼的道:侧太妃之前还跟我提过为表小姐找一门好亲事,但是我……她从来没有做过媒婆啊。墨修尧淡淡道:不用麻烦,你找不到。

    什么意思?什么叫她找不到?

    墨修尧道:这件事三年前墨总管就已经提过了,不顾提出的人选侧太妃和她自己都不满意。你对京城不熟,我不认为能找到比墨总管列出的更好的人选。叶璃忍不住擦汗,原来墨修尧也当过媒婆啊。不过他是直接让墨总管去办的,自己真是傻了才在烦恼要不要真的多出席几场宴会,墨总管找的人太差了?墨修尧抬头看着她道:墨总管列出的都是以她的条件能够找到的最好的人选。而且现在她已经十七了,与她年纪相仿还未婚的就更少。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墨修尧和墨景黎以及徐清尘一样年过二十还没成亲,就算没有一般人家都已经订婚了。

    那要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就这么耽误一辈子吧?而且不是叶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她真的怀疑一直耽误下去这最后会变成墨修尧的责任。

    她要嫁就让墨总管送名单过去。不要就不用管了。如果年满十八岁她还没出嫁就送到无月庵去陪大嫂。

    叶璃都忍不住想要为多情的杨姑娘掬一把热泪了,神马叫一表三千里?看看墨修尧的表现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杨芊茹便被人领着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两个小丫头,其中一个手里捧着一个看不出装的是什么的盒子。看着杨芊茹突然热切起来望着自己身后某处的眼神,叶璃看看放在一边还未完成的衣服突然有了一点不怎么美好的预感。

    表妹,请坐吧。叶璃对杨芊茹含笑点头道。

    杨芊茹飞快的看了叶璃身后一眼,连忙摇头低声道:多谢王妃,不…不用了。我还是站着好了。

    叶璃无语,什么叫你还是站着好了?你一个客居王府的表小姐用得着表现的像是一个受虐的小妾一样么?打量了一下杨芊茹一身月白色清雅兰花边的衣衫,清新玲珑的发髻边簪着一直珍珠流苏钗。自从叶璃把墨修尧的素色衣服收拾的差不多了,这位姑娘也终于告别了她永远白衣飘飘的形象,不过显然还是走着清雅高贵的路线,表妹,请坐。叶璃声音微沉,淡淡道。

    杨芊茹一惊,表情明显的变得惶恐起来。在叶璃的注视下一脸委屈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那委屈的模样看得叶璃只觉得一口血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吐出来呕心,咽下去更恶心。她没欺负她啊。

    表妹这个时候来主院,有什么事么?叶璃压下心中得不悦,和颜以对。

    杨芊茹抬起头来,紧张的扭着手里的手绢俏脸绯红,我…我……

    叶璃耐性的微笑,杨芊茹看了墨修尧一眼,似乎终于鼓起勇气来了道:我…明天是表哥的生日,我来…送寿礼给他。

    叶璃瞄了一眼她身后的小丫头手里的盒子,转头瞥了一眼似乎看书看得正专注的墨修尧,笑道:原来如此,有劳表妹费心了。我可以看看么?

    这……

    不方便么?那么请王爷过目吧。挥挥手示意那小丫头将盒子送去给墨修尧。听了叶璃的话,杨芊茹眼睛一亮,满含期待的看向坐在窗口看书的人。那小丫头刚走到墨修尧面前手里的盒子就被窗外突然伸进来的一只手抓了过去。不知何时出现在窗口的阿谨一脸专注的捧着盒子直接打开,伸手拎起里面的东西看了看。从叶璃的方向看到那是一件雪青色的华丽袍子,虽然只看到一个角但是那绣工的确是非常的精致用心的,没毒。

    阿谨,让开。你挡到光了。墨修尧淡淡道。

    哦。阿谨应了一声,抱着盒子消失在窗口。从头到尾,墨修尧连一片衣角都没看到。杨芊茹一呆,连忙问道:他拿到哪儿去了?

