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妃 > 帝都赋 > 74.脱险,公子君唯

帝都赋 - 74.脱险,公子君唯

所属目录:帝都赋      发布时间 : 2016-10-14

74.脱险,公子君唯

    当暗一暗三一左一右带着墨景黎走出房间的时候,晓云姑娘也同时赶到了房门外。一双俏丽的玲珑眼儿瞪着跟在后面出来的叶璃几乎要冒出火来,放开公子!她身后,暗二暗四悄无声息的从墙头落下,见过王妃。

    叶璃挥挥手表示不必多礼,笑眯眯的看着晓云道:晓云姑娘,这几天承蒙你照顾了。晓云瞪着她,咬牙道:你想做什么?放开王爷本姑娘饶你们不死!叶璃躲在墨景黎后面做惧怕状,唉哟,晓云姑娘你可别吓我,本王妃胆子小着呢。所以…晓云姑娘你最好还是把你那些危险的小东西收起来,万一本王妃一不小心…叶璃抬手锋利的指甲在墨景黎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无辜的对晓云眨眨眼睛道:喏,就像这样。万一我不小心在王爷脖子上戳一个洞,晓云姑娘你补得回去么?

    你!晓云看到叶璃巧笑倩兮的将手指上的血迹蹭在墨景黎的衣服上,气的俏脸通红。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扬起单纯可人的笑容对叶璃道:姑娘,王爷好心请你来做客,你要走就走还挟持王爷,这算是做客人的礼仪么?叶璃微笑道:没想到晓云姑娘不仅长得可爱,还熟知中原礼仪啊。不过天天在客人的饭菜里下软筋散也不是待客之道吧?特意加重的中原礼仪四个字让晓云脸色微变,习惯性的往墨景黎看去。

    叶璃可没有给她拖延时间的打算,笑容冷淡的看着晓云道:麻烦晓云姑娘准备几匹快马。还有,据说本妃的两名侍女失踪了,麻烦把她们送回来。不然…本妃可不敢保证会将王爷完整无缺的还回去了。晓云终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娇俏的小脸满是阴鸷,王爷可是大楚黎王,伤了他你休想逃脱干系。叶璃挑眉笑道:说的好像你不知本王妃是大楚定国王妃似地。绑架本王妃即使是你的黎王殿下也脱不了干系。聪明的就立刻按我的吩咐办,不然…就算我走不掉我也可以保证你的黎王殿下死的很难看。暗三,有谁敢轻举妄动就照着黎王身上招呼,不用客气。出了什么事本妃担着。

    暗三兴致勃勃朗声答道:属下遵命。

    墨景黎冷哼一声道:你不用威胁本王。晓云,让人推开按她的吩咐办。本王亲自送他们出去。

    晓云有些犹豫的想要反对,但是看着暗三顶在墨景黎腰上寒光凛凛的匕首终究还是将话吞了回去。盯着叶璃警告道:王爷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叶璃笑道:放心,我对你家王爷没兴趣。倒是你…小心点别让我再看到你!

    暗三带着被制住了穴道的墨景黎,其他三人护卫在叶璃身侧走出了这座院子。之前四人悄无声息的放倒了不少护卫,此时他们一路大摇大摆的出来倒没有人再上前来碍眼了。出了大门,门口果然停着几匹马,暗一暗二上前检查了一遍对这叶璃点了点头。叶璃吩咐道:暗三带着黎王,咱们走吧。

    跟着他们出来的晓云连忙上前道:马已经给你们了,为什么还不放了王爷?

