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婚事告吹

65.婚事告吹

    65。舒骺豞匫婚事告吹

    未来的黎王世子必须是凌云所出。最重要的是,栖霞公主永远不能有包括侧妃在内以及侧妃以上的任何名分。永远不得有黎王的骨肉。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不由得愣住了,看向雷腾风的眼神也充满了意外和不满。谁都不敢相信雷腾风竟然敢提出如此大胆的条件,要知道黎王早在迎娶凌云公主之前就已经娶了嫡妃,而雷腾风的条件明显是在要求大楚贵族出身的黎王嫡妃不能在凌云公主之前生下黎王的子嗣。最重要的是,拥有一个有西陵血脉的王族子嗣绝非任何一个皇室中人所乐见的。

    这绝不可能!几乎不用考虑,太后立刻严词拒绝。

    雷腾风挑眉笑道: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告辞。至于今日之辱…我大陵一定铭记于心!说完,转身拉过凌云公主道:走吧。凌云公主本来以为这桩婚事还要继续下去,没想到王兄竟然给了她如此直转而下的惊喜,当然不在多说什么。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旁听的墨修尧和叶璃转身跟着雷腾风快步而去。

    黎王娶平妃之日,新娘的堂兄当场拉着新娘拂袖而去。

    黎王和栖霞公主的事情有没有传遍京城没有人知道,但是凌云公主大婚当天弃黎王而去的消息倒是在极短的事情里传遍了京城内外。雷腾风带着凌云公主回到使馆,派人将满脸喜色的凌云公主关进房里不准出来之后才一甩手往使馆最深处的一个放进而去。一脚踢开门进去,烛火暗淡的房间里,黑衣女子正悠闲的斜倚在软榻上看书,看到他进来才慢慢坐起身来微笑道:你回来了?凌云的婚礼好玩么?

    啪!雷腾风盯着她看了半天,突然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向了那张被面纱掩盖的脸,贱人!我告诉过你不要轻举妄动。黑衣女子因这突如其来的暴力而跌回了软榻上,等到回过神来才抬起头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男人,咬牙道:雷腾风!

    贱人!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了你?雷腾风阴郁的眼神中隐含着暴戾的气息,嘴里吐出的话也没有半丝温度。黑衣女子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咯咯笑道:你把凌云带回来了是么?呵呵…反正当初说要和大楚联姻你就不同意,现在不是正好如你所愿?你现在又在不满什么?

    你个蠢货!雷腾风怒骂道:你以为你是谁?东楚京城卧虎藏龙,你以为你那点小把戏能骗得过谁?滚起来,我们马上启程离开京城!

    离开?黑衣女子一怔,眼中有些迟疑。雷腾风冷笑一声,道:你不想走也没关系,一会儿我会派人送你去定王府,你不是一直对墨修尧念念不忘么?你放心,回到西陵本世子会替你好好、解、释、的!

    不要!黑衣女子尖叫着起身,一把抓住雷腾风道:我跟你走!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墨修尧那个男人,要是真的落到他手里她绝对会死的无声无息的。雷腾风不屑的拨开她的手,转身就走。胆大又怕死,还贪心不足的女人……

    黎王府的婚事毫无意外的在此成为一个荒唐的闹剧,更糟糕的是婚礼还没进行新娘就跑了也就算了,很快包括黎王,黎王妃,贤昭太妃在内的黎王府的主人都被皇上一纸诏书招进了皇宫。

    新娘没了,新郎没了,主人也没了,宾客们自然也不好赖着蹭吃蹭喝了。于是,喝了一肚子的茶水什么都没吃到的宾客们只好纷纷告辞了,不多时喧闹的黎王府便重新回归了宁静,只是那处

    处张灯结彩的红纱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几分黯然。

    因为皇帝并没有召定王夫妇进宫,所以参加婚礼半途而废的叶璃和墨修尧也和其他宾客一样告辞离开了黎王府。不过刚一出黎王府大门不远就遇到了许久不见一身悠闲的徐清尘。徐清尘素

    来神出鬼没,就算是徐家人也不一定想见就能见到他,叶璃成婚之后也只有回门那天见过他一次,能在这会儿碰到倒是有些惊讶。寒暄了几句,一行三人便移驾到楚湘阁用膳。

    今天的事,王爷怎么看?徐清尘浅饮了一口杯中美酒,轻声赞道:都说楚湘阁的美酒佳肴京城第一,果然名不虚传。

    叶璃一边低头吃饭,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闹了这一下午她真的有点饿了。

    徐兄消息果然灵通的很。墨修尧赞道,徐清尘没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是直接问墨修尧的看法,说明他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了黎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徐清尘仿佛没听到他的话,

    轻叹了一声,有些伤感的看着叶璃柔声道:璃儿,为什么你的丈夫竟然不肯叫我一声大哥?

    叶璃喉咙上一哽,勉强自己咽下去了才抬眼看了看墨修尧,再看看徐清尘,忍不住嘴角一抽。徐清尘比墨修尧还要小三岁,墨修尧叫得出来才怪。何况就算墨修尧真的叫得出来,那么同样

    的他还必须叫徐清泽二哥,甚至是徐清柏四哥。墨修尧递了一碗汤到叶璃跟前,看着她喝了一口才回头对徐清尘淡然一笑道:徐兄,你只是阿璃的表哥。