    这个…叶璃思量着要不要告诉他墨修尧不要的东西都被阿谨拿去玩儿了,玩过就扔了。

    墨修尧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来,在杨芊茹惊喜期待的深情中淡然自若的道:没事了就回自己院子里去,明天本王让墨总管把合适的试婚男子的名单送过去,你看着选一个。杨芊茹娇柔的容颜顿时一片雪白,晶莹的泪珠不停地滑落,不…表哥,我不要…我不要离开王府,不要出嫁…你别赶我走…墨修尧皱眉,很快又点了点头道:也可,明天你收拾东西去无月庵陪大嫂吧。就这样,送杨小姐回去。杨芊茹身边的丫头都是王府的丫头,自然不敢违逆墨修尧的意思。即便知道自家小姐不愿意还是上前扶着她离去。

    表哥…呜呜…你别赶芊茹走…我会乖乖听话不会惹事表哥生气的……杨芊茹呜咽的哭泣着,在两个丫头的扶持下挣扎着不肯离去。

    带下去。墨修尧皱着眉淡淡道。

    杨芊茹再怎么挣扎也不会是两个比她高的丫头的对手,最后几乎是被拖出去了。叶璃坐在一边默然看着墨修尧波澜不兴的脸,听着隐约传来的杨芊茹仿佛要哭断了肝肠的声音,心中也不由感叹这男人真够狠心的。寻常男人看到一个容貌美丽的柔弱少女哭成那样,就算无情无爱也多少会有几分怜惜。但是墨修尧的眼睛里却是没有丝毫的情绪,仿佛刚刚被拖出去的不是一个弱女子而是一件不需要了的物件一般。

    阿璃,你叹什么气?墨修尧问道。

    叶璃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道:谁要是爱上你一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了。不然就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债没还。墨修尧眼神微动,盯着叶璃的背影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叶璃道:那还用说,看看杨芊茹就知道了啊。爱上一个不爱的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爱的人,那不是前世欠了债是什么?生来就是个悲剧么。

    那…阿璃会爱上什么样的人?墨修尧问道。

    叶璃一边坐着手里的女红,一边漫不经心的答道:爱?不知道,大概不会爱上什么人吧。再怎么感天动地的爱情时间久了也会变成亲情的,既然如此干嘛不一开始就好好过日子?谁能一辈子甜言蜜语花前月下,时间久了就只剩下柴米油盐了。

    那是因为阿璃还没爱过什么人么?墨修尧低声问道。

    叶璃手下的针停顿了一下,很快又动起来了,道:也许。她当然也谈过恋爱,但是要真说什么爱的刻骨铭心还真没有。

    如果阿璃爱上一个人会跟他同生共死么?

    叶璃有些奇怪的转头看了一眼难得放松的斜靠着轮椅坐着的男子一眼,笑道:王爷该不会想说你若是爱上一个人就要与她同生共死吧?

    也许呢。

    我大概不会。难道我要死了还要拉一个人一起陪葬?叶璃很现实的思考道:就算只是普通喜欢也不能这么做啊,那是爱人还是仇人?

    阳光下,墨修尧似乎在认真思考一般,半晌才低声道:你说得对。如果我死了还是希望她好好活着。说完便不再理会叶璃,拿起没看完的书继续看了起来。叶璃倒有些没想到她一直觉得温和淡然的有些无情的墨修尧居然还如此的温情,不解的耸了耸肩回过身去继续刺绣。过了好一会儿,墨修尧的话不知怎么的又浮现在脑子里如果我死了,还是希望她好好的活着。

    她?!叶璃一惊绣花针险些戳到手指头上。墨修尧有喜欢的人了?!

    叶璃的心情不好,非常不好,尽管她自己也不太明白到底为什么不好。总之就是莫名其妙的心情烦闷,这样的情况在她几十年的生命中是非常少见的。即使是当年和初恋男友分手还有第一次出实战任务之前似乎都没有这样糟糕的情绪过。所以在练武场宣泄了一番发现并无好转之后,叶璃果断的决定出门散散心。

    正好碰到华天香下了帖子请她一起去赏初夏的荷花,所以叶璃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楚京毕竟是北方,能赏荷花的地方并不多。所以也就注定了每年六七月间赏荷的地方必定游人如织。初夏的荷花尚未全开就已经吸引了京城的闺秀碧玉们成群结队而来。墨修尧听了叶璃要出门赏荷并且没有邀自己同行的意思,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叶璃定国王府有自己的画舫,叶璃可以邀朋友一起去。叶璃这两天正看墨修尧不顺眼,也就顺便忘了问他要不要同去了,带着几个丫头十分爽快的就出了么。阿谨默默的看着自家王爷:王爷明明想跟王妃一起去,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王妃呢?