    暗三嗤笑,你当我们傻么?现在就放了黎王岂不是正好让你们再来抓我们?随手将不能动弹的墨景黎甩上马背,暗三也跟着翻身上马。叶璃坐在马背上对晓云笑道:你放心,我保证会让你家王爷平安回去的。不过…我如果发现身后跟着什么不该跟的人,没发现一次我就让人在黎王的背上捅一刀。

    晓云咬牙,但是墨景黎在叶璃手里她也无法。只得恨恨的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人追你们。希望定国王妃言而有信。

    彼此。

    五匹马撒开了马蹄一路狂奔,跑出了二十多里才渐渐慢了下来。暗一回头看了一眼来路道:看来对方还算守信,没有派人追来。暗三哼哼道:如果他们想要黎王变成满身窟窿的话,尽管跟着来就是了。被迫趴在马背上的墨景黎早就被颠的面色如土,瞪着叶璃的眼光仿佛恨不得吃了她。可惜他的目光再怎么凌厉也没有实质作用被叶璃选择性的无视了。

    王妃,现在回王府么?王爷很担心王妃的安危。暗一沉声问道。

    叶璃摇了摇头,笑道:不回。

    二三四的目光有志一同的全部集中到叶璃身上,叶璃笑眯眯的看了看面无人色的墨景黎笑道:难得黎王辛苦绑了本妃一场,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墨景黎警惕的盯着叶璃道:你想干什么?

    叶璃笑得温柔无害,我不想干什么啊。就算…我想干什么也不会告诉王爷你的!俯下身一抬手,给了墨景黎的脖子一个手刃,本来就头晕脑胀的墨景黎彻底晕了过去。

    四个暗卫也不知道叶璃到底想要干什么,只得齐齐的望向叶璃希望王妃给予指示。叶璃笑道:找个合适的地方把黎王丢了,咱们换马换个地方玩儿。

    王妃,王爷……虽然他们现在唯王妃之命是从,但是还是要提醒王妃一下王爷还在为她的安危担心呢。

    叶璃侧首想了想,已经是春天了,他的身体暂时也没什么问题。三,处理墨景黎的时候顺便给王爷送给信儿吧。咱们晚些时候再回去。

    是,王妃。暗三笑道,他觉得跟着王妃混实在是惊喜多多,比起别的暗卫那按部就班的无聊日子有趣太多了。

    别王妃了。楚公子。

    是,公子。

    暗三去处理墨景黎和送信的事,暗二暗三去处理马匹和清理他们路上留下的痕迹。暗一沉默的跟着一身轻松地叶璃徒步而行。一边走,叶璃还不忘询问了这几天的事情。青鸾和青玉的失踪

    让她有些担心,青玉和青鸾留在瑶华宫外面,应该是起火之时想要冲进去的时候被人带走的。墨景黎绑两个丫头做什么?不对…墨景黎想要从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宫里带出那么多人根本不可

    能。所以,青玉和青鸾应该还在宫中。

    王妃?暗一对自己侍奉不久的这位主子十分佩服。如果不是这半年来王妃暗中教授提点他们四个许多技能,这一次他们也没有那么快发现王妃留下的线索找到那座隐秘在京城郊外的庄

    园,王妃担心青鸾和青玉两位姑娘?那两位姑娘如果还在宫中,王爷一定有办法找到他们的。王妃不必担心。

    叶璃微微皱眉,心中轻声叹息,道:如果他们只是被囚禁了还好说。就怕……

    如果王府在宫中的暗卫都找不到她们,那么咱们在这里着急也没有用的。相信两位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如果两位姑娘真的在黎王手里,就算是为了黎王的安危他们也会将人

    教出来的。叶璃点头道:但愿如此。走吧,我们还要在京城停留半个月,这段时间让暗三和暗四设法进宫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暗一一愣,连忙跟上,是,王妃…我们要离开京城?

    不错。

    京城郊外某处无名的小院里,此时明显已经人去楼空。主人显然是匆匆而去的,就连房里不少珍贵古董字画也没来得及收走。墨修尧坐在小花园里看着花圃里明显是刚栽下的桃树和满花圃的毒花毒草。沈扬跟在墨修尧身边啧啧称奇。想要把这些毒花毒草全部种在一起可不是一般的医者能够办到的,对方必定是使毒的大家。沈扬甚至惊喜的在花圃中发现了好几株他遍寻不到的稀有毒物,也不去管别人了连忙小心翼翼的把有用的草药全部连根带土的移出准备带回去种在自己的药田里。

    王爷,我们来迟了一步,人已经走了。凤之遥从房里出来,手上拿着一本书呈给墨修尧道:王妃确实在这里住过,这应该是王妃留下的。

    墨修尧接过书打开,一本普通的诗集,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不知用什么东西在上面写着几个淡红的字迹平安勿念。