    定国王府的画舫上,叶璃悠闲的靠着窗户发呆。华天香一脸欣赏的打量着画舫里的布置,满脸羡慕道:不愧是定国王府的船,这布置…果然是非凡啊。不过话说璃儿,这船是不是定王专门为你布置的?定国王府多少年没有人出门了,这船可不像是从前的。

    叶璃懒洋洋的看着她笑道:你家的船也不见得比这艘差,至于么?

    华天香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我家多少人啊。挤挤攘攘的吵死了。你就舒服了,一个人一艘船多安静啊。啊…要是定王也在船上那就太…不对不对,他还是不在这里好,定王若是在这里我肯定不好意思赖在你这里蹭船了。叶璃看着湖面上不远处的各式各样的画舫,不解的道:这湖上飘着这么多船,到底是看荷花还是看画舫啊?

    华天香嘻嘻笑道:既看花又赏人。谁让这几天荷花刚开有天气正好呢,出来的人当然多了。你要知道每年有多少才子佳人就是在这片佳人湖上结成眷侣的啊。

    佳人湖?叶璃瞄了一眼广阔的湖泊,在见过西湖,太湖,千岛湖等等之后,这小小的佳人湖看起来跟佳人搭不上什么关系。

    华天香无奈的摇头道:你也太不解风情了一点吧?你不知道筝儿今天为什么没跟我们一起来玩么?

    求教。

    因为今天她跟徐二公子一起!华天香咬牙,瞥一眼叶璃道:说起来我你今天一个人来的我还真有些奇怪呢,我以为你应该和定王一起出来才对。本来我都打算去找慕容玩儿了。叶璃没好气的甩了个眼刀给她,那是谁邀我一起出来的?

    我那不是怕你不知道给你提个醒么?谁让你一年到头都躲在家里不肯出门的?华天香不满的嘟哝道,说完看了看船上明显装饰一新的陈设,有些心虚的道:你要记得,过几日好像是王爷的生日,你到时候一定要约他出来赏荷。我才这船肯定是他为了跟你一起赏花才准备的。说不定定王现在正想着怎么不着痕迹的杀了我呢。

    叶璃一愣,看着华天香一脸忧愁的模样不由一笑,你想太多了。

    天香,阿璃!

    今天的天气很好,无论是湖上还是湖畔都是一片欢歌笑语,但是会如此大张旗鼓的叫嚷的除了慕容婷也没有别人了。叶璃和华天香除了船舱就看到慕容婷站在另一只画舫外面对着这边又叫又跳的猛挥手。身边还跟着一个长相俊秀的年轻人,似乎在跟慕容婷说些什么。不过慕容婷明显的一脸不耐烦不想理他的模样。华天香跟在叶璃身后,低声笑道:那是冷家的二公子冷皓宇。

    慕容的未婚夫?叶璃道。

    没错。婷儿从小就看他不顺眼,但是他从小就喜欢粘着婷儿。后来婷儿跟着她爹跑去边关了,没想到回来之后他还是喜欢故意惹她生气。华天香语中带笑,显然对冷皓宇的印象并不太坏。那边画舫上,两人已经拳来脚往的动起手来,因为慕容婷想要用轻功到她们这边来,而冷皓宇显然不肯。两人在甲板上拉拉扯扯慕容婷被激起了火气就动起手来了。

    除了她们,周围也有不少别家的画舫,看到这边热闹也靠了过来。认识慕容婷和冷皓宇的人显然也不少,都跟着起哄贺彩。

    华天香笑道:你猜这回冷皓宇能坚持多久?

    叶璃看了一会儿才道:慕容根本打不过冷皓宇。冷皓宇看似打得多歪西倒的,但是脚下可比慕容婷稳多了。清俊的脸上带着嬉皮笑脸的纨绔模样但是看着慕容婷的眼神却是绝对的认真,你说他在让着婷儿?