    凤之遥看了一眼墨修尧的脸色,继续道:院子里好几处隐秘的地方有打斗过的痕迹,还有血腥味。另外厨房里的炭灰尚温,人应该没走多久。以属下之见,应该是王妃身边的暗卫先一步找到了王妃。凤之遥心中有些抱怨,那几个暗卫找到了王妃干嘛不通知他们一起把王妃救出来就万事大吉了。现在人去楼空只知道有过打斗,但是王妃到底被就出来没有他们也不得而知。看着墨修尧越发沉郁的脸色,凤之遥开始羡慕起远赴南方的冷皓宇了。

    墨景黎呢?

    凤之遥犹豫了一下道:暂时还没有人见到墨景黎,但是…他是黎王不可能长时间的不见人。只是,我们没有当场抓住他也没有找到王妃,也就没有证据指控他。凤之遥不得不承认他一直小看了墨景黎,这座院子里没有丝毫跟墨景黎有关的东西,包括这个院子的主人也是个不相干且毫不知情的普通商人。他们现在能知道的也只有这座院子里应该长时间住着一个女子,但是身份年龄外貌都不明。

    蹲在花圃里处理药材的沈扬道:这里原本住的应该是一个南疆女子。

    凤之遥挑眉,沈先生怎么知道?

    沈扬指了指花圃道:这个花园里除了那住桃树全是毒药,其中有几种是南**有的毒草。别说是咱们大楚人,就是南疆的人不是精通毒术的只怕也未必认得出来。还有…这个…沈扬从桃树下松软的泥土里掏出一件亮晶晶的小东西丢给凤之遥。凤之遥拿在手里掂了掂,这是什么玩意儿?好像是女孩子用的首饰。

    墨修尧扫了一眼,淡淡道:那是南疆女子的头饰上的一个装饰,而且…应该是南疆贵族的未婚女子才能用的。蓝宝石的背后应该有印记,那是南疆大族的族徽。回头派人去查查看。凤之遥翻过蓝宝石饰品的背面,看了半天终于在一个隐秘的角落找到一个小小的有些模糊的印记。如果不是墨修尧提醒,只怕就当成饰品上的瑕疵甚至根本就不会注意放过去了,族徽?南疆人喜欢把族徽刻在首饰上?

    沈扬摇摇头道:在南疆族徽代表了他们的身份和荣耀。不仅是首饰上,还有衣服上他们都喜欢印上自己的族徽。在南疆,一般人大都认得这些大族的族徽,普通人看到他们都会自动避让。

    阿璃不会把没用的东西埋在这里。墨修尧淡淡道,看来阿璃已经离开了。

    凤之遥点头,将宝石饰品收了起来道:好吧,我会派人去查的。

    王爷。一名侍卫进来,手里呈上一封信笺道:这是刚才在门外发现的。

    墨修尧接过来展开信看了,剑眉渐渐地皱了起来,王爷?

    墨修尧重新将信折好收回袖袋中抬头对凤之遥道:回京城。

    那王妃……

    是阿璃身边的暗卫送来的,阿璃已经脱险了。至于墨景黎……你派个人去向西五里外的树林边上,找到墨景黎把他带回京城。记住,本王要他平安无事的回到黎王府。不要惊动任何人。凤之遥点头,王妃已经回去了么?

    墨修尧看了他一眼,道:定国王妃失踪了,定王府麾下的事情全部停下,全力寻找王妃的下落。

    凤之遥一怔,明眼的看出墨修尧的心情依然不太愉快,非常明智的吞下了心中的疑问,是,我这就去。说起来,暗三他们跟着王妃这半年倒是长进了不少,都快来无影去无踪了。一边抱怨着凤之遥一边迅速的离开吩咐人干活去了。王爷心情不好,还是不要招惹比较好。不过…这段日子的低气压总算要过了吧?

    京城的大街上,一名白衣少年手执折扇漫步而行。少年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虽然看起来稍显稚嫩,但是相信只要假以时日必然是以为风度翩翩不输京城任何一位美男子的翩翩公子。少年的身后跟着两个身形挺拔的侍卫,来往的人群不由得多看几眼心中暗道这是谁家的小公子带着侍卫出门玩耍。

    暗三有些不自在的站在大街上,看着前面正一派悠闲地浏览着街边的杂货摊的小公子不着痕迹的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暗四,你说王…公子到底想干什么?暗四瞥了他一眼,淡定的道:公子不是说了么,等老大的消息。

    等消息也不用大摇大摆的在大街上逛吧?要是被府里的人发现了……想起自家主子脱险了之后却不肯回府,暗三几乎都可以想象王爷的脸色会是什么模样了。王妃是没有关系,但是他们身为暗卫的肯定会倒大霉的。

    暗四嘴角抽了抽,扫了一眼前面的白衣小公子,那个样子,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王妃站在你面前你认得出来么?他们家主子女扮男装的水平可不是那些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玩的千金小姐那种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说平可以相比的。从身高到体形,从眉毛到眼睛,甚至连说的声音语调走路的姿态都经过了完全的改变。最重要的是,即使是易容高手站在她面前也看不出来,因为她并没有用任何易容的工具或者人皮面具之类的东西。现在如果谁敢指着前面的小公子说这是个女人,绝对会被整个大街上的人唾弃。这也是为什么王妃敢大摇大摆的走在京城街道上的原因。

    暗三赞同的点了点头,京城里认识王妃的人很少,如果这个样子还能被人认出来那简直就没天理了。只不过…他身为暗卫正大光明的站在这青天白日之下总是有些不习惯啊。暗四拽了一把还在发呆的暗三,还不走,只要你别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府里的暗卫也不会认出我们的。别忘了公子说的话。暗三点了点头,和暗四一起跟上已经远去的白衣公子。王妃说了,她不需要只会在暗中保护的暗卫,而是需要能够在需要时站在她身边协助甚至并肩战斗以及能完成各种任务的人。

    叶璃逛完街,心情愉快的回到在京城暂时落脚的客栈天字号房,暗一暗二早已经在房里等着了。

    暗一取出一封信道:徐大人给公子的信,请公子明天务必到城外静灵寺一晤。明天徐大人和徐夫人以及徐家几位公子将会到静灵寺为王妃祈福。叶璃点点头,有些苦恼起来明天要怎么跟二舅舅解释自己这么久不回府让他们担心的行为,以及自己接下来的打算。揉了揉眉心,看向暗二,青鸾和青玉有消息了么?暗二点头道:昨天晚上王爷已经派人将青鸾和青玉带回了府里,但是…暗二看了看叶璃皱眉道:她们似乎失忆了,根本记不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暗卫似乎是在冷宫里找到她们的。

    失忆?叶璃皱眉,王爷怎么说?

    王爷让她们在府中修养,任何人都不得擅自接触。还派了沈先生为她们诊治,王府戒备森严,属下虽然熟悉地形却也不敢靠的太近的。所以详细的情况并没有打探出来。暗二有些惭愧的道。

    你做的很好了。定国王府守卫如何叶璃心知肚明,暗二能够潜入并且并惊动任何人的平安出来已经相当不错了。叶璃微微皱眉,墨修尧将青玉和青鸾隔离开来,看似为了让她们安心修养,但是未尝没有怀疑她们的心思。这将近一年的相处,比起原本是叶老夫人身边的青霞,和年纪尚小性子更加跳脱的青霜,她平时更加倚仗青鸾和青玉一些。因为对舅舅和外公的信任,叶璃从来没有想过青鸾和青玉会背叛她的可能。沉默了片刻,叶璃决定暂时先不插手这件事。她马上要离开京城,原本就没打算带那几个丫头,墨修尧也不会随意处置她身边的人。那么…就让墨修尧看看她们到底能不能信任吧。