    叶璃笑道:慕容将军爱女如命,你觉得他真的会把婷儿嫁给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

    这个…华天香沉吟着,还真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看够了热闹,叶璃笑道:让他们把船划走吧,今天就不跟慕容玩儿了。

    华天香拉住她,千万别,你信不信把婷儿惹急了就算我们把船划走了她也敢往水里跳。

    叶璃一想慕容婷的性子,还真有这个可能。只得含笑对那边的船道:冷二公子,慕容,可否过来一叙?

    慕容婷停了手,回头叫道:阿璃,我才是你的朋友,你为什么要叫他一起啊?

    华天香笑道:那你过不过来?不过来我们把船划走了。

    慕容婷狠狠的瞪了冷皓宇一眼,睁开了他的手然后狠狠的踩了一脚飞身而去在水面轻点了几下落到了叶璃的画舫上。冷皓宇苦笑,对着叶璃拱手笑道:多谢王妃。也跟着起身离开自己的船落到了叶璃的船上。叶璃吩咐了船夫将画舫划走,才回身邀请两人一起进去。

    四人坐下来,青鸾等人送上了新的茶点才退下,慕容婷坐在叶璃身边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还不忘瞪跟着自己的冷皓宇几眼。冷皓宇只当没看见她咻咻往自己身上飞的眼刀,对叶璃笑道:今天天气颇好,怎么不见王爷和王妃一起出游?

    叶璃挑眉,看着冷皓宇笑问,冷二公子和我们王爷相熟?

    冷皓宇手里的茶杯微微顿了一下,笑道:在下不过是个纨绔子弟,哪有机会和王爷相熟?

    慕容婷嗤鼻,讥讽道:你还知道你是纨绔子弟啊。

    婷儿……冷皓宇委屈的看着她,纨绔子弟有什么不好?有的吃有得玩,我还能天天陪着你。家里的事有大哥操心,多好啊。

    呸!慕容婷几乎想要跳起来,本姑娘最讨厌一无是处的公子哥儿,你你以后离本姑娘远一点。不然本姑娘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你现在也见我一次揍我一次啊…冷皓宇低声喃喃道,不过声音刚好让船舱里的人都能听见。叶璃和华天香都忍不住掩唇偷笑,慕容婷气得小脸通红,恨不得一刀子戳过去捅死这个害她丢脸的混蛋。冷皓宇仿佛十分畏惧慕容婷,只是不停地求饶。不过看那眼中堆满了淡淡的带着宠溺的笑意就知道他其实是在抖着慕容婷玩儿。叶璃和华天香看着犹自被气得跳脚的慕容婷相视一笑。感情这种事果然还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身为慕容婷的朋友他们自然都希望慕容婷将来能够幸福美好,但是怎么选择还是慕容婷自己的事。

    王妃,黎王府的船在前面。四人正说着话,青霞进来禀告。

    华天香闻言皱眉道:璃儿,我们怎么又遇到黎王了?

    叶璃笑道:谁让你不挑好日子?或者可以说京城实在是不大。

    慕容婷瘪嘴道:我倒觉得是冤家路窄。

    叶璃还没开口,青鸾也进来了,满脸不悦的道:王妃,黎王和黎王妃求见。

    请他们进来吧。叶璃叹气。

    不多时,墨景黎就带着叶璃走了进来但是跟在墨景黎身边的人却让叶璃皱起了眉头。黎王身边的女子虽然和往常不同穿了一身鹅黄色衣衫,容颜略作了一些修饰,而且用面纱遮住了面容。但是在叶璃看来那样的修饰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是谁只要当面看到都能认出了这是南诏的栖霞公主。这才几天,墨景黎是想要挑衅他的皇帝哥哥么?宫里可还没宣布栖霞公主的死讯呢。

    见过黎王,黎王妃。华天香等人起身见礼。

    墨景黎扫了一眼船舱里的众人,最后目光从叶璃身上转到了冷皓宇身上,沉声道:冷皓宇?冷皓宇笑道:王爷居然认得在下?真是荣幸之至。墨景黎当然知道冷皓宇的名声,看了看他身边的慕容婷神色微缓轻哼了一声,对叶璃道:墨修尧怎么不陪你出来?