    次日早朝过后,徐御史果然带着夫人和几个子侄出城前往静灵寺上香。此时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主意,毕竟徐家疼爱侄女外甥女是京城上下有目共睹的。当初徐御史为了替外甥女出头毫不犹豫的对上了尚书府和黎王。之后定王妃出嫁徐家几位公子更是全体出面为表妹送嫁。现在定王妃在大火中莫名失踪生死未卜,徐家去庙里上香为定王妃祈福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而诸如皇帝或者黎王这样可能或对此注意的人却已经被这些日子定王妃失踪的引起的波澜搞得头晕脑胀,自然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关注自己的臣子下朝之后是在家休息还是去庙里烧香了。

    身为叶璃的闺中密友以及徐家未来的二少夫人,秦筝也跟着徐夫人一起去了。她是真的为失踪的好友忧心万分,进了静灵寺里便陪着徐夫人将庙里大大小小的佛像菩萨都拜了一遍。徐夫人看这个温婉可人的未来儿媳妇也越发的满意了。拜完了佛,徐夫人去厢房歇息了,秦筝挥退了丫头独自在寂静的佛殿里诵经祈祷,却被耳畔一个清朗的声音吓了一跳,秦小姐。

    秦筝心中一惊,一回头就看到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穿着月白色布衣的俊美少年。秦筝皱了皱眉,只觉得眼前对着自己浅笑盈盈的少年有几分诡异的眼熟,但是她又恨肯定自己并不认识这少年,不知公子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秦筝站起身,警惕的盯着眼前的少年,一边不动声色的往一边推了几步。叶璃看在眼里,心中淡淡一笑只作不知。一掀衣摆跪在佛像前的蒲团上学着秦筝之前的模样祈祷。回头看了望着自己的秦筝一眼笑道:来这里自然是为了祈福了。秦小姐,不必紧张。在下和徐二公子是旧识,麻烦你告诉徐二公子一声,在下姓楚,楚君唯。秦筝怔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从容的点了点头对叶璃道:我知道了,我会替公子把话带到。

    那么,多谢秦小姐了。叶璃微笑道。

    叶璃坐在佛堂的后殿歇息,这里是静灵寺一处少有人来的佛堂,位置偏僻供奉的也不是十分显赫的神佛,因此除了洒扫的小沙弥一般极少有人来此。

    璃儿?

    叶璃睁开眼睛起身,就看到徐鸿彦和徐清泽站在门口,皱着眉看着她。叶璃粲然一笑,二舅舅,二哥,不认识我了么?徐鸿彦打量了她半天,才摇头道:你这丫头,刚才在外面碰到我还真没认出来。徐清泽冷淡的面容也比平常多了几分暖意,无声的点了点头表示他也没有认出来。叶璃歉然笑道:我看到二舅舅似乎在和方丈主持说话,璃儿不方便过去只好请二舅舅和二哥来此了。

    三人坐了下来,徐鸿彦看着她一身男装打扮皱眉叱道:你这丫头,既然已经脱险了怎么不回王府?若不是王爷派人送信说你没事了,往云州的信就要送出去了。你想急死你外公?

    看着二舅舅着急上火的模样,叶璃心中很是歉疚,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道:二舅舅,璃儿知道错了。但是…现在璃儿回去并没有什么益处。一次不成他们自然还会有下一次的算计,还不如现在这样。我在暗他们在明,看谁算计谁。

    徐鸿彦瞪了她一眼,道:你的算盘打得好,现在市井上都在流传定王克妻了。

    叶璃笑道:那也没什么不好啊,就算我不在了墨修尧也娶不到别人了。

    徐清泽安静的坐在一边听着他们交谈,皱了皱眉看着叶璃问道:璃儿有什么别的打算?定国王妃不可能长时间女扮男装留在京城,和他们接触过多的话终有一天会被人发现的。叶璃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看着舅舅和表哥道:我准备去南疆。

    胡闹!徐鸿彦怒叱道。

    二舅舅……叶璃无奈的看着徐鸿彦,同时以眼神示意徐清泽替自己说话。可惜徐清泽同样也皱着眉以不赞同的眼神看着她。徐鸿彦挥手道:什么也别说,你不耐烦呆在京城就去云州。正好你也有许多年没见过你外公了。