    与黎王何干?叶璃心里正堵着呢,听着墨景黎毫不客气的语气立刻就毫不犹豫的顶了回来。

    果然,墨景黎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怒道:不识好歹的女人!叶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冷皓宇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墨景黎身后的栖霞公主笑道:王爷,这位佳人是……背后被慕容婷掐了一把,原本故作潇洒的笑容立刻变成了呲牙咧嘴的滑稽模样。墨景黎冷冷的盯着他道:你大哥难道没有教过你,不该问的别问。冷皓宇无所谓的摊手道:我大哥忙得很,哪里有空教我这些。

    叶璃揉了揉眉心,淡淡道:黎王,四妹,坐下说吧。

    慕容婷轻哼一声道:我可不想和某些人坐在一起,阿璃,我和天香先出去看看。说完,斜了墨景黎一眼拉着华天香就起身要往外走。那模样就差没直说本姑娘就不乐意和你一起坐了。华天香抛给叶璃一个抱歉的眼神,任由慕容婷拉了出去,她也不想跟黎王相处。冷皓宇看到慕容婷跑出去,再看看叶璃和墨景黎眼神有些犹豫。叶璃含笑道:冷公子还是去看着慕容吧,别让她带着天香乱跑。冷皓宇点点头,这才走了出去。没一会儿青鸾几个都端着茶点进来了,放下之后却没有再出去。各据一角恭敬地站在船舱里一副等着王妃吩咐的模样。明白她们的心思,叶璃暗笑在心却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先出去,本王有话跟她说。墨景黎吩咐道。

    叶莹咬着唇默默地起身走了,栖霞公主满是敌意的看了叶璃一眼也没说什么跟着叶莹齐声。但是青鸾几个就没那么听话了,依然是各据一角眼观鼻子比关心仿佛没听到墨景黎的话。墨景黎沉声道:本王叫你们出去,没听见么?青霜声音清脆响亮的回道:回黎王,听到了。不过我们王爷说了要奴婢们保护王妃的安全,奴婢们自然要遵守王爷的命令。墨景黎眼睛里寒光乍现,冷冷盯着青霜道:你是说本王会对她不利?

    青霜道:奴婢不知,奴婢们只是以防万一。还请王爷海涵。

    叶璃淡淡一笑,道:黎王,我们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事需要密谈,他们几个也都是我信任的人。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墨景黎沉默,眼睛一瞬也不转的盯着叶璃,叶璃也不说话,任由他盯着看。过了许久,墨景黎才冷声道:叶璃,你骗本王!

    叶璃一愣,骗他?这个从何说起?或者说墨景黎又发现她骗他什么了?

    王爷,这话从何说起?无辜诽谤本王妃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叶璃淡淡道。

    墨景黎冷哼一声道:你故意装得那么没用就是为了要本王先悔婚是不是?你早就和墨修尧勾搭上了对不对?

    叶璃淡定的握着手里的茶杯,克制着不让自己直接把水往对面的男人脸上泼去,王爷,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过度幻想是病,趁早治吧。王爷你人品卑劣不代表别人也品行不良。她是对婚事不怎么满意,但是说她早就和墨修尧勾搭上了?他们现在都还清白的跟小葱拌豆腐一样。墨景黎的脸顿时漆黑,但是这次却没有和往常一样大怒,反而盯着叶璃看了半天然后充满恶意的笑了起来。

    叶璃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心中暗暗警戒。

    只听墨景黎压低了声音,对叶璃笑道:叶璃,你和墨修尧还没圆房吧?该不会是…墨修尧真的变成废人不行了吧?如果是这样,本王可以勉强……

    碰!

    墨景黎的话还没说完,对面一只拳头又狠又准的打在了他的鼻梁上。两管鲜血立刻滴了下来。墨景黎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还没回过神来叶璃已经起身按住他的头往桌子上砸去。

    该死的叶璃!额头上的疼痛终于让墨景黎从再次被叶璃袭击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本王不会放过你的!叶璃使了个眼色阻止了想要动手的青鸾,唇边掀起一丝冷笑。看到墨景黎向自己扑来起身向后一翻便躲了过去,等到墨景黎再扑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另一扇窗边。

    两次抓不到人再联想到自己两次被袭,墨景黎也猜到叶璃不是什么弱质女子。这一下用上了功夫狠扑过去誓要将这个戏弄自己的女人抓住。却见叶璃一矮身,墨景黎腋下一阵剧痛根本手势不及一头撞上了船舱的窗户——

    快来人啊!黎王落水了!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66.野心和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