    舅舅…我是定国王妃,怎么可能仅仅因为不耐烦应付京城里的人和事就逃跑?那墨修尧娶我也娶得太亏了一点。叶璃笑道。徐鸿彦斜眼看她,淡淡道:难不成你还想去南疆做什么事?定国王府的人都是酒廊饭袋么要你一个王妃亲自去那么远的地方?你别跟我说,去跟你外公和大舅舅解释吧。

    二舅舅……叶璃看看自己的打扮,实在不好做女儿家的姿态撒娇,只得一脸无辜的望着二舅舅,大哥也在那里,二舅舅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定王知道你的意思么?徐鸿彦问道。

    叶璃有些心虚,她还没跟墨修尧见过面呢。

    璃儿去南疆想要做什么?徐清泽看着叶璃一针见血的问道。

    叶璃埋怨的撇了他一眼,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现在南疆的局势比起京城跟糟糕,大哥一个人在南疆我不放心。正好现在京城暂时也不需要我露面,我想去南疆看看。徐鸿彦皱眉道:你大哥做事有分寸,自会量力而为。你一个女儿家去了能帮什么忙?至于京城…定王打算利用你失踪的事情让皇上和太后相斗?

    他们原本自己就斗得厉害了啊,但是他们不该把定国王府也拉进来。叶璃蹙眉道:定国王府不可能永远等着被人算计,舅舅一定也知道大哥为什么会去南疆。如果南疆不稳,整个大楚都有可能陷入战火之中。璃儿既然已经嫁入定国王府了,定国王府的立场就是璃儿的立场。我不可能如别的贵妇一样坐在闺中什么都不理,别人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不是么?徐鸿彦皱眉道:你…打理好王府的事,让定王没有后顾之忧就已经尽到你身为王妃的责任了。

    既为夫妻,自当患难与共。王爷身体不便根本不能远行,他不能做的事由我代他做有何不可?叶璃坚定的道。叶璃偶尔想起墨修尧的话心中就隐隐觉得不安,万一南疆局势失控甚至发展到他们所预料的局势,墨修尧势必要不顾身体亲自领兵出征。叶璃简直不敢想象凭墨修尧那样的身体如果真的出征的话,他还有没有命回来。还有徐清尘,清尘公子才智无双没错。但是徐家即使是百年大族但是在护卫方面是绝对无法和高手如云的皇室王府相媲美的。而叶璃清楚的知道,徐清尘千真万确是个不通武功的文弱公子。

    叶璃认真的看着徐鸿彦道:二舅舅,璃儿心里有数绝对不会以身犯险的。

    看着神色坚定的外甥女,徐鸿彦无奈的叹息一声,璃儿,你是个女儿家。不需要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无论是你大哥还是定王,他们的事都不是你的责任。叶璃浅笑道:我知道,如果璃儿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自然安心理得的留在安全的地方让人保护。但是既然我能帮上一些忙,为什么还要大哥孤身一人去冒险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二哥三哥还有四哥五弟也想去南疆帮大哥,只是都脱不开身罢了。现在我正好借着失踪的离开去帮大哥也好让外公和舅舅放心吧。

    徐鸿彦没好气的瞪着她,放心?能放得下心么?

    叶璃眨眼,二舅舅,你总该承认我比三哥要厉害一些罢。你都放心三哥去军营了,怎么就不放心璃儿呢?

    他是男子,哪个磕了伤了也没什么。你能比么?徐鸿彦道,但是叶璃却看出了一丝动摇。连忙加紧劝道:我又不是一个人去,身边的暗卫都会跟着我的。二舅舅……

    徐鸿彦无奈,只得道:横竖你已经出嫁了,你去问定王吧。定王不同意你跟我说什么也没用。

    多谢舅舅。叶璃大喜,在她看来说服舅舅比说服墨修尧困难多了。

    徐鸿彦看着她满是喜悦的容颜无奈的叹息,女儿家太过脆弱了不行,就像他小妹璃儿的母亲。太过坚强聪慧了更不行,就像这个外甥女。只希望定王能够压得住她让她安安分分的留在京城或者回云州去。

(如果您喜欢凤轻经典著作《盛世嫡妃》,请Ctrl+D收藏本站http://www.shunvyoudu.org/,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75.清风明月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